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同行 04

羞愧而体贴地自动献上前文回顾  →  01  02  03

_(:з」∠)_

 

04

 

喻文州从车顶跃下,跳到两排车后座之间,拍了拍驾驶室的门:“肖时钦同志,下次突然变身之前能不能给个信号?”

“是你速度太慢。”王杰希实话实说地接了一句。

事情发展得太突然,接二连三超出常理的变化让人应接不暇,不过周泽楷很快就恢复了冷静,镇定下来之后才感觉到自己腿上有种又软又热的触感,一低头发现是叶修的手。如果现场有精神采集仪的话,那么屏幕上属于周泽楷的那条线一定从平稳状态突然变成了垂直上升。

周泽楷的全部心思都被叶修放在他腿上的那只手占据了,然而手的主人却很淡定,身子探过来往窗外看,声音离他很近:“不妙啊,那家伙还在追。”

“如果它确实是从猩猩进化来的,那在树林间穿梭是它最拿手的事了。”屏幕的背光照着张新杰的脸,他的表情有些严肃,眉头微微皱着,“可是这种形态的猩猩……还真从来也没见过。”

正如张新杰猜测的那样,被远远抛下的黑毛猩猩明显被激怒了,在地面上向前冲了几步,带起股地动山摇的震感,然后一跃而起,庞大的身躯却四肢灵巧,手臂抓住参天大树的粗壮枝干,飞快地向上爬去,在密密麻麻的树枝间不断往前荡着,对叶修他们的车穷追不舍。

对方追的速度太快,这地方变异植物的生长也超乎常理,猩猩行进间几个起落就和半空中的车厢隔了不到十几米,连怒吼声听上去都近在咫尺,喊得人心脏都跟着颤了两颤。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肖时钦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王杰希迅速分析道:“这样下去不行,我们飞不了太高,照这个形势早晚还是会被追上,免不了要打一架。”

“打一架倒没什么,”喻文州说,“重点是我们不知道它有没有同伴。”

这个话题显然细思恐极,车里有着短暂的沉默,然后张新杰问:“叶队,它刚刚接近我们的时候,你的精神屏障有什么感觉?”

“毫无反抗,”叶修的脸色看上去比几分钟前好了很多,“它就直接闯进来了,而且我完全控制不住它。”

周泽楷的眼神一直落在叶修的脸上,后者被他灼灼目光注视着,这才反应过来什么,若无其事地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冲着周泽楷笑了笑:“早知道那家伙这么易怒,刚才就不拦着你了。其实我是怕你太冲动,实战经验少,惹怒了它反而容易吃亏。”

“我知道。”周泽楷回了他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

叶修往下看,黑毛猩猩像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疲倦,打了鸡血一样紧跟着他们,在树林间灵活地穿梭,甚至边荡跃着边随手折断一截树枝,朝他们远远地扔过来。

肖时钦一个急转,躲过了这一波攻击,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我靠!”

“我总觉得……”叶修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喃喃道,“这家伙就像是……”

周泽楷替他补完了这句话:“它有智力。”

叶修飞快地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在刚刚忽然产生了一种很微妙的精神共鸣,套用一句俗话就是类似于心有灵犀没点就通了的默契。

“我觉得一定和这地方的古怪有关系。”张新杰说,“这种现象太不常见,我需要做些实验才能找到大概的原因,叶队,实验的材料就拜托你了。”

叶修“哦”了一声,没什么诚意地问:“这次又要什么?”

张新杰认真地说:“最好是唾液之类的体液。”

叶修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这现实吗?”

“能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成现实,不就是叶队你吗?”张新杰表情不变。

“你以为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就不是灌迷魂汤了?”叶修咋了下舌,“老张,心太脏。”

喻文州清了清嗓子:“这儿还有涉世未深的新人呢,能不能做好前辈的样子啊?”

王杰希从前排转过身,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适者生存,习惯就好。”

“挺好的。”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说,所有人立刻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没发现小周你口味还挺——我去!!!”肖时钦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哀嚎打断了。

伴随着这一声惊叫而来的是整个车厢被剧烈撞击的震感,黑毛猩猩坚持不懈扔出来的树枝终于砸中了目标,坐在车里的六个人也跟着上下颠倒的晃,这庞然大物的攻击力显然不容小觑。

“再这么下去就只能坐以待毙了。”叶修抓住车栏,对身边的周泽楷说,“小周,跟我上去,让那家伙也尝尝我们的厉害。”

他说这话时眼里闪着光,周泽楷仿佛能看得到那其中燃烧着的火焰,让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迎合,宁愿被灼伤,也要离那火光近一点,再近一点。

“好。”他的回答比大脑反应得还快,跟着叶修就从天窗一跃而上。

空中到底不是他们战力最能得到发挥的主战场,张新杰指着路,肖时钦慢慢地向地面下降。王杰希发动飞行器,载着喻文州一起飞了出去,准备策应叶修与周泽楷。

然而事情的变化总是快得超乎他们想象,叶修和周泽楷都已经蓄势待发,准备主动攻击的那一刻,黑毛猩猩却忽然静止不动了。

“怎么了?”周泽楷皱了皱眉。

叶修的精神力量像看不见的弦一样铺天盖地延伸出去,此时此刻所有的弦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等等——”他喊了一声。

所有人停下了行动,屏气凝神地等着,下一秒钟从山谷间传来一声长啸,那声音绵长悠远,又像是动物的声音,但却又如同人类的呼唤,声音传得很远,一直传到了树林间。

黑毛猩猩就像被什么东西召唤了一样,手臂吊在高高的枝桠上,却不敢再向前,只是停在原地。他滴溜溜的眼珠紧紧盯着叶修等人,眼神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个有智力的人类。

这一声停了之后很快又响了一遍,黑毛猩猩恹恹地垂下毛茸茸的脑袋,似乎不甘心地朝前面瞪了一眼,然后跳转过身,飞快地朝和叶修他们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几个起落之后,那个庞大的身影就消失在遮天蔽日的树林那头,刚刚还地动山摇的世界也跟着慢慢地重回平静,速度之快就像方才的那一切不过是大家的想象而已。

“到底怎么回事?”张新杰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叶修同样很莫名:“不知道,还没打就跑了,难道是我和小周的杀气太有震慑力?”

“我觉得应该跟刚刚那一个声音有关。”喻文州推测道,“说不定这只猩猩真的不是孤军奋战。”

肖时钦想象了一下一群黑毛猩猩成群结队出现的场面,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觉得那场面太美他实在是不忍心看。

“有道理。”王杰希认真地说,“可能是它妈喊它回家吃饭了。”

“……”张新杰扫了他一眼。

周泽楷展开一个无声的微笑,嘴角翘起,一个非常好看的弧度。叶修正好看见了,已经到嘴边的那句吐槽重新咽了回去,只总结了一句:“大眼,你这笑话太冷了。”

 

上午的这一场闹剧莫名其妙地落下帷幕,他们沿着往南的方向仔细搜索了一天,却毫无发现,连黑毛猩猩留下的痕迹都一点没找到。

“简直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喻文州喝光了杯子里的茶,把茶叶末倒在火堆边。

“肯定是藏在某个我们没找到的地方。”张新杰拨了拨火,“如果它们都像今天早上那只一样,全都进化了,那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

叶修抽完了身上仅剩的最后一支烟,歪倚在树干上说:“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找到导致这种进化的原因。”

周泽楷在边上沉默不语地听着他们讨论,直到叶修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小周?”

因为长时间紧绷而混沌的神经立刻又清醒过来,他眨了眨眼,看向叶修:“是,叶队。”

“看你一直在发呆。”叶修笑了笑,“没什么,刚刚说到今天晚上你和肖时钦值上半夜,你没问题吧?”

他们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周泽楷压抑着悸动不已的心,平静地说了声:“好。”

周泽楷觉得他把自己心底那点小心思掩饰得很好,可惜这队里全是聪明人,循着一点蛛丝马迹就能脑补出十万字爱恨情仇的大长篇,他自以为精妙的演技落在旁人眼里满是弱点,那点小心思很快就变成了路人皆知。

第一个打破砂锅的人是肖时钦,在他们值了两个小时的夜之后,忽然话题一转,打得周泽楷措手不及:“其实我早就想问了。”

肖时钦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喜欢队长吧?”

夜色静谧,似乎真是个谈天说地聊聊心底小秘密的好时机。周泽楷低头轻轻咳嗽了两声,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很明显?”

“岂止是明显。”肖时钦夸张地叹了口气,“就差直接把‘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那……前辈也知道?”

“哦,”肖时钦耸耸肩,有些无奈,“我觉得他应该不知道。”

周泽楷愣了一下,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为什么?”

肖时钦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你可能不知道,叶修这家伙对那方面挺迟钝的。”

“那方面?”

“就是感情方面。”肖时钦摸了摸鼻子,“别看他精神力量那么强,其实对这种事特别迟钝,我们一直觉得他脑子里压根就没有那根弦。”

“那……”

“不过——”肖时钦扬起嘴角,忽然扔下石破天惊的一句话。

“我想他现在应该知道了。”

周泽楷怔住了,他们原本坐在车窗底下靠着车厢聊天,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听见身后的车窗发出被推开的声音,那声音很小,但在寂静的夜里听得却很清楚。

有人从车窗里探出身子,周泽楷听见从上方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他甚至不需要抬头就知道那个人是谁,整个人都陷入了僵直状态。

“肖时钦同志,你是故意的吧?”叶修的声音有些无奈,“你明知道你们说话我都能听见的。”

肖时钦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默默地往后缩了缩,努力让自己隐身在树影中。

周泽楷终于抬起了头,自下而上地对上叶修的脸,后者也正好低下头来看他。月光照在两个人身上,肖时钦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过去发现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有光在闪。

他不是精神领域进化者,所以看不到眼前的两个人是在进行一种怎样的共鸣,那幅画面完美和谐到令人惊艳的地步。

“小周。”叶修过了很久才调转目光,淡淡地说,“我们谈谈。”

几分钟之后,肖时钦坐在树下,目送着两个人一起向河边走去的背影,在心底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小周啊小周,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TBC

 

评论(50)
热度(325)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