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争锋 05

上一次更新竟然是五月二号……嗯…………

默默献上前文回顾:01   02   03   04

这原本只是为了游泳池PLAY开的脑洞,为啥就越写越长了呢(

 

==========

 

05

 

叶修去工地忘了带手机,跟着项目经理在现场转了一个多小时,回来又陪监理和甲方开会,一个破方案车轱辘了半个多礼拜,他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边开会边走神,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突地跳。

开完会回办公室,小技术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诚惶诚恐地把他落下的手机递过来:“叶总,您刚刚手机一直在响。”

叶修扫了一眼,一屏幕五个未接来电,后面跟着的都是喻文州的名字。

他将近一个月没和喻文州联系过了,这时忽然又看到这个名字,有那么几秒钟的恍神。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烟,技术员很有眼色地递上打火机,他笑了笑,低头借着火点燃了嘴里的烟。

“今年刚毕业的?”叶修把手机锁了扔在桌上,随口问道,“哪个学校毕业的?”

“R大。”技术员看上去拘谨又兴奋,脸有点红,好像和叶修说话很紧张的样子。

叶修缓缓吐出一口烟:“这么巧?我也R大毕业的。”

“我知道,刚进学校那会儿就耳闻叶哥您的大名了。”小伙子显然挺会套近乎,立刻把称呼从总经理换成了哥,有些激动地说:“R大学建筑的谁不认识您啊。”

刚入社会的小青年拍起马屁来都比较生猛,叶修好长时间没听过这么露骨的夸奖,十分不适应,清了清嗓子说:“好好努力,工地上日子比较苦,但是能学的东西多,珍惜这两年的日子吧。”

叶修从项目部出来,没急着立刻开车回公司,而是坐在车里给喻文州回了个电话。

“什么事儿?”他开门见山地问,连句客气的问候都没有。

“晚上有个饭局。”喻文州也没同他虚与委蛇,直接说道,“听说你也去,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叶修嗤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客气?先礼后兵?”

喻文州沉默了几秒钟,忽然开口问:“你嗓子怎么这么个声音,感冒了?”

“可能一下午没喝水,刚从工地回来。”叶修不以为意。

喻文州“嗯”了一声,又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了四个字:“注意身体。”

叶修哭笑不得:“没事儿我挂了。”

“等等,”喻文州抢在他扣电话之前问,“你晚上到底去不去?”

“当然去。”叶修看着车前镜里的自己,嘴角是上扬着的,眼底却没几分笑意,“喻总你不是在担心,以后凡是有你的场合我就不参加吧?”

喻文州没说话,叶修继续往下说:“别这么幼稚啊,咱又不是十八岁。”他顿了顿,“当年都能好聚好散,不至于现在年纪大了又开始玩儿矫情。”

叶修说完没等喻文州说话就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在看副驾驶座上。他拧开瓶矿泉水,从抽屉里翻出感冒药,往嘴里塞了两颗,一口气灌下了半瓶水。

大夏天的感冒,磨蹭了半个月还没好,肯定都是上次喻文州把他按游泳池里折腾的错。

 

晚上叶修在饭局上见到喻文州,后者衣冠楚楚,穿了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路过的姑娘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相比之下叶修就穿的随意得多,白T牛仔裤配板鞋,裤脚上还有白天去工地落下的泥点。

相熟的别家企业经理拿他俩打趣,叶修不以为意:“他这样的一看就不下工地,坐办公室的,哪像咱这样深入基层,想打扮的人模狗样都没机会。”

喻文州站在那跟着笑:“叶总真是幽默。”

边上一帮人陪着笑,叶修表面上滴水不漏的应付着,心里却愈发觉得这真是无聊透了。

他们吃完了饭又去KTV续摊,兴欣这半年接了不少大工程,别的企业看在眼里有羡慕的有眼红的也有酸的,这时候逮着机会都凑过来敬酒,说些似真非假的祝酒辞,叶修再有能耐,几轮下来也喝了不少,靠在沙发上眼前一阵阵的晕。

喻文州有心替他挡酒,可惜刚进门的时候叶修挑了个跟他相反的位置,坐在离门口远远的角落里。他隔着偌大一个包间看过去,叶修整晚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这会儿被旁边几个人拉着玩儿骰子。

他觉得心口又闷又燥,松了松领带出门透气。

走廊尽头站着个穿西装的男的,嘴里叼着烟,可能是没带火,在身上的口袋里摸来摸去。

那身影看着眼熟,喻文州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对方正好一抬头,两个人都笑了。

竟然是喻文州上大学那会儿的同班同学。

多年不联系彼此都生疏了很多,喻文州兜里揣着打火机,给他点了一根,俩人站在僻静的走廊拐角处聊天叙旧。

聊完了近况和事业,对方八卦地问:“你和叶师兄怎么样了?跟家里说了没?”

喻文州嗓子发紧,声音有点苦涩:“我毕业没多久……我俩就分了。”

“为什么?”那人十分惊讶,脱口而出,问完了才觉得这问题有点失礼,连忙补救,“真是可惜啊,你俩那时候真是……不过也是,叶师兄那时候一心想让你也进嘉世,结果最后你去了蓝雨。”那人的声音有些唏嘘:“谁又能想得到后来嘉世会——”

“你那还有烟吗?”喻文州打断了他。

对方把烟盒掏出来,给喻文州递了一支:“你现在也学会抽烟了?”

“干咱这一行的,哪有不会抽烟的?”喻文州点了烟,却没立刻抽,夹在指间让它慢慢地烧,细小的烟雾从火光处升起,熏得人眼睛发涨。

那人扭头冲他笑了笑,两个人在灯光下打量对方,和大学时的模样都差不多,就像是看着熟悉的旧时光。

那人的眼神里带着怀念,真情实感地说了一句:“我真没想到你俩会分开。”

“我自己也想不到。”喻文州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去,“可结局就是这样。”

“后悔了吧?”气氛太沉重,那人开玩笑,想让空气变轻松些。

喻文州毫无笑意,沉默地看着玻璃窗上自己模糊不清的倒影,西装革履,和他面试那天的打扮差不多,然后那天他和叶修吵了一架,他从来不知道他们之间也能吵得这么凶,完全不像两个聪明人的吵法。

可他不能保证重来一次的话,他就会做不同的选择。

也许他们之间的分开才是必然的,不是没有爱,而是被现实磨光了热情与甜蜜,渐渐地避不开痛苦的互相折磨与伤害,直到他想要挽回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无能为力。

是他迈错了第一步,他撒了谎,所以步步错,只能越走越远。

现在有个见证过他们爱情的人站在他面前,用充满遗憾的语气问他,喻文州你后悔了吧。

“我不知道。”喻文州轻笑了一声。

他停顿了几秒钟,然后一字一句地说:“不过我不喜欢往回看。”

面前的人没说话,眼神越过喻文州的肩膀,忽然开口喊了一声:“叶师兄?”

喻文州听见了,他一瞬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怎么也动不了。他以为过了很久,可其实也不过几秒钟,喻文州转过身,叶修站在他身后,身子倚在墙上,不知道站在那听了多久。

“这可真巧。”叶修应该是喝醉了,和人打招呼的声音里带着软软的飘。

这场面着实太尴尬,大学同学撑不住,匆匆聊了一会儿,扔下一句有空再联系就落荒而逃,剩下喻文州和叶修,一个站在窗户边上,一个倚在墙上,两个人互相望着,可就是没有人动。

叶修的脸上没有表情,喻文州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什么。他站在原地,直到叶修的身子忽然晃了晃,因为酒醉而有些站不稳,他的大脑比理智更快地做出了反应,指挥着身体冲上去,扶住了叶修。

叶修喝醉了,脸色很红,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说话间热气和酒气一起呼出来,明明很热,喻文州却觉得心底一片冰凉。

“文州。”

叶修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喃喃地喊:“文州……”

喻文州僵在原地,他不敢动,他怕一动,什么东西就打破了。不远处的包厢里有人推门出来,走的时候门没关好,音乐顺着飘了出来,里面有人在唱一首老歌,唱得缠绵悱恻婉转动人,喻文州隐隐约约听得到歌词。

“……只是为何当初你是不听所有

纷纷扰扰,流言之中,漫天风雨

你会选择了我。

只是为何如今我们不顾一切

追求真爱,坚持底下,苦尽甘来

你会放弃了我……”

喻文州听得太入神,他想到他刚进学生会的时候,叶修他们给他办欢迎仪式,那天晚上叶修也喝醉了,那是他第一次离他那么近,就像现在这样,叶修靠着他喊他:“文州。”

“叶修……”喻文州忍不住说。

然而到底是和当初不同了,没什么东西能重来一回。他一出声,叶修立刻就动了,如梦初醒一般把头从他肩膀上抬起来,拉开一段距离,疏离地看着他说:“失态了,对不住,刚刚头有点晕。”

喻文州怕他站不稳,条件反射地伸手拉他,叶修避开了。

“我送你回去。”喻文州把手收回来,过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不用了。”叶修笑起来,“我叫了代驾。”

他说:“再见,喻总。”

 

TBC

 

评论(29)
热度(243)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