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同行 01

想了很久的新坑> <

别相信文盲能写出高大上,重点都是为了谈恋爱_(:з」∠)_

特别没逻辑,特别傻白甜,毫不科学的设定多如草,让我们在草原上红尘作伴,策马奔腾,活得潇潇洒洒♪ (等等

 

=========

 

01

 

“到了。”

飞行员回过头来,冲周泽楷做了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后面的就靠你了,他们的精神屏障出了名的强,飞机开不过去,你只能步行了。”

“嗯。”周泽楷解开安全带,把背包背在身上,干脆利落地站起来拉开机舱门。

直升机保持着离地面不到一米的距离,周泽楷直接跳了下来,听见飞行员在身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祝你好运!”

螺旋桨带起的气流吹得四周绿草浮动,他的外套下摆在风里猎猎作响,回头看着直升机原地徘徊了几秒钟,然后慢慢重新升至空中,渐渐地消失在视野里。

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指路仪,输入了十分钟之前组织发给他的坐标。地图上很快显示出一个绿色的光点,离他现在所站的位置不怎么远,以他目测大概步行四十五分钟的路程,应该可以赶在天黑之前与目标队伍会合。

一想到一会儿就要和那个人见面,周泽楷开始觉得心脏不受控制得怦怦跳动起来。

通往目标地点的路比他想象中走得要顺畅许多,一路上连异兽都没遇见一只,只不过这地方的植被比别处的都茂盛,随着他走近营地,植物的高度也跟着渐渐拔高,野草都长到了他胸口那么高的位置,他不得不用手拨着向前走,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估计是来之前注射的疫苗已经完成了融合作用,周泽楷甚至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通过的精神屏障,直到他看见目之所及的地方停着一辆被改装得面目全非的卡车。车身原本是红色的,看得出饱经风霜的痕迹,车身上随处可见清晰的抓痕与弹坑,漆也掉得差不多了,然而斑斑驳驳的红色车身上“荣耀”两个硕大的中国字都完好无缺,显然被维护得很好。

车门前面站着一个短头发的男人,戴着眼镜,应该是在等他。

“周泽楷?”那人的眼神很平淡,在周泽楷身上扫了一圈,“你到的比预计时间还要早,看来这次组织没骗我们,的确派了个高素质人才过来。”

周泽楷没好意思说其实是因为一路上都没有受到攻击,畅通无阻地就直接找对了地方。他默默地挽起袖子,让对方在自己的胳膊上取了一点血。

毫无波澜的机器音经过血液扫描后响起:“身份验证完毕。姓名,周泽楷。当前身份,荣耀战队第六名队员。”

“欢迎来到荣耀战队。”男人推了推眼镜,有礼貌地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张新杰。”

“你好。”周泽楷和他握了握手,一接触就立刻发现面前这个人显然不是战斗主力,他的专长应该是更侧重于别的方面。

像是看出了周泽楷的疑问,张新杰正要介绍自己的职务,身后的车门开了。

有人从里面走出来,看见外面站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张生面孔,顿时“呦”了一声。那人穿了件迷彩背心,外套很随意地披在肩膀上,露着两条光裸的胳膊,嘴里叼着一支烟,烟没点着,他只是用牙齿轻轻咬着。

“这就是今天新来报道的那个?”他的声音里透着股懒意,看上去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倚在车门上问。

“对。”张新杰为两个人做介绍,“周泽楷。”他又指了指身后的人,“这位就是我们队的队长——”

“小周是吧?”那人直起身子,走过来在周泽楷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好,我是叶修。”

“叶队。”周泽楷压抑住内心激动复杂的心情,平静地喊了一声。

叶修叼着烟,上下打量了一番周泽楷,忽然开口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这搭讪方式有点老套啊。”旁边有人搭腔。

周泽楷看过去,车后面走出一个身影,黑头发,戴眼镜,眼神很亮,笑起来挺斯文,看上去就像个普普通通的知识分子。

“你好,肖时钦。”那人冲他友好地笑了笑,摊了下手示意自己满手机油不方便握手,“荣耀小队的机械工程师。”

周泽楷点点头:“你好。”

“我老觉得你看着挺面熟的。”叶修抓了抓头发,把烟从嘴里拿出来,随口问道:“有火吗小周?”

周泽楷愣了一下,有点后悔自己没随身带个打火机或者没进化一下喷火功能什么的,他只能实话实说道:“我不抽烟。”

叶修感叹了一声:“真是个好孩子,这年头组织还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大好青年,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张新杰一直低头看手里的电脑,这时抬起头来:“你在校时候的成绩挺不错的,射击是全校第一吧,组织竟然会舍得把你派过来加入我们。”

“不是组织派的。”周泽楷平静地说。

叶修看了他一眼,肖时钦和张新杰显然都有些意外,也齐刷刷地看向周泽楷,眼神里透着诧异,像在看什么早就应该灭绝了的珍稀保护动物。

周泽楷说:“是我主动要求的。”

肖时钦立刻小声嘟囔了一句:“我的老天。”

张新杰清了清嗓子:“……没想到你的觉悟这么高。”

“你们怎么个情况?”叶修夹着烟的手在空中虚点了两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是对待新人应该有的态度吗?再说了,主动加入我们荣耀小队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吗?看见了吗,人家小周同志是自己愿意的,这种精神多么值得大家学习!”

肖时钦没接茬,悄悄问周泽楷:“你怎么想不开要来前线的?留在基地多好啊,又安全又舒服,像你这种优秀人才,在那里简直是前途一片光明。”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反倒是张新杰淡淡地接上,说了一句:“我懂了,又是被叶神那个宣传视频洗脑的一代。”

叶修立刻说:“你几个意思啊?”

“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明白了。”肖时钦接着张新杰的话题往下说,声音里充满了唏嘘,“想当年我看见老叶那个宣传视频,都油然而出满腔热血与激情,恨不得第二天就注射了疫苗上战场,只能说虚假广告实在是太有煽动能力了。”

叶修显然有些无奈:“你以为我愿拍?要不是老冯一手拿着药一手捂着心脏的逼我,像我这么低调的人,能去拍那种东西?”

“诚心而论挺有效果的。”张新杰总结道,“视频里你多帅,那时候基地从早播到晚,我们都快看吐了。”

“行了,再聊翻脸了啊。”叶修明显不怎么想谈这个带点羞耻PLAY性质的话题,随口问道:“王大眼呢?文州和他出去找吃的还没回来?”

“应该快了。”张新杰推测道。

他们正说着,忽然听到半空中传来一阵大风刮过的声音,天空中出现一个由远及近的黑影,倏然地朝着他们所站的位置落了过来。

周泽楷条件反射地要去掏枪,下一秒钟就想切换战斗状态,然而旁边有人把手轻轻按在了他肌肉紧绷的胳膊上。他扭头往边上看,叶修对他露出个微笑,做了个“嘘”的口型。

肖时钦站在旁边给他介绍:“看来是咱们队剩下的那两位成员回来了。”

飞行器缓缓降落在地面上,横杆上坐着两个男人,坐在后座的那个率先迈下来,把背包放在地上,还没说话脸上就浮起了笑容:“这就是今天的晚餐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在山谷那边找到几棵没毒的蘑菇,都变异到第二阶段了,估计够我们吃三天的。”

后一个从飞行器上走下来的是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周泽楷最先注意到的是他一大一小的眼睛,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富有特色,让人一下就认出他的身份。

“有新人?”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过来。

“王杰希。”叶修指了指那个两只眼睛不一样大小的男人,又指了下身边那个一脸温和笑意的男人,“喻文州。”

“这是今天刚刚来报道的周泽楷。”叶修互相介绍了一下,声音里透着满足,“太好了,六个都到位了,我们荣耀战队的人终于全了!”

周泽楷分别和剩下没见过的两位队员一一握手:“大家好。”

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和他握手的一瞬间感知到的力量波动,暗自思忖了一番,然后说:“小周也是全面进化型?”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咱们队的战斗力有点恐怖。”王杰希说,“又一个全面进化型。”

“看来我和小周挺有缘分的,都属于全才。”叶修一出声就把仇恨值都拉到了自己身上,开玩笑道:“你们嫉妒就直说啊。”

“各有专长嘛。”喻文州温文尔雅地笑着,“我和王杰希都不擅长近战,听说你实战能力很强,以后大家合作愉快。”

没有过多无用的谦虚,周泽楷眼神坚定地说了句:“我会努力的。”

“虽然这场面挺感人的,”肖时钦蹲下把王、喻两个人带回来的背包打开,把被切成几大块的蘑菇倒出来,脸上的表情算得上是愁眉不展,“但我们当务之急是不是解决一下晚饭问题?”

“食材是我们找的,所以做饭这活儿就不能归我们了。”王杰希反应很快地说道。

喻文州立刻说:“附议。”

肖时钦赶紧抢着表态:“哦我可不想做饭,我来刷碗好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张新杰和叶修,前者不慌不忙地说:“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昨天的晚饭可是我做的,按照规定,今天说什么也不会轮到我。”

“都嚷嚷什么。”被眼神集火的叶修慢悠悠地开口,“不就是做个晚饭吗,有什么可怕的。”

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叶修竟然要主动做饭?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充满了不敢置信。

结果叶修的下一句话就让他们塌下了肩膀,默默地在心里喊了一声“果然”。

“小周,新人做饭一个月。”叶修严肃地说,“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

王杰希扭头问肖时钦:“咱们队什么时候有的这规定?”

肖时钦一本正经地回答:“就在刚刚。”

喻文州说:“我觉得这规定真是棒极了。”

张新杰扭头对着周泽楷说了句:“那就辛苦你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又看了看叶修,最后说了句:“哦,好。”

 

周泽楷在众人“周泽楷这个小同志真是不错”的感叹声中背着蘑菇和冻肉去溪边洗菜,喻文州发挥了一下队友爱,跟上去帮忙,给他打打下手。

“没办法,我们的技能点都不在做饭这上面。”喻文州心有余悸地说,“张新杰做的东西都一个味儿,肖时钦的火候掌握太差了,我和王杰希也不怎么擅长,做出来的东西他们都说味同嚼蜡。”

“没事儿。”周泽楷笑了笑,低头专心洗蘑菇朵,过了半天又补充了一句,“我喜欢做饭。”

“那太好了。”喻文州松了口气,“我发现小周你真是个难得的人才。”

周泽楷话很少,只是默默地干活儿,大部分时间都是喻文州在闲聊。

“其实叶修做饭挺好吃的。”喻文州压低了声音,有些遗憾地说,“他就是懒。”

“我知道。”周泽楷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知道?”喻文州产生了几分兴趣,“你吃过他做的饭?还是你跟他只接触了不到半小时,就已经透过现象看到了他懒的本质?”

我吃过。周泽楷默默地把这句话咽回去,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猜的。”

喻文州看出了点什么,却没继续追问,只是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笑。

周泽楷没发现他若有所思的眼神,继续专心致志地干活儿,把东西都清理完了才站起来往回走。叶修他们正在生火,噼里啪啦的篝火在逐渐暗了下来的天空下慢慢地烧起来。

周泽楷看着篝火边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影子,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太好了。他心想。我终于见到你了。

 

TBC

 

 

 

评论(105)
热度(428)
  1. 颜白🐳lesleyye 转载了此文字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