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 不期而遇 04

04

 

喻文州很自然地往后拉开了一段距离,干净利落地收拾了地上打碎的鸡蛋,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洗手。

“你这什么鼻子啊,这么灵?”叶修也跟着站起来,瞥了一眼黄少天。

“你还说我?你俩躲在厨房里开小灶,人性呢?”黄少天冲上来掀开锅盖,深深地吸了口红烧牛肉面的浓郁香气,觉得肚子叫得更响了,嘴上却不停:“怎么就下了这么点?还不够我一个人吃的!”

叶修挤开他,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碗:“压根就没你的份,想吃自己再煮。”

喻文州递碗的手碰到叶修的,指尖在他手背上滑了一下,然而这点旖旎的暧昧气氛早被黄少天一连串的声讨全都打破,满屋里只能听见黄少天的哀嚎:“你们还是人吗?!”

这一声把沉睡的几个人都吵醒了,最后大家又把昨天晚上涮火锅的锅拿出来,一口气下了八包泡面,搞的满屋子都是红烧牛肉面的酱香味儿,一群人就着榨菜和火腿稀里哗啦地把面扫光了。

喻文州吃面同样很斯文,慢条斯理地挑起面条往嘴里送,和周围几个恨不得把头迈进锅里的糙汉子比起来,画风明显不一样,叶修坐在对面观察了一会儿,正要打趣两句就有人又一次煞风景地冲了上来。

“卧槽老叶你这待遇怎么和普通人不一样呢,我才发现你这底下还卧着个荷包蛋,要不要脸?”黄少天一嗓门把叶修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叶修撇了撇嘴,索性把荷包蛋挑出来放到黄少天碗里:“行了行了,你吃吧,堵上你这张嘴。”

喻文州的眼神闪了一下,默默地把碗端起来把面汤也喝光了,喝完之后才觉得有点咸,条件反射地舔了舔嘴唇。

叶修正好把他这个小动作尽收眼底,莫名地就想起之前在厨房里差一点的亲密接触。他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喻文州那时候是在试探,他知道他想做什么,可他不讨厌,甚至有些遗憾大好时机被黄少天的误闯给破坏了。

他觉得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就连彼此心照不宣的试探都充满了趣味。

喻文州早上还得回医院值班,不到八点就要走,叶修正好想出去抽根烟,一起顺道出了门。

“别忘了带我升级。”喻文州站在电梯里冲他微微一笑。

叶修没想到他还惦记着这一茬,随口应道:“没问题,一言为定。”

 

他这话答应得很干脆,然而没想到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公司忽然派了新项目,一班人马忙得前仰后合,加班加到没日没夜,哪里还有时间和喻文州一起玩儿网游。

这期间喻文州断断续续给他打过几个电话,好几次约他出去吃饭,可惜每次的时机都刚巧选的不对,偏偏选在叶修最忙的时候,他连着拒绝了三次,喻文州也就不再打电话过来。

等到叶修忙完这一阵终于有空重新整理生活时,才发现他已经将近一个月没和喻文州联系过了。

他之前和喻文州互加过QQ,可是从来在上面没聊过天,他第一次点开喻文州的头像,敲了一句:“哪天有空出来吃个饭?”

空荡荡的对话框一直没反应,一直到了晚上喻文州那边才有动静,就回复了一句话:“好,有机会的话。”

言简意赅的六个字,看上去有些冷淡。

叶修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直接点叉关了对话框,决定假装自己不在线。

敌不动,我不动。他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在心里呵呵一笑。

 

第二天一早叶修让手机铃声吵醒,好好的一场补眠被破坏,他接电话的时候声音有些犯迷糊,翻来覆去听了几遍才听懂电话那头的人在说什么。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说叶秋两口子前脚刚出国,家里的两个小祖宗后脚就闹腾,一早送到医院检查,这会儿正坐在病房里闹着要大伯。

叶修一听就头疼,听着电话里还隐约有哭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双胞胎闹出的声响,反正怎么听怎么揪心,让他顿时睡意全消,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医院跑。

事实证明束手无措的保姆显然夸大了事实真相,叶修赶到医院的时候双胞胎正坐在床上头挨着头,用平板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

“应该是昨天冰淇淋吃太多了,夜里有些拉肚子。”保姆羞愧地说。

双胞胎就这点不好,其中一个不舒服,另一个也跟着难受,一折腾就折腾俩。

叶修对这对双胞胎向来没辙,心软得很,坐在床上一边搂了一个,举着平板玩滑雪大冒险。骑着羊驼的小人儿灵巧地滑过山崖,躲过巨石,马上就要破纪录的时候护士敲门进来,说打完退烧针就可以走了。

所谓的退烧针自然是要打在屁股上,向来镇定的哥哥还没说什么,弟弟一撇嘴,哭嚎的声音比眼泪出来的更快,叶修手一抖,屏幕上的人一头扎进雪里,被身后的雪崩追上来,淹了个透透的。

“叶容你别装啊,”叶修明显看出来是在假哭演戏,教育道:“打完针就好了,你看叶简多乖,你哥哥都不怕,你怕什么?”

弟弟抽噎了两下,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褪下了裤子。

两个孩子打完针躺床上休息,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叶修哄了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出门找洗手间,走廊里有人从后面喊他。

“叶修?”

叶修停住脚步,这声音听上去可真熟悉。他忽然反应过来,对啊,这家医院不就是喻文州工作的那间吗。

他一转身,果然是喻文州站在不远处冲他笑。

“这么巧?”喻文州走近两步,笑容看上去还是三月春风般温和,叶修却捕捉到他倏然亮了下的眼神。

他若无其事地笑:“带侄子来打针,早知道你在就省事了。”

喻文州关心地问了几句,两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说话,喻文州第一个反应过来这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率先问道:“要不去我办公室坐会儿?”

“也行。”叶修点点头。

他跟着喻文州走,刚走两步拐角处跑过来一个小姑娘,扎两个麻花辫,看上去冰雪可爱的,一上来就抱住喻文州的腿,仰起头来甜甜一笑:“喻医生!”

喻文州一屈膝蹲下来,和小女孩平视,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两下,低声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小姑娘抱着他不撒手,笑容甜得不行。喻文州笑容很温柔,从口袋里掏出根棒棒糖在她面前晃了晃:“乖乖吃药,赶紧好起来,我就把这根棒棒糖送给你,好不好?”

“好!”小姑娘眼都亮了,清脆地答了一声,愈发乖巧起来,过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跟着找出来的护士走了。

叶修一直站在边上看,喻文州站起来,一扭头就对上叶修专注的目光,忍不住笑意更深:“怎么了?”

“看你对付小孩子挺有一手的。”叶修清清嗓子,收敛了心思。

喻文州的办公室没人,他把叶修让进去,随手关上门,然后才说:“没办法,做我们这行的,每天的必修课就是哄小孩。”

叶修没说话,倚在喻文州干净整洁的办公桌上,只是拿眼神瞅他。

这是他第一次看喻文州穿白大褂,他今天没打领带,只在医生袍里穿了件白衬衣,领口干净整洁,扣子解开第一颗,听诊器和工作牌挂在脖子上,整整齐齐地塞在胸前的左边口袋里。叶修不得不承认,喻文州很适合医生打扮,看上去温文尔雅又踏实可靠,属于会让患者油然而生出好感和信任的那一类型。

换句话说就是,比起之前几次见面时衣冠楚楚的喻文州,眼前这个喻医生显然杀伤力更大,简直魅力爆棚。

“你平时口袋里都揣着糖?”叶修随口问道。

喻文州接了杯水,走到叶修身边递给他:“其实院里有规定不能给孩子吃糖,就是拿出来当诱饵,为了哄他们听话而已。”

叶修探头往他宽大的外袍口袋里瞅,饶有兴趣似的:“你带了多少啊?”

喻文州的眼神在他脸上晃了一圈,挑起嘴角问:“怎么了?你想吃?”

“是啊,早上没吃饭就出来了,这会儿还真有点饿。”

叶修看着他笑,明明是在开玩笑,口气却很认真,听得喻文州心里一动,就像有小钩子在他心里一下一下地挠。

“喻医生,”叶修说,“我也想吃棒棒糖。”

 

TBC

 


评论(76)
热度(302)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