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 器大也能活好(上)

见题如见中心思想❤

 

==========

 

国家队集训的最后一天晚上,喻文州敲响了叶修房间的门。

令人意外的是,屋里并不只有叶修一个,来开门的是张新杰,房间里还坐着肖时钦王杰希等人,明显是正在开研讨会的架势。

“这么晚了还在开会?”喻文州笑了笑,走到房间里。

叶修盘腿坐在床上,只穿了件浴袍,衣襟倒是系得严严实实,腰带也规规矩矩地打着结,但喻文州还是觉得说不出的勾人,身体不需要大脑的指挥就自动走到他身边坐下了。

“已经讨论完了。”肖时钦打了个呵欠,“我们正准备走。”

王杰希看见喻文州还带着笔记本,问道:“找叶领队有事?”

喻文州“嗯”了一声,好整以暇地翻开笔记本:“欧洲赛的决赛地图出来了,想拿过来和叶神研究研究。”

肖时钦咋舌玩笑道:“看咱这队长,太敬业了。”

张新杰率先站起来:“那你们聊,我们先走了。”

几个人稀稀拉拉地往外走,叶修踢着拖鞋送到门口,折返回来的时候发现喻文州已经脱了袜子坐在床上,衬衣扣子解开了三颗,松松垮垮地露着胸前的线条,倚在床头上状态十分放松。

“你倒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叶修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他。

“本来就不是外人,”喻文州心情看上去挺好,嘴角挑起的弧度很温柔,出手却很干脆利落,在叶修的大腿根处揽了一把,直接拉到床上,在嘴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别开枪,是自己人。”

两个人腻腻歪歪地勾着对方的脖子亲了一会儿,叶修气喘吁吁地说:“到底是谁的枪要走火了?”他的掌心正好按在喻文州两腿之间,隔着质地柔软的西裤他能感觉到某个不容忽视的部位正慢慢变热变硬,叶修忍不住条件反射地吞了吞口水。

“擦枪才走火,不擦,怎么会走火呢。”喻文州含着他的舌尖,模模糊糊糊糊地低声说,“再说我向来射得很准。”

他的重音落在那个射字上,意有所指的调情意味太浓,让叶修觉得自己不反击一下,他就给点颜色开起染坊来了。

“国家队集训这一阵憋坏了?”叶修慢悠悠地伸出手,柔软的手掌按在喻文州勃qi的胯间,时重时轻,总是不肯给他一个痛快,却让喻文州的呼吸立刻变得粗重起来。

喻文州的手顺着叶修的浴袍摸了进去,在光滑的脊背上流连忘返地缠绵了一阵,然后抽掉了他腰间的系带,对着展现在面前的半/裸美景吹了下口哨:“难道你不是?”

“你想做?”叶修让他视奸一样的目光看得脸热心跳,胸膛起伏着,小腹下面的器官同样热情洋溢地醒着,似乎迫不及待地想和喻文州打个亲密招呼。

“先说好,”叶修压着急促的呼吸,“撸可以,插进去不行。”

喻文州放在叶修腰间的手紧了紧:“为什么?”

“太疼了。”叶修皱了皱眉,“你忘了上次的悲惨回忆了?”

喻文州的声音带着故作的委屈:“那次是第一次,我们都没有经验,这次慢慢磨合,一定会很舒服的。”

叶修没松口,明显心有余悸,任是喻文州说得太花乱坠,钩子上缠满了诱人的蜜饵,他也没有丝毫想去咬钩的欲望。

没办法,这事儿不能怪他,实在是因为两个月前他们第一次滚床单,那整个过程太惨不忍睹,不忍回忆了,现在想起来就是掺杂了血与泪的折磨史。喻文州那一根长势傲人,赤膊相见的那一刻叶修心里就咯噔一下,等到真插进去的那一刻才真是痛不欲生,润滑显然都白做了,那一阵一阵疼的,他还以为自己后面都裂开了。

由此可见器大也不一定是好事儿,尤其是再加上活儿不算好这一条,两个初哥撞在一起,喻文州的大让叶修疼得死去活来,叶修里面的紧同样也箍得喻文州下面火辣辣的疼,就跟磨破皮一样,射/完之后出了一身的汗,两个人湿漉漉的像从水里刚捞出来。

不像是刚做完爱、得到了生命的大和谐、灵与肉的交融,更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殊死搏斗,下场是两败俱伤。

回忆太惨烈,叶修现在想起来还能想起那种让人龇牙咧嘴的疼,坚定不移地摇头:“反正不能插进去。”

喻文州没辙了,只能使出蓄谋已久的杀手锏,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两下,声音低沉带着蛊惑的意味:“相信我,我这次是有备而来。”

叶修用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他,后者慢条斯理地打开了笔记本,放在床头柜上,啪啪啪点了个文件夹出来。

叶修瞅着文件夹里躺着的那唯一一个视频文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不是说来讨论决赛地图吗?”

喻文州点开视频,然后全屏,几秒钟的英文预警过了,屏幕上出现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

“这也是决赛地图的一种。”喻文州咬着叶修的耳朵,灵巧的舌头一直深入到最深的地方,热气扑在敏感的耳廓,叶修的身体酥了一半,手搭在喻文州的臂弯上,被他半抱在怀里。

“多练习才能得心应手。”喻文州半跪起来,把叶修压在身下,捏着他的下巴不让他转头,只能眼神直视着播放中的屏幕。他笑了笑:“这可是叶领队教给我的。”

喻文州的身体很热,紧紧贴在他的背后,两个人的体温纠缠在一起,感觉很舒服,叶修懒得动,半推半就地说:“那今天试试新技能吧。”

“什么?”

“随时喊停。”叶修趴在床上,下半身不怎么安分地抬了抬,臀部抵着喻文州的胯间磨了两下。

喻文州顺势捞住他,手从腰际穿到前面,抱着他形成一个背入式的姿势,然后不慌不忙地解开了腰带的搭扣,内/裤褪下一点,硬邦邦的那一根跳出来,直接隔着浴衣戳在叶修的股间。

叶修拖着长音嗯了一声,一回头看见那根昂/然/硬/挺/的巨大/xing/器/,感觉又回忆起了上一次那种撕裂般的疼,忍不住有些打怵,条件反射地想往前爬。

然而喻文州圈着他腰的胳膊很用力,没让他动,低声说:“什么时候停,这可由不得你。”

 

<真想END在这里但还是有点节操的TBC吧>

 

 

评论(42)
热度(484)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