lesleyye

[喻叶]争锋 01

01


黄少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正要发动车。

电话里黄少天的声音很急,还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部长我们被截胡了,李处长一下飞机就让兴欣的人直接从机场接走了。”

招标办的李处长他们盯了很久了,昨天刚得到消息李处今天出差回来,黄少天和郑轩在招标办守株待兔了大半天,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兴欣抢先一步。黄少天快被呕出一口血,别提有多郁闷。

“不要急。”喻文州平静地说,“你们先回去,后面的交给我。明天的招标会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他扣下电话略一思忖,长按住一号快捷拨号键,屏幕上出现两个字:叶修。然而叶修根本不接他电话,打了三遍都无人应答。

喻文州眯着眼睛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从H市几个有名的饭店挨个打起电话。

“你好,我想问一下今天晚上叶修叶先生订的房间是几零几?不好意思我把他发给我的短信删掉了,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好吗?”

前几个电话里接线服务员都是一头雾水说没有这个人预定的房间,喻文州没放弃,一直打到富贵居,接电话的人服务态度极好地回答:“您好,是在A407房间。”

“好的,谢谢。”喻文州挑起嘴角笑了笑。

他知道这肯定不是叶修大意了,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无所畏惧,认为就算喻文州今晚赶到,也不会掀起什么幺蛾子,改变不了兴欣要赢的局势。

可惜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喻文州把手机扔在副驾驶上,发动了车向富贵居赶去。

等他赶到富贵居的A407房间,一推门就知道自己这是又被叶修涮了。

能容纳十五人的大包间里空无一人,玻璃圆桌边的椅子都是空空荡荡的,喻文州站在冷气十足的房间里哭笑不得,旁边笑容可掬的服务员迎上来问:“请问是喻文州喻先生吗?”

喻文州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拉松了领带,直接在主宾席坐了:“我是。”

“叶先生订房间时嘱咐说等您到了就开席。”服务员笑着询问道,“请问是现在上菜吗?”

“上吧。”既来之则安之,喻文州挥挥手示意开席。

就他一个人的宴席,叶修为了唬他真是肯下血本,席间一连上了八道菜才暂时停下,怎么看都是一个人吃不完的量。喻文州好整以暇地坐在那,不慌不忙地自己夹菜吃,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就是觉得叶修这一招棋走得真是奢侈。

不过反正不是他掏钱,那就吃个够本再回去,也不枉他来这一趟。

一袭旗袍的服务员聘聘婷婷地走过来给喻文州倒酒,他瞥了一眼醒酒器里的红酒,微微一笑拒绝了:“我开车来的,不要倒酒了,只喝茶就好。”

等到茶端上来的时候喻文州愈发感叹起了叶修的用心良苦,他一看就知道连这茶叶都是叶修提前备下的。上好的铁观音,未入口就是清香扑鼻,啜一口光那唇齿间的余香就能回味很久——这茶叶还是上次叶修来蓝雨,他拿来招待他的,当时叶修连声称赞他这茶好,他就大方地送了一盒给他。

现在再品尝到这个味儿,喻文州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讽刺。

他慢悠悠地吃菜喝汤,快吃饱的时候菜还有一半几乎没有动过,他正要招呼服务员打包,就看见包间门被人推开了,进来个风尘仆仆的身影。

“呦,这都吃上了?”叶修看见喻文州丝毫不意外,拉开椅子坐下,隔着偌大的圆桌和他隔空相望,声音透着点倦意:“怎么不等我?”

喻文州放下筷子,没看他,答非所问道:“你怎么来了?”

叶修一挑眉:“我订的饭店我怎么不能来了?请你好吃好喝,你倒还嫌起我来了。”

他坐下之后就转着桌的扒菜,一阵狼吞虎咽,看出来是饿得狠了。不过他虽然吃得急,但该有的餐桌礼仪依然保持着,举手投足间优雅有礼得很。

喻文州抚着额头有点无奈:“怎么着,这是和李处没吃开心?”

“这么小心眼呢你,”叶修忙里偷闲瞪他一眼,真真假假地说:“谁说我晚上和李处的饭局啊?我一下班就来找你了。”

喻文州莫名有种焦躁,不过被他强压下去了,微微一笑懒得再和叶修打太极,开门见山地说:“明天招标会见分晓吧,叶总。”

叶修没理他,专心吃饭,把一桌子菜打扫得七七八八,才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抢先问:“走吗?”

他说着招呼服务员来签单,然后毫不客气地朝喻文州笑:“我今天没开车,喻总捎我一段呗。”

包间里的光是温暖的黄光,光影流转间叶修瞥他那一眼,眉目间的亮光比水晶吊灯折射出来的光芒还要亮上几分,摄人心魂的亮。

喻文州眯了眯眼,等叶修低着头在结账单上签完字,才慢悠悠地回答:“好啊。”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停车场走,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却彼此极有默契地没有谈到工作,绝口不提明天的招标会。

喻文州开车稳,叶修连着熬了两个夜,上车就在副驾驶上睡着了,睡了半天一睁眼发现喻文州选的这路线好像有点不对。

“你这要去哪?”叶修皱了皱眉,看一眼路边的指示牌,喻文州这是已经开到城郊了。

喻文州用余光瞄了他一眼,不慌不忙地说:“回家。”

“……我家不在这个方向。”叶修扭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喻文州,开玩笑道:“你不是想把我拉到深山老林然后毁尸灭迹,让我明天去不了招标会吧?这样赢的可不光彩啊喻总。”

“我是那种人吗?”喻文州笑得温文尔雅,打了转向灯往山脚下拐,“我刚置了套房子,带你去看看。”

“大晚上的?”叶修露出个暧昧不清的笑容,在座位上挪了两下坐直身子,忽然伸手按住喻文州的西裤裆/部,慢慢地揉了两下,“别玩儿这套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太过时了。”

被人揉捏着敏感部位喻文州仍然面色不改:“这房子我装的很用心,你应该会喜欢。”

叶修笑了笑,把手收回来专心看着前路,什么都没说。

装,接着装,看到底是谁演技更高一筹。

 

TBC


我只想写个泳池PLAY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这么长的背景……Orz……

PS:起名无能星人,谢谢我的爱D赐名=3=

评论(40)
热度(275)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