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 不期而遇 02

02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聊了几句,没过一会儿保险公司就来了,喻文州抬起手腕看表,正好卡在半个小时之内:“还真让你赌对了。”

“记得欠我顿饭。”叶修扔下一句,走过去同保险公司和肇事司机交涉。

不算多难处理的案子,保险公司早已司空见惯,刷刷刷几下就取证完毕,按照理赔程序搞定了一切。叶修拿着开给他的单子,一转身发现喻文州竟然没走,还站在原地等着他。

他有些意外:“你今天不用上班?”

“嗯,轮休。”喻文州朝他笑笑,倚在自家车上,两条长腿一伸一曲,“择日不如撞日,晚上我请你吃饭?”

叶修抛着手里的车钥匙,另一只手朝他扬了扬保险公司的单子:“我还得去趟汽修厂。”

“一起去,正好你把车放下,坐我的车,吃完饭我送你回去。”喻文州答得很自然。

叶修没想到喻文州这么执着,似笑非笑地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点点头没拒绝:“也行。”

两个人先跑了趟城东的汽修点,叶修那车撞得不太严重,扔那等通知来领车就可以了,留了电话就一身轻地出了门,喻文州坐在车里等他,车里冷气开得很足,叶修一上车,觉得浑身的暑气一下子就都消散了。

时间还不到吃晚饭的点,喻文州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晚上想吃什么?”

叶修其实对吃的东西不怎么挑剔,什么都能吃,干他这一行的,真到忙的时候那都是顿顿吃泡面的架势,向来都是填饱肚子就行,没什么大追求,所以要是依他的话晚上这顿饭估计就是夜市大排档没跑了。但是喻文州这衣冠楚楚的,蹲路边摊显然不合适,叶修反问他:“你平时喜欢吃什么?”

“我不挑食的。”喻文州想了想,“要不去喝粥?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地方。”

喻文州说话慢条斯理,咬字很清晰,叶修忍不住问他:“你是哪儿的人?”

“家在G市。”

叶修了然地说:“难怪,你们那地方的人对吃都讲究。”

“传言都太夸张了,”喻文州抬腕看看表,“现在过去时间正好,怎么样?”

“你请客当然你说了算。”叶修没什么意见,低低地笑了一声。

喻文州选的馆子在老城区,地方不大,就七八张桌子,去晚了的就没地方坐,他们到的时候正好只剩下一张空桌,喻文州朝他眨眨眼,笑道:“运气真好。”

他的眼神在灯光底下看上去愈发的亮,叶修移开目光,专心致志地研究菜单,忍不住对着价目表上的数字暗地咋舌,没想到看着不起眼的这么一家小店价格还真不便宜。

喻文州显然是经常来,熟门熟路地点了几个小菜和两笼包子,又问了叶修的意见,点了一份粥。他主动拆了热毛巾递给叶修,比服务员还体贴得恰到好处,叶修正拿了毛巾擦手,就听见他问:“你和少天很熟?”

“好多年的朋友了。”叶修说,“不过毕业之后大家都忙,有时间就出来聚一聚。”

“做我们这一行的都忙,”喻文州感叹说,“忙起来恨不得以医院为家,还是你们好,自由。”他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叶修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笑了:“我没女朋友,正儿八经的单身,你可别乱说。”

喻文州也跟着笑,笑容说不出的意味深长:“哎,那真巧了,我也没有女朋友。”

他紧跟着就要再说什么,结果服务员来上菜了,一下子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叶修借着喝茶的动作把嘴角边的那点笑意都遮掩住了。

砂锅粥是店家招牌,果然不愧是喻文州心心念念推荐的,味道比叶修想象的还要鲜美,米粒都熬软了,入口即化,粥里放了肉丝虾仁和恰是火候的青菜,无比甜鲜。

喻文州拿公筷给叶修夹了个包子:“尝尝,这家灌汤包挺有名的。”

叶修咬了一口,滚烫鲜美的肉汁争先恐后地冒出来,他差点烫到舌头,吃完了还觉得唇齿留香,意犹未尽,不由感叹了一声:“就说你们G市人会吃,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家小店也能被你挖掘出来。”

“我还知道很多有特色的店,”喻文州拿勺子慢悠悠地搅着自己碗里的粥,假装不经意地说:“我们可以一起挨个试试。”

叶修低头吃饭,咬着包子含糊不清地说:“下次,下次。”

 

吃完饭喻文州开车送他回去,开到叶修公寓楼底下他终于想起来:“给我留个电话吧。”

叶修大大方方地和他交换了手机号码,道了声晚安就推门下车,一直看喻文州的车开出了小区,才打着呵欠转身上了楼。

他以为喻文州第二天就得给他打电话,结果没想到这次他猜错了,喻文州就像又消失了一样,通讯录上新添上的那个名字,一直就没在屏幕上闪过。

叶修觉得不能白吃人家一顿饭,得请回来,然而还没来得及抽空跟喻文州联系,黄少天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这周五晚上有事儿吗?来家里打火锅啊我人都叫齐了。”

“都谁啊?”叶修想起上次那一帮群魔乱舞的就头疼,“你别又叫一堆不认识的,太尴尬。”

“这次都是熟人,你就放心吧,火锅吃完了再来几圈麻将,够和你心意了吧?”黄少天语速飞快,“知道你肯定手痒了,这次叫了个厉害的人来和你玩儿,说好了打通宵啊。”

叶修的兴趣被勾起来了:“你从哪请的外援?”

“就我那个同事,喻文州,上次KTV你见过的。”黄少天显然不知道俩人后来又见过面的事,热情地给他作介绍:“我那天和他打了一次,麻将打得相当厉害,我觉得能和你一较高下。”

叶修嗤的一声笑起来:“你就吹吧。”

“谁跟你吹了?不信自己来战。”黄少天急了,“星期五晚上我家,就这么定了啊。”

“知道了。”叶修懒洋洋地应付了一声,扣下电话冲着屏幕笑了一会儿,然后一拍桌子站起来,在办公室里喊了一嗓子:“今天晚上加班,都别走啊。”

方锐正埋头吃泡面,差点没让方便面呛到鼻子里,悲愤地喊道:“不是说好了这周都正点下班吗——”

“想什么呢,我随口说的你也信。”叶修毫不留情地驳回组员的申诉,“抓紧把这个案子搞出来。”他心里默默添上了句,别耽误我周五晚上的事儿。

等到周五那天叶修果然提前就宣布下班,乐得方锐也忘了这几天连日加班的苦,喜笑颜开地说:“组长英明!”

叶修也跟着笑,方锐看出他心情好,凑过去八卦地问:“怎么着,晚上佳人有约?”

“约倒是有约……”叶修扯起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不过不是佳人。”

他的车前天就修好了,光洁如新完全看不出被撞凹过的痕迹,一路上车况也好,周五的晚上竟然完全不堵车,叶修心情那叫一个好,开到黄少天家的时候正好到了约定的时间。

“真稀罕了,难得看你不迟到。”黄少天一开门发现是叶修,惊讶地说。

“别造谣啊,我就迟到过那么几回,还都是有原因的。”叶修进了门,脱鞋换鞋,抬头在客厅里扫了一眼,倒真都是熟人,可惜没有他想见的那一个。

他不动声色地说:“你这人数请的够奇特的啊,凑两桌不够,凑一桌人多。”

黄少天显然没发现他那点弯弯绕的心思,哦了一声:“喻文州下午有会,估计一会儿才能到,我们都是今天休息,跟他不一个班。”

一群大老爷们儿涮火锅自然是以肉为主,黄少天招呼众人洗菜上菜,叶修插不上手,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看电视,冷不丁听见门铃响,黄少天赶他去开门,叶修让他催了两次才站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

敲门的人倒是耐性挺好的,一直没人应门也不着急,门铃按得很有规律。

叶修打开门,目光正好撞进门外人的眼底,两个人都怔了一下,然后相视一笑,一个笑得客客气气说:“你来了啊,请进请进。”

门外那个更客气,没什么新意地说了句:“叶修,好久不见。”

喻文州今天有个医学会议要参加,穿的很正式,白衬衣黑西裤,西装外套随意地搭在手臂上,站在那冲叶修微微地笑,两个人目光交缠在一起,谁都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

 

TBC


评论(24)
热度(319)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