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 潜梦(下)

Inception设定,作者是个文盲,建议不带大脑观看,重点还是为了愉♂悦,上篇戳这里

最近加班忙得不要不要的,拖了挺久才写完,觉得写出来却没有脑洞的有意思,原谅梅菜花吧TvT

其实我还想了个前篇和后篇,有缘的话……(这段掐了别播

 

===========

 

张新杰听见方锐这一声惨叫,以为现场出了变故,紧张地问:“怎么了?”

方锐装模作样地在自己的心口位置抚了两下,喃喃道:“没什么,我只是受到了惊吓。”

喻文州早在方锐叫出来的那一刻就松开了手,拉开一点和叶修之间的距离,大大方方地冲着方锐笑了笑:“以后习惯就好。”

方锐沉默了,觉得心情很复杂,直到叶修走上来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你该去下面接应少天了。”叶修提醒道。

方锐立刻如蒙大赦一样,飞快地逃离了这个对单身汉充满恶意的环境。

电梯垂直上升,带着喻文州和叶修一直升至摩天大楼的最顶层。电梯门打开,出现在面前的是条分岔路,作为造梦方的叶修和喻文州彼此都很清楚两条路各通向何方。

“如果是你的话,会把秘密藏在哪里?”叶修站着没动,扭头问喻文州,“卧室,还是书房?”

喻文州笑了笑:“我的话,应该会选卧室。”

“因为每天早晚都能看到所以比较安心吗?”叶修嘟囔了两声,下意识地在口袋里摸了两下,然后想起这是在梦里,他身上没有烟,只能忍着。

喻文州点点头,意有所指地看着叶修:“其实我很想有一个机会,能把喜欢的锁在自己的卧室里,所有人都无从得见,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

“……听上去有点变态。”叶修说。

“我也只是想想。”喻文州伸出手向两边摊了摊,“哪个方向,你怎么想?”

叶修舔了舔嘴唇,有些答非所问:“我想抽烟。”

耳机里传来张新杰冷静的提醒:“还剩不到半个小时,你们掌握一下时间。”

叶修朝卧室的方向指了指:“听你的吧,看看你的直觉准不准。”

喻文州跟上他的步伐,口气里带着一半惋惜,一半控诉:“叶修,我发现你总是不相信我。”

“不好意思啊,这都是早些年落下的病根了。”叶修没什么诚意地边走边道歉,“没见面之前那几次,你间接坑过我多少次?当习惯了对手,现在偶尔做一回搭档,说实话我挺不适应的。”

就跟你当年没挖过陷阱等我自己往下跳一样。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他张嘴想要说什么,叶修忽然在卧室门口停下脚步,一手做了个嘘的姿势,另一只手飞快地捂了一下喻文州的嘴。

“卧室里好像有人。”叶修压低了声音。

喻文州的神经绷起来,然而表面上依然不显山不露水的,甚至游刃有余地伸出舌头在叶修手心里舔了一下。

叶修看了他一眼,把手收回来,喻文州说:“方锐这清扫工作做得不怎么成功啊。”

要搁平时方锐早就蹦出来无辜地喊躺枪了,然而现在耳机里只有他和黄少天急促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偶尔夹杂着拳肉相撞的声音,显然方锐和黄少天那边的情形也不怎么乐观。

叶修掏出贴身放置的枪,破门而入地刹那飞快地朝着卧室里背对着他的那个人射了一枪,那人晃悠了两下,还没转过身来,就一头扎倒在了地上。

“不是子弹?”喻文州慢他一步,跟在他后面进了门。

“麻醉针。”叶修没回头,随口答道,走过去蹲下,把晕倒的那人翻过来,是张完全陌生的脸。他在那人身上摸了几下,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感叹说:“没想到这次目标人物的潜意识防卫做得还挺神出鬼没,幸好没有掉以轻心,不然——”

他说了半天,身后却一直没回应,叶修在这诡异的沉默里嗅到一丝反常,他喊了一声:“文州?”

在叶修发出声音的那一刻,他就立刻转过了身,手里的枪笔直地指着前方,大门口喻文州站在原地,脖子上架着一柄精美的匕首,匕首的主人对叶修冷冷地开口:“放下你的武器。”

被挟持成为人质的喻文州看上去很是淡定,眼神特别无辜,冲着叶修眨了眨眼,做了个无声的口型:你看着办吧。

叶修很爽快地扔了手里的麻醉枪,摊开双手向对方示意:“这样可以了吧?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迷路了而已。”

对方不为所动,继续冷冰冰地说:“把保险柜的卡交出来。”

叶修敏锐地抓住他话里的某个线索,他们要找的保险柜果然就在卧室里。他和僵直不动的喻文州默默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叶修慢慢地把手伸到口袋里,嘴上说着:“好吧,别激动,我拿出来给你,你先把刀放下——”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喻文州用手肘狠狠地在那人肚子上顶了一下,形势逆转不过三秒钟,他们动作太快,几秒钟之后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叶修冲上去,发现喻文州紧紧按着自己的腹部,暗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指间慢慢地往外渗出来。

是血。

叶修的心猛地跳了两下:“怎么了?”

“我把他电晕了。”喻文州笑了笑,只是眉头皱着,笑意有些苦涩,“可惜我没想到——”

叶修屈膝半跪在地上,伸手想去看喻文州的伤口,后者却直接抓住了他的手,用力握着,紧紧地盯着他问:“叶修,要是我在梦里死了,却没能回到现实里,你会怎么做?”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沉默不语。

喻文州抓着他的手:“要是我迷失在潜意识边缘,你会——”

“我才不会去找你。”叶修打断了他,然后下一秒钟毫不留情地甩开了他的手。

“第一,这场梦是你创造出来的,你死了,整个梦都会崩塌,我们都会醒来。”叶修站起来,有些无奈,“第二,喻文州你别以为你用外套挡着,我就看不到刀刃压根就没扎着你。”

喻文州叹了口气,扔掉手里的匕首,从地上站起来,顺势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叶修,你可真没情趣,我还以为生死关头能听见什么真情实感的表白呢。”

其实我差点就被你骗了。叶修心想,然而什么都没说出来,看他慢条斯理地掏出手帕来擦手上的血迹,怦怦直跳的心脏慢慢地回复到平稳的速度。他问道:“血是哪来的?”

喻文州擦完手,把手帕轻轻放在地上晕倒的那人身边,无比轻松地答道:“可能是他被我电晕的时候太慌乱,把自己的手腕割破了,全沾到我手上了。”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才说:“以后别再玩儿这种桥段了,太俗太狗血。”

他说完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公共频道这回事,喻文州像是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开口说道:“放心吧,刚才进门的时候我调成私人频道了,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

叶修点了下头,开始在卧室里找寻保险箱的踪迹。

“我觉得应该在衣柜里。”他一边按照经验推理着,一边走到了衣柜前面。

喻文州“呃”了一声,似乎是想拦住他,然而叶修的速度太快,门已经被拉开了,柜子里的东西一下子全都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满满一柜子各种各样琳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的情X用品。

叶修:“……”

喻文州清了清嗓子:“嗯……”

叶修大力把柜门又重新拉上了,默默地转过身看着喻文州,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面面相觑。

“这是个误会,”喻文州说,“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叶修看向造梦者的眼神很复杂,他觉得自己的额角一直在隐隐约约的跳,“喻先生你最近是不是欲求不满?”

“不是最近。”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是一直就没满过。”

“……”叶修沉默了几秒钟,“我们上周末还在一起过夜。”

“可是我没插进去。”喻文州飞快地补充说明道,“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还只停留在互撸和口X,偶尔才腿X一次的阶段,所以我的梦里会出现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很正常,你不能怪我。”

他不说还好,他一提起这些,叶修立刻就想到上周末的夜里,喻文州从G市赶来与他们会合,两个人躲在叶修的房间里,喻文州是怎么从后面把他按在落地窗上,下半身那根粗硬滚烫的东西肆意地在他夹紧的双腿间抽出又插入,一直到——

“咳,”叶修强迫自己从回忆里脱离出来,忽略掉那个因为食髓知味而蠢蠢欲动的部位,转身说道:“先办正事,剩下的我们以后再说。”

喻文州在身后轻笑了两声,然后打开了公共频道。他走到卧室中央的大床边,用手在墙上细细地一寸一寸摸过。直到他摸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凸起,从外观完全看不出来,他轻轻地在上面按了一下,床头发出吱呀的声响,床脚边的那一小块墙壁忽然慢慢地向两边移开,露出一个黑色的保险柜。

“都说过了,”喻文州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胸,看着叶修说,“你应该多相信我一点的。”

漫长的沉默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张新杰的声音立刻在耳机里响起:“怎么了?”

“我们找到保险柜了。”叶修走过去蹲下,把卡片在柜面的凹槽里轻轻划了一下,密码锁打开,露出黑色的光板。

他把附有指纹的玻璃纸按上去,保险柜发出滴的一声,柜门打开了。

喻文州从里面把唯一的那份文件拿了出来,快速地翻了两下:“上面只有一串数字。”

“大概是某种密码。”罗辑有些紧张地说道,“把数字念一下,等醒了我应该可以破译出来的。”

“379……”叶修飞快地把数字念了一遍。

“好的。”罗辑在那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我记住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张新杰又问:“其余人怎么样?”

“一切正常。”黄少天的声音响起,声音很愉快,充满了活力。

“虽然过程有点惊险,不过,”方锐说道,“有我在还需要担心?”

“我这边障碍也已经全部清除。”肖时钦回答说,“现在就只等音乐响起,把我们刺激回现实了。”

“还剩下不到一分钟。”张新杰对了一下时间,问道:“叶队?”

“嗯。”叶修说,“很好,任务完成。”

“那么,”张新杰笑了笑,“大家一会儿见。”

 

耳机里变得一片安静,喻文州转过头来对叶修说:“还有点时间,要做什么?”

“等刺激。”叶修反问,“不然你想做什么?”

“我现在有点后悔让包子来唤醒我们,他为什么总是热衷于把我们一个个地推到水里这种刺激方式?”喻文州想到上次任务完成后的情形,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那下次让他玩儿点出其不意的,他一定会很喜欢。”叶修摸了摸鼻子。

半分钟时间用来等待死亡降临,这种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叶修想了想,忽然说:“要不做点有趣的事?”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直接用行动代替了语言。他扣住叶修的肩膀,凑过来和他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舌吻,深到叶修差点不能呼吸的程度。

“其实我在想,”紧紧相贴的嘴唇分开的时候喻文州说,“别辜负了这120层的摩天楼,不如我们来尝试一下飞的感觉。”

耳边响起宛转悠扬的乐声,伴随而来的是隐隐约约潮湿的水汽。

醒来的时间该到了。

第一滴水落下来的时候,喻文州打开了窗户,坐在窗檐上朝叶修伸出了手。

雾气缠绕着夜色,脚下的世界模糊不堪,叶修和他并肩坐下,叹了口气:“我发现我可能有点恐高。”

喻文州笑了:“怕的话我可以抱着你。”

“可别了,”叶修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我怕我在半空中会情不自禁地踹你下去。”

“那数到三。”喻文州提议道。

叶修看着他深沉如墨的眼睛,那里面似乎有种蛊惑人心的诱惑力。他沉默着,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冲喻文州笑了笑,喻文州也回了他一个笑容,两个人相视一笑。

已经不需要语言,他们知道对方想说的什么。

“一。”喻文州说。

叶修舔了下嘴唇:“二。”

“三。”

他们一起说,然后同时跳进了那片浓重模糊的夜色。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叶修觉得他清清楚楚地听见喻文州说了一句话。

“叶修,”喻文州说,“握紧我的手。”

 

叶修醒过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工作室温和的灯光。

他慢慢地从浴缸里爬起来,浑身湿漉漉的,身边的喻文州同样也湿透了,正倚坐在浴缸边缘朝他伸出手。

叶修看着他,然后握住了喻文州的手,被后者用力拉了起来。

耳边传来张新杰打电话汇报的声音,罗辑敲击键盘的清响,还有众人说话的讨论声,在这一片现实的喧闹中,喻文州凑过来轻轻地问了一声:

“今天晚上,约吗?”

 

END

 

评论(49)
热度(375)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