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得偿所愿

发一发谨言慎行的特典,混更攒攒RP(喂

是个和正文没什么关系的傻白甜!依旧是娱乐圈,啊,这辈子再也不想写娱乐圈了_(:з」∠)_……


=======


叶修今天状态很好,大部分时间都是一条过,不到四点就拍完了他的戏份,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发现场上站着个英俊挺拔的身影,正侧脸对着镜头。

导演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器,叶修也凑过去看了一眼,随口问道:“小周这段戏不是明天拍?”

“行程有变,他公司安排他下周去韩国,所以把这两天的戏赶一赶。”编剧正好站在边上,替导演回答道。

叶修“嗯”了一声,目光盯着屏幕,没再说话。他这部戏和周泽楷搭档,双男主设定,叶修演智商超群的警察,周泽楷则扮演弹无虚发的神枪手,两个人搭配办案,几个案子一串就是四十多集的电视连续剧,现在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

这一条拍的是周泽楷去找嫌疑人摊牌,凶手知道东窗事发后慌不择路,最后还是没逃成,被周泽楷一枪打在腿上,束手就擒。叶修出来的时候这条已经差不多拍完了,只剩一个周泽楷最初和嫌疑人对峙的镜头要补拍。

镜头前周泽楷面无表情,只是那张脸看上去还是英俊迷人极了,叶修不由得想起电视剧主演表刚公布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哀嚎怎么会有这么帅的警察啊编剧这不科学。

现在这个帅得不科学的人慢慢地向前走了一步,看着对面的嫌疑人开口说:“你逃不了的。”

嫌疑人显然已经临近崩溃,饰演者把那种复杂的表情演得淋漓尽致,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你懂什么?!都是他们逼我的!”

他忽然把桌上的两个玻璃杯都拿起来,狠狠地朝周泽楷扔去,然后抓住这一秒钟的空隙转身就要跳窗而逃。

“行了!”导演一声令下,这条算是过了。

叶修一直专心地看着监视器,听见导演喊了过就抬起头往场中央看了一眼。造型师抓紧时间地冲上去,给周泽楷整理下场拍摄的发型。而他站在那里,微微闭着眼,一言不发,沉默里透着疲倦。

周泽楷似乎感应到叶修的目光,远远地向这边望了一下。

“老叶,我们该走了。”叶修的经纪人在后面提醒道。

叶修答应了一声,和导演等人道了别转身离开,上了车忽然想起什么,对经纪人说:“家里的常备药都没了,你一会儿去帮我买个家庭药箱吧。”

“好,我让助理去买。”经纪人发动车,朝电视台驶去,叶修接下来还有个访谈节目要录。

助理坐在副驾驶上翻杂志,看到某一页忍不住感叹道:“周泽楷这两年势头真猛啊。”

叶修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怎么了?”

“这不是年末搞投票吗,情人节最想送他巧克力的男艺人第一位,周泽楷。”

“估计明年情人节轮回公司要被巧克力淹没了。”经纪人开玩笑道。

“应该不至于,他又不能吃,送他巧克力等于抛媚眼给瞎子看。”叶修睁开眼,瞄了一下助理手里的杂志,周泽楷在那上面冲着他安静地微笑。

助理回过头来,好奇地问:“为什么啊?”

叶修轻轻咳了一声:“他好像有轻微的巧克力过敏症。”

“哇,叶先生你真厉害。”助理看向他的目光里写满了崇拜,“什么都知道!”

叶修移开目光,摸了摸鼻子,没人看出他动作有些不自然:“那天看杂志偶然翻到的,也可能我记错了。”

 

采访节目录得比想象中顺利,主持人妙语连珠,私下里对叶修也极为尊敬客气,连声称他为名副其实的影帝。

叶修从出道起就听惯了这种恭维的话,连续几年桂冠加冕,一直站在娱乐圈顶峰,早就对各种各样的夸奖与赞赏淡然处之,录完节目按照惯例与工作人员合过照就收工回家。

经纪人送他到公寓楼下,把买好的家庭急救箱递给他,不忘叮嘱道:“要是真受伤了记得去医院啊。”

“行了,放心吧。”叶修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进了公寓大门。

经纪人从叶修出道起就一直跟着他,这么多年下来也算见惯了大风大浪,结果这两年开始却变本加厉地小心谨慎起来,越来越啰嗦,活脱脱一个老妈子。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家里其实还藏着个人,大概能立刻吓出心脏病来。叶修边上楼边默默地想,想着想着自己就笑起来了。

叶修拿钥匙开门,客厅里有人坐在电视机前,发现他进门就抬头朝他笑了笑:“回来了?”

那笑容和之前叶修在杂志上看到的如出一辙,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更加温柔,真人的杀伤力更大。

叶修有些惊讶:“你怎么比我回来还早?不是片场赶进度?”

“效率高,都拍完了。”周泽楷回过头,拿起游戏手柄按了下继续,屏幕上静止不动的画面又重新变化起来,激烈的对战音乐噼里啪啦地响着。

叶修洗了手出来,发现周泽楷连姿势都没变过,依旧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打游戏。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很放松,盘腿坐在木地板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裤,上半身只穿了件白色T恤。叶修忍不住就想笑,周泽楷在外面光鲜亮丽,连续几年都被评为穿衣最有品位男艺人,任谁都猜不到他在家其实是这副模样,完完全全一个居家宅男的形象。

“小周,”叶修走过去,也学着他的样子,随意地往地板上一坐,“你先停一下。”

周泽楷闻言按了下暂停,侧过身子,用黑沉沉的眼睛望着他,眼里满是无声的疑问。

“给我看看你的腿。”叶修说着就把他的左腿往自己这边拉。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你下午拍戏的时候我正好在边上,一看就看出来了。”

叶修把周泽楷的睡裤往上撩,卷到膝盖位置,周泽楷肌肉匀称的小腿处果然有几道血痕,明显是玻璃划伤的痕迹。

他从急救箱里拿出消毒药水,用棉棒沾了在伤口处细细地擦,周泽楷看他低着头很专注的样子,嘴边的笑意更深,低声说:“没事儿。”

“你别因为是小伤就不在乎。”叶修拿出药剂喷雾在伤口上喷了一遍,“说了让你拍戏的时候注意点,还不小心。”

周泽楷凑上去在叶修嘴上亲了一下,舌头在上下嘴唇之间飞快地滑过,叶修没说完的后半句话顿时咽了回去,微微张开嘴让他登堂入室。

两个人亲了一会儿才停下,叶修等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想了想问:“你吃饭了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叶修的表情有点无奈:“你做我做?”

同居生活总有烦恼,然而两个人磨合下来早就找到各种解决方法,周泽楷笑了笑,把边上那个闲着的游戏手柄递给叶修,眼里发亮,其中蕴藏的含义不言而喻。

一局定输赢,输的人做饭。

“好吧,”叶修的眼神兴奋起来,跃跃欲试地卷起袖子:“是时候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了。”

 

接下来的一周整个剧组开始疯狂赶进度,等到周泽楷参加完电影节从韩国回来,正好赶上新剧的记者招待会。

双男主向来是剧组宣传的重点噱头,记者们对叶修和周泽楷同台竞争表现出极大兴趣,像打了鸡血一样不停发问。

只可惜风头浪尖的两位男主角却不怎么配合,一个顾左右而言他,多年经验打起太极来游刃有余,把娱记带得团团转;另一个则是出了名的寡言少语,三个问题里也就回答一个,还都是单字答案。

记者们纷纷败下阵来,满脸沮丧,直到拍照时间,才一个个的眼都再次亮了起来,冲到展板前面抢占有利位置。

这部戏没有女主角,两位主演都是男士,并肩站在宣传板前,那画面别提多养眼。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拜托两位靠近点!”

叶修站那没动,旁边周泽楷往这边靠了一下,两个人的肩膀紧紧贴在一起,同时对着镜头笑,一副哥俩儿好的亲密模样。然而叶修的笑容有些僵,周泽楷的手搭在后面,仗着没人能看见,光明正大地放在他的屁股上。

闪光灯亮成一片,叶修意味深长地瞪了周泽楷一眼,后者回他一个若无其事的微笑,场内的快门声愈发的响。

许多记者看着两人相视一笑的默契画面不约而同地捂住心口,你看这深厚的前后辈情谊,多令人感动啊。

发布会结束之后还有个小型的庆功宴,只限圈内人士参加,大家都玩儿得嗨过头,知道叶修一杯倒,但还是硬灌他喝了一大杯红酒,没过一会儿叶修脸就红了,晃晃悠悠地往门外走,嘴里喊着去透透气。

包厢里的人继续狂欢,没人发现今晚的另一个男主角什么时候也悄悄地跟了出去。

周泽楷在二楼的露台找到叶修,他坐在台阶上,眼角泛红,抬着头看他,眼睛因为醉酒而带着湿润的水意:“小周,我好像喝醉了。”

周泽楷走到他面前,叶修把头抵在他腰间,他忍不住把手放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两下。

“回家吧。”周泽楷说。

叶修“嗯”了一声,没抬头,嘴上说:“一起走。”

周泽楷皱了下眉,声音却放得很温柔:“会被人拍到。”

叶修沉默下来,没说话,他知道周泽楷是怕给他添麻烦。最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问过他,要不要公开,他想了想说顺其自然吧。周泽楷似乎把这句话解读成要搞地下恋情,这几年下来一直很小心,从未曝光过分毫。

叶修心底软成一片,正要说没事,拍到就拍到,没什么大不了,就觉得周泽楷忽然向后退了一步,他的头一下子没了着力点,往前虚倒了一下。

周泽楷伸手扶了他一下,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于是说了句“回家见”就转身离开。

来的人是叶修的经纪人,嘴里不断唠叨着:“哎可算找着你了,刚刚那个人是周泽楷?他干嘛去了?”他看见叶修坐在那,以为他醉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连忙扶他起来:“行了,我赶紧送你回去吧。”

上车的时候叶修隐隐约约看见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一直看他坐上车才离开。他靠着窗户想了一会儿,忽然从后面拍了拍驾驶座的位置,对经济人说:“有个事儿我得告诉你。”

“怎么了?”经纪人没回头。

叶修很淡定,说出来的话却让经纪人的心猛地一跳:“我谈恋爱了。”

经纪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人?”

“圈内人。”叶修补充了一句,“等着有机会给你见见。”

经纪人显然没参透其中奥秘,乐呵呵地说:“挺好的,你单了这么多年可算是有着落了。”

叶修呵呵一笑,心想到时候保准吓你一跳。

 

周泽楷到家的时候叶修已经睡了,他洗了澡钻进被子里,身上带着冰凉的水汽,暖和得差不多了才伸手搂住叶修的肩膀,往自己这边拉。

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好半天才记起自己想说什么:“我准备把你隆重推出了。”

“嗯?”周泽楷没听明白,发出疑问的声音。

叶修打了个呵欠,把晚上和经纪人的谈话简单对周泽楷说了,最后添上一句:“你别有压力。”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紧紧抱着他,另一只手在黑暗里从叶修的眉眼一直摸到嘴唇,固着他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下去。叶修仅剩的那点睡意也被这个吻驱散了,抱着周泽楷光裸的脊背,感觉身体开始慢慢地发热。

周泽楷今天的动作有些急切,就像在迫不及待地表达着什么,叶修让他撞得呻吟声都乱了,好不容易偃旗息鼓了才有力气说:“你这是以身相许的意思?”

周泽楷发出一声轻笑,咬着他的下嘴唇,舌头伸进去卷了一圈,含含糊糊地说:“我爱你。”

叶修喘息着回应:“嗯,我也是。”

第二天一早经纪人看见叶修满脸倦意,在车上困得眼都睁不开,啧啧感叹道:“谈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你看你这一脸的纵欲过度。”

叶修没理他,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补觉。

 

新剧的收视率一路长虹,在各家上星卫视都牢牢占据着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一夜之间红透大江南北,破了好几个电视剧记录,制片方乐得合不拢嘴,给主演们挨个派红包,为了庆功豪爽地大手一挥,请全剧组出国度假。

正好这阵叶修和周泽楷也都没什么通告,提着行李就跟剧组走了。

国内是寒风萧瑟,南半球却一片春暖花开,酒店就在海边上,安保做得很好,属于明星最喜欢那类度假村。

到达的那天晚上剧组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庆功宴,周泽楷和叶修被两拨人分别集火,酒过三巡,周泽楷端着酒杯四下环顾,却没发现叶修的身影。

他刚向前走了两步,眼前忽然暗了下来,整个大厅陷入一片黑暗,不知道是谁忽然把灯关了。

周泽楷皱起眉头,镇定地站在原地没动。

门外有人唱起生日歌,大门从外面被拉开,有人推着蛋糕走进来,三层蛋糕上插满蜡烛,烛火摇曳,照清了推蛋糕的人的脸,叶修正微笑着看着他。

屋里重现光明,每个人都冲着周泽楷笑,叶修第一个开口:“小周,生日快乐。”

周泽楷怔了几秒钟,这才想起来今天果然是自己的生日。他不知道剧组为了给他庆生准备了多久,心下一片感动,接过导演递过来的鲜花抱在怀里:“谢谢。”

“大家都想给你个惊喜。”导演笑着说。

“不过我觉得小周好像都没有被惊到哎。”编剧在边上补了一句。

叶修挑了下眉,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笑起来:“嗯,你们想看他惊?那容易!”

他说着飞快地在最顶层的蛋糕上抹了一把,沾着满手的奶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周泽楷脸上抹去。周泽楷看他动作的那一刻就心生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可惜叶修速度太快,他到底没躲过去,英俊迷人的一张脸上赫然多了一大块白色的奶油。

叶修看着自己的杰作笑得肩膀都在抖:“你看,这招他就没想到。”

周泽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施行报复,就被接二连三冲上来的人抹了满脸的奶油。

“……”周泽楷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黑衬衣也沾满了白色的星星点点,抬头看向叶修的眼神像有火在烧,后者连忙朝后退了一步,嘴里却不忘煽动周围的人:“快点快点,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啊!”

他说完就脚底抹油跑到大门口,撇下无辜的周泽楷接受众人的奶油洗礼。

一群成年人玩疯了,幼稚得像十来岁的小孩儿,好好的一场生日宴会最后就变成了蛋糕大战。

周泽楷一身奶油,只能回房换了件衣服,再回来却没在大厅里看见叶修,他直觉叶修是找地方躲清静去了,顺着长长的走廊往花园走,果然在门口发现了叶修的身影。

“速度挺快啊?”

叶修满脸看好戏的笑意,周泽楷看了只觉得额角都跳了两下,一语不发地抓住叶修的手腕,转身就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他一脚踢开洗手间里的隔间门,把叶修往里面一推,自己也跟着闪进去,还不忘顺手锁上了门。

“干什么干什么?”叶修压低了嗓子喊,义正言辞道:“禁止公报私仇啊。”

周泽楷把手撑在墙上,二话不说就低头把他的嘴堵上了。这个来势汹汹的吻很快就把叶修淹没了,靠在隔间的墙壁和周泽楷之间,仰着头和他细细密密地接吻,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纠缠挑逗着,不甘示弱地向对方的嘴里伸,无比娴熟地攻城略地。

最后叶修率先败下阵来,急促地喘息着推开周泽楷,低声说:“好吧……我承认我是蓄谋已久的,很早以前就想试试用奶油玩儿你是什么感觉。”

他说着说着又笑起来,周泽楷却被他话语中的某个词汇戳中了,眯起眼睛看着他,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用奶油玩儿我?”

叶修没反应过来,继续笑着道歉:“以后一定不闹了,要不我让你砸回来?”

“也行。”周泽楷立刻答应了。

叶修察觉到周泽楷似乎话里有话,靠在墙上睨了他一眼,发现周泽楷的眼神亮得慑人。

“你想什么呢?”叶修警惕地问他。

“没什么。”周泽楷的眼神在叶修的下半身转了一圈,笑得十分内涵。

叶修心里警铃大作,提前警告道:“你别想用奇怪的东西……”

周泽楷垂下眼,做出一副受伤的委屈表情,低声说:“今天我生日。”

就算知道他是装出来的,叶修还是毫无抵抗力,率先投降,自暴自弃地说:“好好好,寿星最大,都听你的。”

周泽楷的眼神亮了,两个人回到大厅里,他一脸正经地要求把吃剩的生日蛋糕拿包带走,叶修站在边上,油然而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等到晚上周泽楷把剩下的蛋糕奶油在他身上好好利用了一轮之后,叶修悔得肠子都青了,瘫在周泽楷房间的床上,别说上楼回自己屋了,就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周泽楷冲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叶修四肢摊开,毫无防备地躺在床上的模样。他们之前玩儿得太激烈,床单上全是奶白色奶油留下的痕迹,混着可疑的白浊液体,看上去色情淫乱到不行。

叶修没劲儿翻身,任由自己躺在乱糟糟的床上,觉得身体还沉浸在刚刚的余韵中,周泽楷走过来俯下身,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他立刻战栗起来:“别……嗯……别碰我……”

周泽楷头一次见他这么敏感,忍不住一边亲他一边说:“蛋糕还有剩的。”

叶修真的吓了一跳,冲他怒目而视,可惜没什么杀伤力:“还玩儿?再来我就跟你拼了!”

周泽楷没说话,视线顺着他红肿的嘴唇一直向下移,叶修的身上刚刚又蹭上了些奶油,他皮肤白,看上去特别可口诱人。他有气无力地瘫软在床上,被子也没盖,胸前两点被吸得又红又肿,泛着水光,周泽楷被蛊惑了一样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叶修顿时浑身发抖地说:“别摸……”

蛋糕盒在桌上敞着,还有完好无损的五分之一没有动过,周泽楷胳膊一伸,用手指挑了些奶油送到叶修嘴边:“张嘴。”

叶修早就累得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脑子发直,听见周泽楷这么说就张开嘴,把周泽楷的手指含住了,舌尖慢慢地把他指尖上的奶油一点一点舔舐干净了。

“不要浪费。”周泽楷眼神深邃了几分,盯着他软嫩嫣红的舌头,没有急着抽出手指,而是在里面轻轻搅动着,拂过叶修敏感的上颚,模仿着某种动作在他嘴里抽送起来。

等到叶修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又一次压了上来,沾满奶油的手指轻而易举地送入他的身体。“嗯……”叶修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身体疲倦到了极点,精神上却有种满足的兴奋。

周泽楷的手指在他体内灵巧地开拓,柔软滚烫的肠壁裹着他,又滑又腻,还混着他之前射出来的东西,让人根本把持不住。

他很快就把手指换成了自己下面硬得不行的东西,用力顶了一下,吻着叶修的眼睛说:“要物尽其用。”

叶修被他弄得情动,勾着无力的腿,后面也跟着缩紧了,手却忍不住去推他:“不行,明天还有活动——”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下半身兀自顶弄不住,伸手从床边捡了条领带,把叶修的手腕绑在一起,推到他头顶,让他无法挣扎。

叶修眼睛睁大,差点没爆粗口,就被周泽楷用嘴全堵了回去。

“最后一次。”周泽楷保证说。

 

事实证明,周泽楷的保证有时候就不能信,和欺诈没什么两样,说好的最后一次变成了最后好几次。

第二天早上他们集体去海边冲浪,叶修全程无精打采,长袖长裤躺在沙滩椅上,墨镜遮住大半张脸,缩在遮阳伞底下睡觉。

经纪人临近中年,大腹便便也敢只穿条泳裤,过来关心了叶修一番:“怎么不去游泳?”

“我对运动都没啥兴趣。”叶修强打精神,摘下墨镜和经纪人闲聊,“你玩儿你的,不用管我。”

那边忽然响起几声激动的尖叫,叶修顺着声音望过去,正好看见周泽楷脱了上衣往海里走去。他在屏幕上鲜少露肉,这种赤着上半身的场面可谓百年难得一见。穿着衣服的时候还只觉得他身材高大而已,脱了衣服之后群众才知道他身材多有料,宽肩窄腰的倒三角,剧组的一票女工作人员就差眼冒红心地扑上去揩油了。

叶修看着他肌肉匀称的裸背,恨得牙痒痒,心想早知道昨天晚上就该在他背上挠几个抓痕。

周泽楷在海里游了两圈,披着浴巾走过来,叶修正闭着眼睡得很沉,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所有人都在海边玩儿得正开心,没人注意到角落里的这两个人。

周泽楷坐下之后叶修就醒了,理直气壮地指使他:“去拿点喝的。”

碧海蓝天再加上冰镇芒果汁,真是没有比这更舒坦的生活,叶修微微闭着眼享受温暖的海风,冷不丁听见周泽楷在边上说:“要我帮你涂防晒吗?”

叶修睁开眼看他,皮笑肉不笑:“我穿这么严实还怕晒吗?”

“怎么穿这么多?”周泽楷不解。

叶修呵呵一笑,强烈怀疑周泽楷在装傻。

周泽楷的眼神从叶修衬衣领口往下看,锁骨处隐隐约约一个殷红的痕迹,明显是被人用力吸咬出来的。他很快明白过来,想到叶修身上这样的痕迹应该还有不少,忍不住充满歉意地保证:“下次一定注意。”

可惜叶修觉得他的笑容一点诚意都没有。

 

叶修和周泽楷的房间不在一层,吃了晚饭叶修回到房间,正打算招呼周泽楷来打游戏,忽然听见门被敲响了,就跟心有灵犀一样,他拉开门,周泽楷就站在门口。

周泽楷来叫他一起去散散步,叶修却只想躺着打两局游戏,最后还是叶修妥协了,跟着周泽楷绕到酒店后面,顺着寂静的林荫路慢慢地走。

叶修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走在石子路上冷不丁就被绊了一下,周泽楷很稳地扶了他一把,等叶修站稳之后他也没松手,四周没人,又是异国,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十指交缠,一时之间有种岁月静好的满足感。

两个人绕着酒店走了一圈,走到酒店后门的时候,有个熟悉的身影远远地走过来,周泽楷看见了,立刻松开了手,正要往外抽却被叶修反手扣住了,用力握紧了。

“有人来了。”周泽楷提醒道。

“我知道,看见了。”叶修握着他的手,朝他微微一笑:“没事儿,是我的经纪人。”

周泽楷的眼神闪了一下,紧绷的表情慢慢地缓和下来,眼看着叶修的经纪人走近,目光扫在他们握在一起的双手,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

“你你你你你们俩——”经纪人如同晴天被雷劈,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叶修的声音特别淡定,就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自然,“我在谈恋爱,这位就是我恋爱的对象,说好了有机会给你见见的。”

周泽楷朝经纪人微笑,经纪人激动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背过去:“万万没想到——”

叶修赶在他长篇大论之前打断他:“多大点事儿,你至于吗,放心我有数,你别大惊小怪的。”

经纪人满脸复杂的表情,就差抱着门外的柱子哭嚎一首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艺人叛逆伤痛我的心。他好半天才找回理智,合上因为惊讶而一直大张着的嘴,沉痛地说了句:“祝你们幸福。”

 

回国之后安逸的生活彻底告一段落,周泽楷投入新戏的拍摄,叶修倒是没通告要赶,不过肩上落了给后辈作曲写词的担子,天天宅在家里美其名曰找灵感。

经纪人忙着谈合同,没日没夜地谈了大半个月才把事情谈妥了,兴冲冲地抱着新电影的剧本来找叶修,结果来开门的是周泽楷,他愣了几秒钟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俩人在同居的事实。

“小、小周,早啊。”经纪人讪笑两声。

周泽楷冲他笑了笑:“早上好。”

周泽楷在圈子里出了名的惜字如金,经纪人难得听他对自己一口气说这么多字,瞬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飘着进了客厅,一眼看见叶修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半个大西瓜,一边用勺子挖着吃一边看电影。

“大冬天的吃西瓜,太奢侈了!”经纪人无比眼红,把剧本递给叶修。

周泽楷泡了茶端出来,经纪人喝了两口,忽然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忍不住说:“你是不是胖了?”

“有吗?”叶修低头看看,他宅在家里半个月没动过,就算胖了也没什么稀奇。

“有啊!”经纪人恨不得痛哭流涕一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你看看你肚子上那肉,一点都不结实!这样下去还怎么拍裸——”他差点脱口而出,感觉到边上射向他的灼灼目光,顿时悬崖勒马地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周泽楷收回目光,经纪人一下子没了芒刺在背的压迫感,悄悄松了口气,结果下一秒钟就看见周泽楷拿起扔在桌上的剧本翻了翻,状似无意地随口问道:“他下一部戏有裸戏?”

经纪人咽了下口水:“没有,这个真没有。”他连忙转移话题,“小周你得多多管管他,别让他一天到晚的都不挪窝,让他加强锻炼,不然真胖起来还怎么上镜头啊。”

周泽楷笑了笑:“他身材挺标准的。”

经纪人瞬间没话说,努力没让自己做出无语问苍天的表情,干笑了几声:“呵呵,小周你这标准可真够低的。”

剩下一句话他没说出来,在心里默默地补上了:你俩真是天生一对。

 

年末的最后一天是年度颁奖礼,叶修和周泽楷同时提名最佳男主角,颁奖礼之前两方粉丝在论坛上互相掐的昏天暗地,连媒体都左右为难不值该把宝压在谁身上。

然而处在风暴中心的两位却毫无觉悟,叶修说:“赢了的人可以一年不洗碗。”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半年。”

“不行,你这是没有赢的自信吗?”叶修义正言辞地说,“九个月。”

周泽楷点点头:“成交。”

结果当晚桂冠落入叶修手中,周泽楷一边微笑着鼓掌,一边站起来同叶修拥抱,在所有观众和直播镜头的面前,光明正大地借着祝贺的理由,紧紧地抱他。

叶修领奖回来,重新在桌边坐下,颁奖礼的主持人凑过来采访了几句,然后话题一转就对向周泽楷:“小周你今年输给叶神,有什么想说的吗?”

周泽楷面对镜头露出个笑容,把深情与温柔藏在眼底:“他是最优秀的演员。”

叶修坐在旁边,也接着说了一句:“小周是个很有潜力的演员,我看好他。”

坐在观众席上的经纪人顿时有种被闪瞎眼的感觉,不忍直视地用节目单遮住了脸,喃喃道:“现场直播啊,你们这么秀恩爱……这样好吗?!”

主持人显然也想安慰周泽楷两句,开玩笑说:“听说今天晚上拿不到奖的人都可以许个愿,明天愿望就会成真,小周你现在有什么要许的愿吗?”

周泽楷微微一笑:“不用了。”

叶修正把怀里的花往桌上放,闻言就把手收回来,看了周泽楷一眼。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周泽楷的眼底眉间都是满足的笑意,在桌子底下悄悄握住了叶修的手。

 

END



评论(30)
热度(951)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