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All叶] Crossing 01

毫无节操,一切都是为了肉,谨慎避雷,不接受谈人生(X

第一百零一遍地感谢我爱D赐名_(:з」∠)_ 没有你我可怎么办!(打的赌别忘了,我写了,该你了

 

00

 

这是一个关于男主角叶修一觉醒来穿越到原著向搅基同人里的故事。

叶修:作者你出来,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商量一下。

作者:叶神,这是All叶同人,我们回不去了。

 

01

 

叶修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兴欣网吧的前台里面。

他觉得有点茫然,因为昨天晚上他明明是躺在苏黎世酒店的房间里,伴随着电视机里荣耀世界联赛中国队夺冠的新闻,不知不觉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然后一觉醒来他莫名其妙地就穿越了?!

“叶修!”不远处陈果扯着嗓子喊他,“过来搭把手!”

叶修花了十分钟时间才从大脑一片空白的懵然状态里摆脱出来,在心底默念了一百遍这是梦这是梦,然后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差点喊出来。

陈果那边看他迟迟不动,又催了一声:“快来帮个忙啊!”

叶修慢悠悠地蹭过去,帮陈果把投影幕布拉下来,往四周环视了一圈——还是那个兴欣网吧,一切都和之前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老板,”叶修随口问道,“晚上有比赛?”

陈果用狐疑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忙晕了?今晚嘉世主场战蓝雨啊,这你都能忘?!”

“……第二十一轮联赛的嘉世对蓝雨?”叶修的一颗心心咣叽往下一沉。

陈果差点栽倒,把叶修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语重心长地说:“我觉得你还是少熬点夜吧。”

叶修有点恍惚,也没在意她说了什么,脚步虚浮地往网吧门口走。

他倚在门上连抽了三颗烟,深吸了十几口气,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没错,他穿越了,而且一下就穿越到了第八赛季,回到了他刚刚来到兴欣网吧的那段日子。

“又可以重头再来打荣耀了!”叶修左思右想,最后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中心思想,他的心情顿时变得雀跃轻松起来,目光转向大荧幕的比赛直播,屏幕上黄少天正好使出了幻影无形剑,抓住刘皓失误的时机,彻底逆转了整场比赛的局势。

“靠——”网吧里不约而同地响起骂声。

叶修冷静地站在门边吞云吐雾,看完了全场直播。和记忆里的一样,这场比赛最终以蓝雨获胜划下了终点。

“重来一次?这不摆明了要让我大开金手指吗……”叶修呵呵一笑,回到前台,开始在心底默默数着时间,等待某个人的到访。

叶修清楚地记得这夜是黄少天用流木的账号和他们一起刷新了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然后扮演完雷锋的角色就走了。

果然和他记得分毫不差,快十二点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个鬼鬼祟祟的熟悉身影。

是黄少天。

“你自己啊?”叶修问。

“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黄少天回答得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于是叶修犹如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从此踏上了怀揣金手指二刷人生的道路。

——才怪。

 

副本记录毫无波澜的被刷新了,等到大家都走了,黄少天缩着脖子悄无声息地摸过来。

叶修和他站在门口聊了两句,黄少天最后郑重其事地说:“一定要回来。”*

“放心吧。”即使重新来了一次,叶修听见他这几句话还是很感动。

没记错的话黄少天这时候就该深藏功与名地转身离开了,结果面前的人站着没动,忽然开口说:“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去了,能不能跟你挤一晚上?”

……等等!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剧情里有这段吗?!

叶修一愣,不知道是夜色太模糊,还是自己熬夜熬得神经衰弱,总觉得黄少天一眨一眨的眼睛里满是亮光,闪着的全是他看不懂的玩意儿。

“咳……”他清了清嗓子,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不回酒店行吗?文州不说你?”

“我靠靠靠靠老叶我就知道你的心里只有队长!”黄少天劈头盖脸地扔下一堆奇奇怪怪的话,直接把叶修说懵了,“你一句话不说就退役想过别人的感受吗?今天晚上我在这住定了你就说收不收留吧,不留的话我就去网吧门口坐一晚上你看着办!”

“……”叶修觉得自己开始头疼了。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魔音灌耳的摧残,叶修无奈地双手朝上做了个投降的姿势:“行了行了,不就是借宿吗,哥这么大方的一个人,准了。跟我上来吧。”

黄少天满意地笑了笑,又重新把连帽衫的帽子戴起来,双手抄在兜里,做贼一悄无声息地跟着叶修往楼上走。

叶修走在前面,黄少天跟在他身后,叶修总觉得有种芒刺在背的热辣感,就像被什么野兽盯上了一样,让他有种奇怪而不祥的预感,然而等他回头看的时候,黄少天一脸无辜地站在楼梯上,冲他露出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赶紧的啊,你不是后悔了吧?”

“……这都哪跟哪儿啊。”叶修嘟囔了一声,把心头那股疑云挥散,刻意忽略了黄少天热情得过分的眼神,扭头接着往二楼爬。

 

“地方有点小,你确定要跟我在这挤一晚上?”

叶修拉开储物间的门,指着里面那张低矮的小床朝黄少天点点下巴。

黄少天明显愣住了,盯着灯光昏暗的小储物间看了很久,然后不可置信地回头喊道:“你现在就住在这种地方?!”

他的嗓门有点大,倒把叶修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拉进来关上门,两个人盘腿坐在小床上。

“刚开始条件总是要艰苦一点嘛。”叶修乐呵呵地说。

两个成年男人并排坐在床上,实在是太挤了点,黄少天的腿和叶修的腿紧紧地贴在一起,灯光太暗,叶修没看清黄少天看向他的目光里面掺杂了许多复杂的东西,以及深埋在底的心疼与眷恋。

“靠……”黄少天闷声骂了一句,声音很低落。

叶修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故作轻松地撞了撞黄少天的肩膀:“怎么了?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大大头一回体察民情,被底层劳动人民的艰苦生活环境惊呆了?”

“你不懂!”黄少天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击中了,怒气冲冲地回过头来。稀稀散散的路灯从储物间西墙顶上的小窗户里透进光来,照在黄少天年轻帅气的脸上,然而这张脸上此时正写满了怒意与委屈,嘴唇抿得紧紧的,连眉头都皱在一起。

这和叶修记忆里的黄少天一点都不一样。

“你根本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黄少天撑在床上的手握成了拳,声音被刻意压低了,却依然很激动,“是不是今天晚上我不来,你就永远都不会主动去找我?”

“我明明……我明明……”黄少天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就像再也压抑不住什么一样,忽然伸手扳住叶修的肩膀,目光灼灼地直视着他,扔下石破惊天的一句。

“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哗啦。叶修眨了眨眼,瞬间懵了。

然而更惊人的转折在后面,黄少天眼睛一闭,冲着僵化在原地的叶修就亲了上去。

结结实实的一口。

 

……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叶修眼前一黑。

 

TBC

 

 

PS:标*处的两句对话为原著台词,特此说明一下 > <

 

评论(89)
热度(1036)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