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情有独钟(谨言慎行番外)

最近忙成狗,连上网的空都很少,今天一开LOF发现4000FO了!嗨森!

大喜日子(?)把谨言慎行的番外放出来庆祝下吧>///<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咬手帕.gif

PS:我忘记小号的登陆名了所以只能用这个号发了_(:з」∠)_……如果有想看原文的GN请点这里→谨言慎行

 

===========

 

谨言慎行·番外  《情有独钟》

 

《归途》经过将近两年的筹备,终于赶在这年春节之前正式上映。万众瞩目的首映式选在市中心的大剧院,提前公布的出席名单可谓是星光熠熠,除了导演吴雪峰、主演周泽楷及一干主创人员,首映式还邀请了各家公司的当红艺人,仅荣耀旗下就有十几位艺人来捧场。

叶修这段时间一直在韩国待着,每天都被开会和谈合同占据,忙得昏天暗地。当天特地订了下午的航班赶回来,落地的时候刚好傍晚,他连家都没来得及回,直接从机场赶到大剧院,而红毯正要开始。

他让司机把车停在侧门,神不知鬼不觉地躲过媒体,直接进了剧院。肖时钦正站在门口应付一堆西装革履的赞助商,看见他过来连忙找了暂时离开的借口,如蒙大赦地迎向叶修:“你可算来了,还怕你赶不及。”

“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叶修在车上换的衣服,领带打太急,勒得他哪里都不舒服。他四下看了一圈,没发现几个熟人的身影,肖时钦赶在他开口之前说:“冯主席今天来不了,之后的庆功宴你可不能溜。”

叶修瞪他一眼:“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咱俩哪个是能喝酒的?”

“这么大场合你能不来?”肖时钦迅速反击道,“再说了就冲着小周——”

他话没说完,两个人都听见红毯那边瞬间鼎沸起来的人声,不约而同地停下了交谈,向着红毯那头看去。是剧组的车来了,呼声在车门拉开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最先下来的是吴雪峰,然后是周泽楷,邱非从另一边下了车绕过来,三个人站在一起,无疑就是今天晚上的焦点,闪光灯亮成一片,场面一时之间达到了整场红毯的高潮。

叶修的目光从始至终一直落在周泽楷身上,纷乱刺眼的灯光在他背后闪成一个巨大的背景,勾勒出他从容不迫的身影,笔直地顺着红毯走到恰到好处的位置停下,闪光灯定格住他的微笑,站在门后面的叶修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肖时钦站在旁边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看着叶修嘴角上扬的弧度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句:“我的眼要被闪瞎了。”

说话间剧组的人就进了门,冯宪君不在,叶修自然就成了公司的代表,摄像头在边上孜孜不倦地拍着,他做戏当然要做全套,微笑着上前一步和吴雪峰握了握手:“祝贺你,吴导!”

“叶总,”场面话谁不会说,吴雪峰也跟着笑,“同喜同喜。”

刚开始的时候叶修听见别人这么叫他还会不习惯,牙根发麻发酸,现在听多了也麻木了,在镜头前天衣无缝地笑:“希望新片大卖。”

一群人跟着打哈哈,等到时间差不多就互相让着往放映厅走,叶修故意落后一步,正好和周泽楷走在了一起。周泽楷今天难得穿了一身白,灯光一照显得愈发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刚才下车的时候周围一众死忠粉都捂住胸口尖声叫着,让人担心她们会激动得因为一口气喘不上来而晕厥过去。

“几点到的?”周泽楷低声问他。

“飞机晚点,我从机场直接来的,行李还在车上呢。”周围太嘈杂,他们这么说话也没人注意到,叶修说,“你这身衣服谁挑的?”

“设计师。”周泽楷的眼神在他脸上扫过,“不好看?”

“没有,特别好看。”叶修笑了,眼角挑起来斜睨他,周泽楷觉得心跳都跟着快了几拍,不过众目睽睽之下也做不了什么出格大胆的举动,只能拿黑沉深邃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直到叶修不自然地轻咳了两声,他才率先把目光收了回来。

他们将近一个多月没见过面,周泽楷脑子里闪过很多个念头,最后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晚上一起走。”然后快步向前走了几步,赶上剧组的大部队,和吴雪峰一起进了放映厅。

叶修的位置在嘉宾席,借着昏暗的光找准位置坐下,和边上的熟人客套了几句,眼睛却不自觉地往最前排右边的那个地方瞅。周泽楷似乎能感觉到目光的重量,几秒钟之后回头往这边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叶修笑着对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别看我。”他指了指大屏幕,然后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把脸转了回去。

场内很快灯光全灭,屏幕亮起来,电影正式开始。叶修之前没看过成片,大上周的内部试映会他因为出差而缺席,但是试映后好友圈里发出来的评价他都一条一条仔细看了,大部分都是称赞与褒奖。叶修心里有数,这部片子未来十分光明,当他亲自看到电影的时候,这种信心顿时更足了。

长达两个小时的电影最后结束在清晨长巷的画面,邱非饰演的弟弟颓然无助地坐在楼梯上,镜头里先是出现了一双脚,然后是腿,最后才是周泽楷的脸,他一步一步走得很坚定,一直走到邱非的面前。

“回家吧。”早晨的光充满温柔的暖意,照在周泽楷的脸上,他伸手摸了摸邱非的头发。

两个人离去的背影给电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灯光亮起来的时候全场掌声不断,叶修也跟着站起来鼓掌,看周泽楷走到舞台中央,和剧组人员一起做致谢词。

他觉得自己不骄傲都不行,因为周泽楷做得太完美。叶修看着聚光灯下微笑自如的周泽楷,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他一手带出来的人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坚定得无所畏惧,令人折服。

首映式结束之后是只限圈内人参加的庆功宴,吴雪峰作为导演简单说了两句对票房的期望和对所有剧组人员的感谢。宴会刚开始叶修就成为众人集火的对象,敬酒的人纷纷堵上来,还好肖时钦在边上替他分散了些火力,不然叶修用不了十秒估计就要阵亡。

不过就算这样,几轮下来叶修也有点喝晕了头,找了个尿遁的借口避开人群。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温暖有力,周泽楷从后面稳住晃晃悠悠的他,低声问道:“喝醉了?”

“还行。”叶修让他扶着进了洗手间,俯下身用凉水洗了把脸,终于觉得又清醒过来。

他喝了酒容易脸红,连眼角眉梢都带着湿润的微红,周泽楷看得心里发痒,伸手在他眼角边上抹了一下,忍不住提议说:“我们先走吧。”

叶修笑了,倚在洗手台上看他:“你可是男一号,提前退场不好吧?”

周泽楷没再多说什么,只用了一句话就让叶修彻底投降,他说:“我想你。”

他是出了名的内敛寡言,鲜少说这种肉麻深情的话,所以偶尔说一次杀伤力太大,简直百发百中,让人毫无抵抗力,叶修连一秒钟犹豫都没有就立刻答应了:“那走吧。”

不过他还记得自己的职责所在,回到场中和吴雪峰等人道别,有点抱歉地说喝多了先走一步。大家对叶修的酒量早都了然于心,纷纷附和着说好好休息,只有吴雪峰和肖时钦看他和周泽楷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说不出的内涵。

叶修没理会,事实上他真的有些喝醉了,酒意泛上来,他觉得脚下发软,分出大半重量靠在周泽楷身上,才勉勉强强地撑着走到地下停车场。他一坐到车里就原形毕露,靠在窗户上闭着眼,伸手想要扯开束缚他整晚的领带,手指却软绵绵地用不上力。

最后周泽楷看不过去了,从主驾驶座探身过去替他仔细解开领带,又拽过安全带给他系上,一抬眼发现叶修已经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闭着眼昏昏沉沉的。

他索性没吵他,开了车往家走。中间的时候叶修醒了,正好在路口等红灯,他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眯着眼看后视镜:“后面有尾巴跟着吗?”

周泽楷早就排查过一遍,冲他笑了笑:“没有,放心。”

红灯很快变成了绿灯,叶修酒醒了大半,看周泽楷目不斜视地专心开车,觉得这日子真是舒心极了。他随口问道:“你明天有通告吗?”

“放假。”周泽楷说完忽然皱了下眉,敏锐地问他,“你感冒了?”

叶修正顺手摸出了烟,闻言动作顿了一下:“不是,就有点咳嗽。”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用眼睛扫了一眼他手里的烟盒,叶修撇了撇嘴,认命地把烟收了起来。他这两年抽烟已经比之前减少许多,和周泽楷搬到一起住之后更是有意控制,只偶尔抽一两支过过瘾或者缓解一下工作上的压力。

回到家的时候刚过午夜,他们在车库里乘电梯上楼。

电梯里周泽楷的侧脸看着还很冷静,然而出了电梯就有些按捺不住,叶修正低头输房门密码,他就从背后贴近。隔着厚重的西装也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热意从他身上传来,叶修舔了舔嘴唇,忽然觉得有点渴。

他们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单纯图这地方位置方便,安保和隐私性好,然而搬过来之后才知道这种一梯一户的好,电梯门开了就是自己家,安全又私密,周泽楷不止一次地在家门口就把叶修按倒在墙上,离擦枪走火只差一秒两个人才找回理智,跌跌撞撞地进了门再继续。

平心而论周泽楷什么都没做,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叶修的腰上,只是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看他开门,然而叶修却觉得说不出道不明的燥热从身体里升起,密码都输错了一位,随即听见周泽楷在后面轻笑了一声。

“别耍流氓啊,”叶修说,“先让我把门打开。”

周泽楷“嗯”了一声,抓住他的手一起在数字键盘上按了几下。身体因为这样的姿势而微微向前倾,叶修感觉周泽楷靠得更紧了,两个人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腰后有个东西抵着自己,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周泽楷显然已经兴奋了,勃//起的柱体正隔着西裤顶在他的股间。

叶修顿时觉得愈发口干舌燥,见不到面的一个多月里他们只做过一次phone sex,除此之外他连自己解决的次数都很少,这会儿被周泽楷从后面抱着,就算什么都还没干,他也立刻就有了反应。欲望就像燎原的大火一下子烧起来,他好不容易才勉强压住了,飞快地输好了密码把门打开。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开灯,就被周泽楷紧紧压在玄关的墙上,后者的长腿向后用力一踢,头也没回地把门踢上了。周泽楷吻得凶猛,像要把叶修整个人都拆吃入腹,带着恶狠狠的力度碾磨着他的嘴唇。两个人的舌尖缠绵而热情的互相问候着,黑暗中渐渐有煽情的水声响起,来不及咽下的唾液才顺着嘴角流下来,又被对方追上去用力舔食掉。

“等、等会儿……”叶修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理智找回来,“我先洗个澡。”

周泽楷倒没反对,但依然牢牢抱着他,安静地抱了一会儿才低声说了句:“好。”

 

<河蟹路过,戳一下>

 

他们折腾到半夜,一连做了三次,最后洗完澡回到床上的时候叶修觉得连抬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缩在被子里,被周泽楷抱着,昏昏沉沉的就要睡过去。

快睡着的时候叶修又想起什么,低声问了句:“你春节怎么安排的?”

“初一开始就有通告。”周泽楷的手在他的后腰一下一下用力按着,按得他舒服极了,闭着眼专心享受了半天。

“那今年不回家了?”

“嗯。”周泽楷的声音很低,带着慵懒的磁性,反问他,“你呢?”

叶修打了个呵欠:“我也不回了,他们今年要出国过年。”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听见叶修又补充道:“正好咱俩凑一对。”

他伸手握住叶修藏在被子里的手,回了一句:“好。”

 

这天晚上周泽楷又做了那个梦,梦里面还是阴云密布的海边,海浪卷着白色浪花涌向岸边。

他的衣服被海风吹得飒飒作响,身边站着的那个人嘟囔了一声:“要下雨了啊。”

他朝着声音扭头望过去,终于看清身边那个人的样子,叶修站在那里,用手拢着燃烧的火柴,指间露出细微的光芒。

叶修点起一支烟咬在嘴里,在梦里回过头,眉眼间满是笑意地对他说:

“我们回去吧。”

 

END

 

 

评论(41)
热度(604)
  1. lesleyye 转载了此文字
    留个底怕又找不到了OTZ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