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All叶]最佳男主角003

第二章

 

“呦,这不是叶哥吗。”

嘉世一行在这里看见叶修也有点意外,刘皓第一个开口打招呼,不过声音里的不怀好意谁都听得出来。

叶修扫了他一眼,冲着陶轩点点头:“这么巧。”

被无视了的刘皓明显脸色不好,不过大老板在旁他到底也没敢再继续挑衅下去,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是很巧,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陶轩是谁啊,那是纵横商场多年的老油条了,此时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风度翩翩,天衣无缝,“我今天带小孙和小邱过来和李导见个面。”

李导自然指的就是《江湖惊澜录》的导演,叶修熟得很,不过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都被陶轩的后半句话吸引过去了。“邱非?”他又一次看向站在众人身后的少年,这一次少年没有直视他,而是移开了自己的眼神,只是紧紧抿起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倔强。

陶轩似乎很乐意看到叶修这样的惊讶和意外,笑意更深:“小邱要在第四部《江湖惊澜录》里演少年时期的一叶之秋,怎么,你没听说吗?”

这个消息叶修真的没想到,不过他也只是意外了那么两秒钟就又回到了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哦,挺好的,小邱有潜力,也到了该出道的时候了。”

听见叶修这么说邱非猛地扭过头来看着他, 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怒意和受伤,不过最后还是被无尽的冷漠淹没了。他站在那里就像一把冰冷的剑,孤独冷漠的锐意几乎要割伤周围的人。叶修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邱非,不过是一个多月不见,他似乎和自己记忆里那个沉静如水的少年不一样了。

陶轩看向叶修身后的陈果几人:“不跟我们介绍一下?这几位是?”

“陈果,唐柔,包子。”叶修朝身后扬了扬下巴,显然没有具体介绍一下的意思。

“叶哥最近好像很忙啊,”刘皓又出声了,“听说你跑到义斩当导演去了?啧啧,真没想到啊。”

叶修明显没想搭腔,回了声“呵呵”。

一直在边上沉默着当背景的孙翔忽然开口:“你不是息影了吗?”

这问题问得火药味太浓了,刘皓激动得脸都快憋红了,简直迫不及待地想看向来自傲的孙翔把叶修踩在脚下、狠狠地把他问得哑口无言。不过他显然忽略了叶修嘲讽的能力,下一秒钟他就听见叶修好整以暇地回了句:“是啊,不过我只说息影,又没说不能当导演。”

叶修说完还回了孙翔一个鄙视的眼神,眼神里“智商堪忧啊你”的意味不要太浓。

这次憋红了脸的换成孙翔了。就算现在已经成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红人,但孙翔本质上还是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新人,显然没怎么经历过这种对喷垃圾话的场面,一时间捏紧了拳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这边厢孙翔一句话就败下阵来,那边陶轩还在彬彬有礼地和陈果几人套近乎,他选择了包子当做第一个下手的对象:“不知道包先生以前在哪里高就?”

包子挠挠头,乐呵呵地回答:“青苹果!”

陶轩愣了一下,青苹果?这是什么公司?他怎么没听说过?他还在那苦苦思索这到底是哪家名不见经传的神秘公司呢,就听见刘皓那边已经怪叫起来:“那不是家KTV吗?!”

“是啊,你也听说过?很有名的对不对!下次去提我包荣兴的名字叫老板给你打八折!”包子一听特别兴奋,咧着嘴笑得骄傲又自豪,“我之前是在那看场子的!”

“……”

陶老板深深地感觉到了一阵无力感涌了上来。

这都什么人啊,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呢,不愧是叶修找来的人个顶个的都是奇葩。

说了这么大半天电梯终于到了,陶轩几人率先走了进去,倒是没忘了风度和叶修这边说了声再见,被叶修胡乱挥挥手嘟囔了声“回见回见”就应付过去了。

电梯门关上之后,陈果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花痴情绪,拉着唐柔的手感叹:“哎呀那个叫邱非的小帅哥真酷啊!”她用胳膊肘碰了碰叶修,朝他八卦地挤了挤眼,“他看你的眼神不大对劲啊,你俩什么关系?”

“老大之前的小弟吧。”包子毫不犹豫地猜。

唐柔没说话,只是也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她是聪明人,自然看得出邱非对叶修似乎有点针对的情绪,不过她向来不是八卦的人,也知道叶修肯定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所以就没有问出口。

叶修果然没有正面回答陈果的问题:“行了行了赶紧吃饭吧,都快饿死了。老板请客是不是?给我来包最贵的烟啊。”

“……做梦呢你!!!!”

 

叶修显然没有像他表现出的那样满不在乎,晚上和苏沐橙通电话的时候他就问了:“你最近见过邱非没有?”

“昨天还看见他了。”电话那头的苏沐橙显然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了?”

“唔……”叶修倚在椅背上,犹豫了一下,“他看起来……不大好。”

“担心他?”苏沐橙笑了一声,“我觉得看起来还好啊,还是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叶修摇摇头,难道只有他觉得邱非有些不对劲吗。不过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对苏沐橙说,只是在扣电话的时候嘱咐了一句:“帮我看着他点,我有点担心他。”

“嗯,好。”苏沐橙笑着答应了。

 

此时的嘉世舞蹈室,即使已经过了十点却依然亮着灯,音乐还在不知疲倦地响着。

“邱非,还不走?”留到最后的几个练习生终于也撑不住了,整理好东西准备结伴离开,其中一个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训练的邱非,忍不住提醒了一声:“喂,别太拼了。”

“嗯。”面对善意的提醒邱非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跟着音乐一遍又一遍练习早已烂熟于心的舞步。他知道在舞蹈方面他算不上是有天赋的,只是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两个字,他坚信的是只要不停地努力,总会做到。

汗水不知不觉间已经湿了衬衣,肩膀,膝盖,脚踝,甚至手腕,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抗议似的传来阵阵强烈的疼痛感觉,邱非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坚硬冰凉的地板上。邱非仰起头,脱力般的靠在墙上,灯光一瞬间仿佛直射进他的眼底,他觉得一阵眩晕,眼前顿时模糊一片。

「你就是邱非?果然是个好苗子。」

累到筋疲力尽的时候他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叶修对他说的话。

 

邱非第一次见到叶修本人是在许多年前的那个秋天。

那时他刚刚正式加入嘉世训练营,很快就成为他们那一批里面最出类拔萃的一个,被选中了在嘉世的年末晚会上跳开场舞。很多人嫉妒和眼红他能得到这样一个机会,虽然开场舞仅仅是整场晚会最微不足道的一个节目,可是嘉世训练生近一百人,能在这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即使是个热场节目也着实是个露脸的大好机会。

“明明是一起进来的,这小子爬得可真快。”

“就是,大家都是同期生,凭什么他可以在前面领舞,我们就只能在后面给他伴舞?”

“跳的也不是很好啊。”

“果然还是因为长得好看吧。”

“没实力就只能靠脸吃饭的家伙哈。”

练舞的时候总有同伴们在边上窃窃私语,充满恶意的嘲笑清晰地钻进邱非的耳朵里。

就算再怎么冷静,那时的邱非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无法做到在这样恶语相加的环境中做到无动于衷。跳舞本来就不是邱非的强项,现在被众多充满恶意的目光紧紧盯着,他觉得自己的手脚开始变得僵硬起来,轻轻放在女舞伴腰上的手都细微地颤抖起来。

“啊——”面前的女孩忽然叫了一声,脸上痛苦的神色顿时拉回了邱非的注意力。他竟然因为太过紧张而不小心踩到了搭档的脚。

这实在是个再低级不过的错误,邱非有些手足无措地停在原地,小声说了一声:“对不起……”

周围爆发出的哄笑声让邱非的脸有点变红了,负责排练的吴老师是嘉世出了名的严厉和坏脾气,这时正一边厉声喊着“笑什么?!”一边走到邱非面前皱起了眉头。

“邱非你——”

“哎呦这么热闹啊。”

吴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懒洋洋的招呼打断了。

推门进来的男人穿了件特普通的白衬衣,头发有点乱,像没睡醒一样眼神有点慵懒。明明穿衣打扮甚至气场都像个普通人,可是这间屋里的每个人都不敢说不认识他。和所有瞠目结舌的训练生们一样,邱非同样呆呆地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这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嘉世每一层的墙壁上都贴满了这个人的海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因为憧憬着能成为他这样的人才加入嘉世的。

“叶、叶修大神!”

“是叶修前辈!”

“天啊竟然是活的叶大影帝!”

慢慢地开始有嘈杂的议论声响起,所有人都一脸兴奋地互相看着,似乎是不相信嘉世的首席艺人会站在他们的面前,就这么平易近人地和他们说着话。

“嗯啊,都忙着呢?”叶修清了清嗓子,面对少年们的热情仍然很淡定地微笑,“听说新年晚会你们负责开场舞,好好准备,当年哥也是跳开场出身的。”

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了,所有人都在七嘴八舌地问着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叶修则是懒洋洋地倚在音箱上,一点大前辈的架子都没有,特别好脾气的一个一个回答着。他甚至开起了吴老师的玩笑:“哎呦我当年可没少被老吴训啊,听见他说话我都哆嗦,落他手里你们也够可怜的。”

底下一片笑声,吴老师哭笑不得地瞪了叶修一眼。

这种满堂欢笑的环境里,只有邱非一个人还直直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和周围的气氛简直有点格格不入。其实不是他对于叶修的到来无动于衷,而是他到现在都没有实感,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好像和电视上的那个人不一样呢。

真人也太随和了吧。

邱非一片空白的脑子里只能飘过这样的想法。他直直地看着叶修,直到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抬眼看向了他。他听见叶修“咦”了一声,然后竟然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你就是邱非?果然是个好苗子。”叶修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揉了揉邱非的头发,把他的发型都揉乱了。

邱非觉得自己的心跳一瞬间变得特别快,他甚至怀疑下一秒钟自己的心脏就会从嗓子里面跳出来。

周围又是一阵刻意压低了声音的窃窃私语,有几句不怀好意的讽刺格外突出,邱非忍不住抿紧了嘴角。叶修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然地笑了笑,拍拍面前少年僵硬的肩膀:“新人都有这么一个过程,别在意。”

“行了行了你们继续吧,别让我打扰了你们。”叶修随随便便地扔下一句作为结语,然后走到吴老师身边跟他说了几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真是洒脱又随意的一个人啊。邱非忍不住这么想着。

他就像所有怀揣着梦想来到嘉世的少年们一样,因为能和叶修说上一句话而激动不已,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憧憬。

是的,憧憬。明明一开始就只是单纯的崇拜而已,后来是怎么就悄悄发生改变了呢?

是随着他对叶修的了解变得越来越深的时候吗。邱非自己也不知道,那份单纯的崇敬之情,是从什么时候发生了质变。嘉世所有人都知道,叶修对待邱非是特殊的,甚至夸张一点的说法是,叶修在把邱非当做自己的接班人在培养。对于邱非来说,他只觉得和叶修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他会去请教叶修关于演技的问题,叶修也会时常带他出去吃饭聊天,连邱非自己都觉得叶修对他是真的与众不同的好。

直到那一天,叶修发表了息影宣言。

邱非整个人都被意外击中了。他从来没想到,叶修会用这么突然的方式离开这个圈子,连一点预兆都没有。甚至叶修宣布息影的前两个礼拜他们还见过面,叶修还和往常一样笑着指点了他几处,却丝毫没有提起关于要离开的想法。

如果那时候邱非还只有一种被抛弃了的绝望心情的话,那么当他知道叶修摇身一变做了导演并且加入义斩的时候,心里就只剩下了被背叛了的愤怒和不解。

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要背叛嘉世?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被愤怒的疑问淹没了头脑的邱非,再也不复往日的沉静,他只想冲到叶修面前问个清楚。可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没有资格,去这样质问他。所以在RYTV和叶修乍然相见时,他才会不发一言,用沉默对待那个人。

没错,他曾经是他的信仰,只是现在,信仰崩塌了。

 

当叶修再一次见到邱非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之后了。

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年站在会客室里,只有叶修能看出他冷漠之下其实掩藏着一丝局促不安,还有点紧张和拘谨。

“是苏沐橙前辈给我的地址。”邱非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我想和前辈你谈谈。”

“进来吧。”

叶修侧了侧身,让邱非走进自己的房间。少年似乎比上一次见面时更瘦了,背影看起来倔强又寂寞,还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孤勇。“你是不是又长个了?”叶修似乎是想打破这有点僵的气氛,开玩笑地在自己头上和邱非比了比,“都比我高一个头了。”他习惯性地伸长了手想去揉邱非的头发,只是对面的少年扭过头,刻意躲过了他的手。

“前辈,我不是小孩子了。”邱非的声音很低。

叶修觉得有点尴尬,咧嘴露出个微笑,右手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习惯性地磕出一颗叼在嘴里,左手掏遍了裤子口袋却发现忘带打火机了。他扭头忙着从乱糟糟的桌子上扒翻出一只打火机,耳边却听见一声轻轻的“啪”,一个点好火的打火机递到了他的面前。

“唔……”叶修怔忡了一下,看邱非动作熟练地给他点好烟又收好了打火机,不着痕迹地微蹙了眉宇:“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邱非没有回答,只是又重复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堕落了啊小邱。”叶修唏嘘道,“嘉世最后一个好孩子也被带坏了。”

邱非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他最后张开嘴却只吐出一句冰冷的话语:“承蒙教导,不胜感激。”

叶修点了烟却没抽,只是夹在手里看它慢慢地燃烧,火光处忽明忽暗。“小邱,”他抬头看向邱非,眼神难得收起了戏谑变得很认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邱非捏紧了拳头,说出的话都变得断断续续:“为什么……要走……”

“我只是想休息一下,不会走的。”烟雾缭绕遮住了叶修的脸,邱非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我还会回来的,很快。”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嘉世,”叶修的声音很温柔,又带着能让人心变得平静的坚定,“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

邱非觉得自己心脏一瞬间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

“所以别担心。”叶修笑着在烟灰缸里捻灭了手里的烟,又开起了玩笑,“看你一脸都是被妈妈抛弃了的表情,太让人心疼了。还说不是小孩子,明明就是还没长大。”

“我已经——”

“知道啦知道啦,小邱不是小孩子,已经是大孩子了。”叶修敷衍似的喃喃道,转身走到墙边的饮水机前,想给他倒杯水。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叶修下意识地回头,却觉得胳膊瞬间被人牢牢抓住了。炽热的气息从身后贴了上来,身体被大力拉扯着转了过来。他被按在了墙上,下一秒钟有人狠狠地吻了上来。

刚盛了半杯水的纸杯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水洒出来甚至溅到了两个人的裤腿上。

叶修不断说他是小孩子终于让邱非忍无可忍,隐藏的机关被触动了,深埋许久的渴望让他失去了自制力。邱非用手扣住叶修的后脑,直接地吻了进去,毫无保留地在他的唇上辗转深入。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就像走过一条艰难漫长的道路终于到了终点,他激动得不知所措。

“……对不起……”邱非在叶修推开他之前直起了身子,只是双手依旧撑在墙上,他低下头:“叶修前辈……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一定会赶上你的。”他轻轻说道,声音里满是苦涩,“你一定要等我。”

 

TBC

 

首杀给年纪最小的邱非少年了!就酱!=w=

 

评论(51)
热度(380)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