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礼物(KKBB的G)

惊恐地发现三月都快过去一半了竟然归档里一篇都没有……是时候把给D总的Gay文发一发混个更了!(殴

觉得这篇特别傻白甜难得我D不嫌弃嗷嗷嗷嗷

 

=====

 

五月的微风暖得醉人,混着淡淡的花香从窗外飘进来,周泽楷单手托腮,胳膊肘抵在桌子上,难得地在课堂上打了个小盹。

梦里是一片澄澈如翡翠的湖泊,一望无际,像镜面一样光滑无波,美得令人沉醉。而比美景更让人醉心的是站在湖中央的人——碧绿的水波遮掩住青年的下半身,赤裸着的上半身线条匀称,皮肤白净,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并且诱人的光芒。青年黑色的短发被水沾湿了,贴在光滑饱满的额头上,他随意地伸手往后撩了一下,侧过身子朝着周泽楷笑了笑。

“小周,”他的笑容很好看,哨兵敏感的五感在一瞬间都像是被这个笑容抚平了,周泽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他,听见他说,“脱掉衣服,下来吧。”

……脱掉衣服?周泽楷眨了眨眼,觉得脸皮有些发烫。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然而还没等他碰触到黑发青年光滑细腻的皮肤,周泽楷就从梦里醒了过来,眼前是表情严肃头发花白的历史老师,正拄着拐杖站在他面前,面色不虞地用杖剑敲了敲课桌的桌角。

“看在春天都要过去了的份上,”老头瞥了周泽楷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讲台上,慢悠悠地说:“上课的时候把你们那些绮思遐想都收一收。”

周泽楷正襟危坐,假装专注地望着黑板,只有头发掩盖下发红发烫的耳朵在提醒着他,刚刚他做了怎么样的一个梦。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结束,周泽楷抱着书和朋友们一起去吃饭。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毕业,喧闹的食堂里充满了浮躁的气氛,更别提将几百个年轻哨兵同时关在同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那简直就是灾难中的灾难。

江波涛不得不提高了声音,才能让他们那张桌子上的人听见自己在说什么:“听说今天早上蓝雨学院模拟测试的时候发生混乱了。”

吕泊远兴致勃勃地问:“出什么事了?”

周泽楷对这个话题并不怎么感兴趣,抬起眼睛往对面扫了一眼,他的心里像是有条看不清的弦,被蓦地拨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看向餐厅的大门。

“没什么大事,”江波涛继续说道,“你知道的,单身哨兵们的五月病发作起来总是来势汹汹的。”

大家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蓝雨的那群光杆哨兵简直就像身在和尚庙一样,大概只能靠小白片熬过这个五月了。”杜明八卦地挤了挤眼睛,“没有向导的抚慰啊,漫漫长夜可真是寂寞。”

餐桌上哄笑成一团,江波涛的视线落在周泽楷的身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还是小周好啊,早早地就找到了自己的专属向导,而且还是神级的首席,真让人羡慕。”

周泽楷没有说话,紧紧地抿着嘴唇,眼神专注地望着大门口。

江波涛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摸了摸下巴喃喃道:“这么一说的话,叶老师是不是该回来了——”

他的话音未落,餐厅门口忽然爆发出一阵骚动,抽气声惊呼声加上问好声响成一片,不一会儿大门口就聚集起了一圈圈围观的人。周泽楷心里发痒,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体正在欢快地跑来跑去,用蹄子刨起无数粉红色的花朵。

围观的群众很自然地向两边分开,就像被某种莫名的力量所驱使,让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头戴兜帽的身影出现在路中央。

那人径直地走到周泽楷他们所在的餐桌前面,丝毫不理会周围屏气凝神的围观者们,淡定自若地抽出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周泽楷清了清嗓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耳际不让它泛起红色的热雾:“中午好。”

“小周。”青年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最清澈的泉水潺潺流过,能抚平一切的躁动与不安。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拉下帽子,露出被兜帽掩盖住的脸,白皙的面庞上挂着一个温柔到让人心旌荡漾的微笑。他说:“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周泽楷慢慢地笑起来,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彩,“叶修。”

 

叶修这次出任务一出就是一个多月,房间里落了层薄薄的灰尘,周泽楷帮着他打扫干净,然后两个人在窗几明亮的阳台上坐下,面前煮着茶的弯嘴壶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

太长时间没有看到心仪的恋人,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直到自己的那颗心又开始躁动不安地扑通扑通乱跳,周围的气温都跟着上升了几个温度,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把眼神落在叶修身后那团小巧的黑色毛影上。

“笑笑。”周泽楷招了招手,“过来。”

叶修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精神体,神态舒展的玄狐安静地趴在那里,懒洋洋地朝周泽楷望了一眼,舔了舔爪子,却并没有过去,仍旧慵懒在地,乌黑柔软的毛发在阳光下泛着亮亮的光。

周泽楷伸在半空中的手僵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向来爱撒娇贴人的玄狐会转了性子,这么不给面子。叶修看见周泽楷的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变红了,忍不住笑着解释说:“它最近也累坏了,刚从战场上回来,估计懒得动。”

叶修说完,随意地往周泽楷身后瞥去,却没发现那抹熟悉的影子,奇怪地问道:“小云呢?你把它封闭起来了?”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诚实地点点头:“嗯。”

“出什么事了?”叶修能感知到周泽楷的精神状态一切都很正常,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把自己的精神体紧紧关在精神世界里,就像在隐藏什么秘密。

理由有些难以启齿,周泽楷再次犹豫了一下:“……没什么。”他怕叶修担心,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想见它?”

叶修觉得愈发奇怪,却没追问,只是微笑着看向他。周泽楷看着他脸上温柔的笑容,觉得这个笑容似曾相识,他今天早上在梦里还见到过,叶修也是带着这样的笑容朝他眨了眨眼,然后让他把衣服脱掉——

周泽楷猛地摇了摇头,把某些不合时宜的绮思遐想赶出脑海。他怕自己继续胡思乱想,连忙说:“它很好。”

随着他话音刚落,屋里渐渐亮起柔和的白色光芒,将周泽楷整个人包括在其中,等到光芒消失的时候,一头浑身雪白的独角兽出现在周泽楷的身后。它柔软的白毛在阳光下闪着圣洁而高贵的光芒,一对温柔明亮的大眼睛,就像它的主人一样,美得让人不忍移目。

叶修伸出手,美丽的独角兽弯下脖子,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叶修的手心,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浓浓的眷恋与喜爱。

“这么长时间没见,想我了吗?”叶修笑眯眯地问。

独角兽乖顺地趴在叶修的脚边,旁边正在沉睡中的玄狐像是感知到了什么,慢慢地睁开双眼,抖了抖毛,走到独角兽伏下的膝盖旁,缩成了一团,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紧紧贴在一起,画面宁谧而美丽。

哨兵与向导的精神体往往反映了主人的情感与想法,就像彼此缠绵亲昵的独角兽与玄狐一样,周泽楷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抱紧叶修,用力地亲吻他,爱抚他,直到那种能灼烧灵魂的战栗感传至身体的每个角落,引发那场他期待已久的结合热。

只是想到这里,周泽楷就觉得浑身有种控制不住的激动,身体都跟着发起热来。然而叶修却好像丝毫不被这样火热的气氛所感染,毫无反应,仍旧淡定地说:“下个礼拜就是一年一度的哨兵比赛了,这是你离校之前参加的最后一届了吧?”

周泽楷收敛了一下心思,点点头:“嗯。”

“时间过得真快啊,”叶修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从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开始算,转眼间就过去五年多了。”

“哨兵比赛……”周泽楷顿了顿,然后目光坚定地看向叶修,“我会拿第一的。”

“这么有信心?”叶修笑起来,伸手端起茶壶给周泽楷倒满了,刚刚放下,手就被周泽楷猛地抓住了。

目光清澈而诚挚的青年专注地望着他:“我一定会赢。”

周泽楷低下头,用嘴唇轻轻地在叶修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固执地又重复了一遍:“一定会。”

 

其实周泽楷的心里一直有个隐藏已久的烦恼。

这个烦恼在他心里挥之不去,他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所以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只是一直默默地埋在心底,甚至连对叶修他也从来没有说过。

作为一对适配性高达百分之百的哨兵与向导,到今天为止,他和叶修的结合热迟迟未来。

叶修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冷静淡定,周泽楷正是为他这份强大所着迷,也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要变强。但身为对方的恋人,周泽楷的占有欲难免会更强,不止是想要进行最深一步的肉体标记,他更想看到叶修对自己意乱情迷的样子。

可是期待已久的结合热一直没来,周泽楷忍不住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大概是他最近忧心忡忡的样子太明显,江波涛索性挑明了问他:“看你这两天一直有心事,是不是和叶老师之间有什么问题?”

即使面对好友可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周泽楷假装平静地说:“没什么。”

江波涛何等了解他,三言两语就猜中了他心底的烦恼,摸了摸下巴,状似无意地说道:“其实结合热这事儿嘛,也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

“我觉得……”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是我还不够强。”

江波涛有些意外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感叹了一声:“果然,谈恋爱的两方年龄有差距的话,年下的那一方就会有些不自信的烦恼,会怀疑对方是不是还把自己当成孩子呢。”

周泽楷的心情很复杂,他觉得江波涛说中了他心底的某些想法,但也说错了很多东西。

但不可否认,他的确迫切地想在叶修面前,向他证明自己已经是个强大的男人,已经可以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了。

而下个礼拜的全院哨兵比赛,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他一定要拿冠军。

 

万众瞩目的哨兵大赛是荣耀学院每年都会举办的一场盛大赛事,获胜者会得到首席哨兵的殊荣,并且可以向学院提出一个愿望。因为临近毕业季的原因,今年的哨兵大赛从一开始就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大多数准毕业哨兵都憋着一股气,想要用一个漂亮的成绩来给自己的学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叶修站在高高的看台上,目光注视着台下的操场。距离比赛开始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原本偌大的空旷操场上此时已经站满了人,他们都是因为比赛战败而被传送回来的,大家都屏气凝神地望着栏杆上方的电子屏,那上面亮着一个鲜红的数字3,显示还有三个人正在传送阵内比拼。

冠军将会在这三个哨兵里决出。

叶修手里攥着根没点燃的烟,眉眼舒展看上去很平静,但抿紧的嘴角依然暴露了他有几分紧张的真相。

“你那个英俊的小男友呢?”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叶修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一脸没正经的魏琛。

叶修朝场上点了点下巴:“还没出来。”

魏琛“啧”了一声,感叹道:“周泽楷这孩子也太拼了点吧,眼看着就要毕业了还这么在乎这个冠军?”

“他实力强,肯努力,如果能当上首席哨兵也是名副其实。”叶修客观地评价完,瞥了一眼魏琛,“话说回来,你才比他大几岁,别跟老头子一样一口一个‘这孩子’行吗?”

魏琛挠了挠头:“我这是被你感染了,老想端着前辈架子。”

叶修给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我可没有。”

“当局者迷啊,”魏琛夸张地叹了口气,“明眼人可都看得出来……哨兵会的东西你都会,哨兵不会的东西你也会,跟你这种向导在一起,也难怪小周压力大。”

叶修皱了皱眉,没说话,收回目光看向操场中央,那里闪过一道亮光,又一个被淘汰的人出现在场上,现在传送阵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魏琛往叶修脖子上瞄了一眼, 八卦地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标记?”

“有这操心的工夫不如多做点研究,魏老师。”叶修毫不留情地吐槽了一句。

“也难为你一片良苦用心。”魏琛收起笑容,也顺着叶修的目光往操场上看,“等他毕业你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吧。”

叶修没有回答,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空气中那熟悉的颤动中,那是因为他的哨兵正在逐渐向他靠近而产生的精神波动。

正如他感受到的那样,操场上很快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声,一束盛大的光芒从空中投射而下,光柱里走出来一个修长而挺拔的身影,另一位败下阵来的选手被传送出来之后就一直躺在草地上没有起身。

所有的人眼神都望着站在那里的周泽楷,后者笔直地站着,迎着阳光,脸上带着强大而自信的笑容。他的目光穿越过层层的人群,撞进叶修带着笑意的眼底。

欢呼声、掌声以及喝彩声响彻整个场际,所有人都发自内心地庆祝着冠军的诞生。

“真是厉害。”魏琛感叹了一声。

“我都说了,”叶修扭头看他一眼,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骄傲,“他是名副其实的首席哨兵。”

 

周泽楷的冠军拿得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轻松,其实也付出了不小代价。

他的背部被比赛最后一关的红龙狠狠地抓了一把,那道深到可怕的伤口从肩膀一直延续到腰际,长得令人胆战心惊,养了一个多礼拜才慢慢地有了愈合的架势。独角兽作为他的精神体自然也受了伤,垂着优雅雪白的头颅,看上去忧伤而又虚弱。

叶修坐在周泽楷宿舍的床上,替他把背上的纱布系好,有些心疼:“比赛什么的哪有身体重要,安全第一,你怎么这么急躁?”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翘起的嘴角很好看,瞬间点亮了一张俊颜。那笑容里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傻气,他求表扬似的问:“我厉害吧?”

叶修“嗯”了一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忽然问他:“小周,你是不是……急着在证明什么?”

周泽楷没有正面回答,他眼神亮亮的,专注地看着叶修,慢慢地说:“我是个成熟的哨兵了。”

“你可以……”周泽楷顿了顿,耳朵又开始发红,但他还是把剩下的话说完了,“做我的向导。”

“我已经是你的向导了啊。”叶修微笑道。

周泽楷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可是结合热……”

他这番话说的很含蓄,但叶修一下子还是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叶修把所有的事联系起来想了想,忍不住有些啼笑皆非:“小周,你觉得我们一直没有结合热,是因为我把你当小孩儿看待?”

周泽楷没有说话,可眼神里明确地表露出了“是的”。

叶修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不是这样的……结合热其实是……”他的语序有些混乱,显然没想到原来周泽楷一直以来烦恼的竟然是这种事,脸皮发烫,下意识地说,“我也想要,但是……”

叶修默默地把后面那句咽回到肚子里,顺便无情地吐槽了自己一句:我只是忍着而已……都快忍成忍者神龟了。

周泽楷抓住了叶修话语中一闪而过的某个点,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

叶修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感觉心底都颤了起来。周泽楷的精神体明明是圣洁而淡定的独角兽,他却恍惚间从周泽楷的眼神里看到了属于狼的绿光,好像在虎视眈眈地觊觎着什么。

旁边一直卧倒着的独角兽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焦躁地哼了两声,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叶修的九尾玄狐看到这一幕,从窗台上轻巧地跳了下来,踱着轻盈的步伐走到独角兽面前,慢慢地将自己的额头贴向独角兽,额头相触,一抹温柔的亮光缓缓亮起。

那是专属于精神体之间的精神共鸣,玄狐正在安抚焦虑的独角兽。

“……它好像在发情。”叶修的口气只是在陈述事实一样的平静,但周泽楷的脸一瞬间还是红了个彻底。

精神体折射的是主人的欲望,独角兽对着向导精神体温柔地求欢,同样意味着身为主人的周泽楷此时脑子里在想什么糟糕的东西。

“我没有……”周泽楷欲盖弥彰地说了一句,可惜话语有些苍白无力,这屋里仅有的两个人谁都不相信。

叶修默默地叹了口气,心底软成一片,做下了某个决定,决心不再控制自己。

“你这个坏孩子。”叶修撩起宽大的衣袍下摆,直接坐到了周泽楷的腿上,两个人的下半身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周泽楷紧张得屏住了呼吸,甚至忘了该怎么回答。

“学会说谎了?嗯?”叶修慢悠悠地说,眼神在周泽楷精神勃发的下半身上转了一圈,“都这样了还说没什么?”

周泽楷的眼神火热,仿佛下一秒钟就会真的燃烧起来。骨子里属于哨兵的强势基因在隐隐作祟,他伸手扣住叶修的下巴,用力地亲了上去。

一个强大的向导可以做到控制自己的情感波动与生理反应,而叶修作为荣耀大陆最强的向导,甚至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他之前怕影响周泽楷的学校生活,一直强行压抑着被周泽楷勾起的各种反应,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直到今天,周泽楷终于要毕业了,往日里被苦苦压抑着的热情变本加厉地席卷而来,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让叶修双腿发软,腰肢瘫倒在周泽楷的臂弯里。

一吻结束,两个人分开的唇齿间都留下了几道令人面红耳赤的水迹,好像在提醒刚刚的那个吻是多么热情而又激烈。

叶修气喘吁吁地说:“小周……标记我吧。”

周泽楷没想到叶修会这么说,一瞬间被惊喜砸中了脑袋,过了三四秒钟才反应过来,直接把人扑倒在了柔软的床上,至上而下地用热情的眼神在叶修身上巡视了一番。

他慢慢地俯下身,咬住叶修的嘴唇,轻轻说了一声:“我爱你。”

这几个字就像一把带着魔法的钥匙,打开了两个人之间仅剩的那张关起来的门,汹涌的爱意从心底升起,蔓延到五脏六腑,叶修觉得整个人都热得像要烧起来了。

他们激烈地吻着对方,互相撕扯着彼此的衣服,直到终于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周泽楷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像要炸开了,叶修同样也好不到哪去,他伸出向导的思维触手安抚着周泽楷躁动不安的思绪,主动伸手握住了他同样躁动不已的下半身。

浓郁而又甜腻的信息素将整间宿舍都充满了,强烈得令人头晕目眩,烧光了两个人唯有的那点理智,彻底被结合热控制住了,脑子里只剩下了彼此结合的想法。

周泽楷的手指无师自通地进入到了叶修的身体里,向导柔软而温暖的那里早已经自发地分泌出了湿滑的液体,轻轻一搅就发出让人觉得羞耻的水声。“好湿……”周泽楷像是对这种声音着迷了一般,越来越快地抽动着自己的手指,听见叶修不自觉的呻吟声越发大了起来。

“进来……快……”叶修的呼吸很急促,他主动分开双腿,盘到了周泽楷的腰上,发出无声的邀请。

周泽楷理智上怕弄伤他,然而哨兵骨子里的征服与占有欲又一次占了上风,他用手掰开叶修的臀瓣,难以忍耐地用自己那里抵住了入口处,一深一浅地轻轻戳了起来。

“别玩了……”叶修简直要被他折磨疯了,属于向导的淡定与冷静早就被他扔到了脑后,身体里疯狂地叫嚣着空虚,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的哨兵紧紧地拥抱自己,深深地结合在一起,填满那种难受的虚空。

“我要进去了。”周泽楷的声音低哑,说不出的性感,他说完没等叶修回答,就往前挺了挺腰。

“啊……”那种连灵魂一瞬间都战栗起来的满足感同时控制住了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一想到他进入了叶修的体内,周泽楷埋在里面的那一处就立刻又大了几分。结合热越烧越猛,叶修伸出舌头舔着周泽楷的嘴唇,下意识地催促道:“快点……”

周泽楷挺腰的动作一下比一下猛,两个处男开荤的下场就像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叶修觉得自己已经软成了一摊水,被周泽楷牢牢地压在身下,无处可逃。

最后标记的那一刻比想象中来得要突然,叶修刚刚达到了高潮,小腹绷紧,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的下半身被他射出来的东西弄得黏黏糊糊。他脑子发晕,听见周泽楷低沉磁性的声音:“我要标记了……”

叶修四肢发软,没什么力气,但仍然努力抬高了双臂,环住了周泽楷的脖子。

“小周,”叶修喘息着说,“我也爱你。”

 

首席哨兵与荣耀第一向导的结合热显然不是说着玩的,周泽楷和叶修在床上滚了将近一天,略微餍足的哨兵才终于放开了自己的向导,心满意足地在叶修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叶修被标记的事实很快全院皆知,毕竟结合过的两个人,身上都带着彼此的味道。就连两个人的精神体也总是黏黏糊糊地靠在一起,九尾玄狐最喜欢趴在独角兽的脖颈处,环成一团,用自己的身体给独角兽做了个暖暖的围脖,一黑一白的毛发贴在一起,美得令人难以移目。

周泽楷用在哨兵比赛中拿到的那个冠军和冯院长做了个交易,后者抚着惊魂未定的心脏,决定对这对不走寻常路的师生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快就到了毕业典礼的那一天,盛大的毕业舞会按照规矩要由首席哨兵来开场跳第一支舞。

当天周泽楷穿了一身白色的礼服,英俊潇洒,光彩夺目,他的身后站着雪白圣洁的独角兽,叶修能听见整个礼堂里都是惊艳的赞叹声。然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周围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么大胆的举动,递给周泽楷一个惊讶的眼神。

周泽楷用意识通感在脑海里悄悄地对他说:“别担心,我报备过了。”

叶修眨了眨眼:“你想干什么?”

“我的冠军礼物。”周泽楷笑得有些羞涩,朝着叶修伸出了手。

周围的人听不见他们心底的交流,只能看到周泽楷微微弯了弯腰,将手伸到了叶修的面前,声音温和,带着笑意地问他:“可以和我跳舞吗?”

礼堂里的人一瞬间都忍不住想要捂住自己的脸,不愿再看这刺激又秀恩爱的一幕。

叶修注视着周泽楷深情专注的目光,回给他一个温柔的笑容,他说:“当然。”

他把手放在周泽楷摊开的手心,周泽楷微笑着握住,然后另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腰。

音乐声响起,无数耀眼而夺目的光芒从头顶倾泻而下,将光芒中心的两个人紧紧笼罩着。周泽楷与叶修随着音乐而慢慢地跳着,眼神里只剩下彼此,一起完成了毕业典礼历史上最美的一支开场舞。

 

不止是身体,他们的思想,生命,以及灵魂,都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

 

END

 

评论(23)
热度(586)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