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All叶]最佳男主角005

越写越崩,越崩越长,OOC已经治不好了,作者彻底放弃治疗=w=

PS:那天有姑娘私信BO主说之前打TAG的方式容易让人误会,是我欠考虑了。这文是All叶,之前每章打单CP的TAG是想着预告一下本章出现的CP,可以让不喜欢的姑娘谨慎避雷,却没想到食用单CP的妹子们搜TAG的时候也会看到不想入目的东西。在此说句对不起,BO主没脑子,少想了这一层。

以后就只打All叶的标签啦,然后每章前面手工打个预告,大家合理避雷❤

于是本章TAG:#韩叶# ,#几乎等于没大有的喻叶和意识流张叶#,#本章有私设老韩家庭背景别认真#

 

 

第四章

 

“是我失误了。”

喻文州笑了笑,坐直了身子拉开了和叶修之间的距离,一句话的回应不知道是在单纯解释他忘记关门,还是在对韩文清撞破他和叶修接吻的场面做以答复。

叶修也不过就尴尬了那么几秒钟,顶着影帝头衔那么多年自然不是白混的,他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往外走:“老韩别杵在门口挡路,我得走了,再晚就不好打车了。”

这借口拙劣得喻文州都自觉羞愧得想捂脸,偏偏叶修不知道是厚脸皮也好还是心里就这么正大光明地想,晃晃悠悠真就绕过了韩文清想要出门。

“叶修,我们谈谈。”韩文清自然不可能让他这么糊弄过去,伸手抓住叶修的胳膊。

“谈什么?我急着走,一会儿真没车了。”叶修没看他,左边胳膊让韩文清捏得有点疼,右手习惯性地揣进裤子口袋想要摸烟,然后发现烟盒之前扔在茶几上刚刚走得急忘记拿了。前有韩文清后有喻文州,他觉得现在走回去拿烟显然是个不怎么明智的决定,只能强压下那股想用抽烟来缓解压力的渴望。

韩文清一句话封死了叶修的退路,口气是不容拒绝的霸道:“霸图有车,送你回去。”

“老韩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执着啊。”叶修笑得有点无奈,表示认输,“那就走吧。”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没动,看着那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摸了摸下巴,笑意有点冷。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掏出来按下接听键:“喂少天?这就走,你在哪里?”

来日方长啊喻文州,不能心急。他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中心大剧院顶层俯瞰的夜景向来是很有名的,轮回的清场安保工作显然做得很到位,此时宽敞的观景窗边空无一人。叶修倚在落地窗边的栏杆上,视线对上远处五光十色的霓虹射影和流光溢彩的车水马龙,一时间都觉得有点眼花。

“不是说要请我坐顺风车,怎么又带我到顶楼看风景?节奏不对啊老韩。”叶修被韩文清罕见的沉默搅得有点五心烦乱,索性直接挑明了问,“有话就说吧,你不是最喜欢直来直去,比心脏的迂回路子不适合你。”

韩文清丝毫没理会叶修的垃圾话,他依然保持着沉默,其实他只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才能让叶修好好说话,而不是最后和之前无数次一样发展成两个人针锋相对的语言冷暴力。目光落在叶修唇角上那个很明显的伤痕,是被喻文州咬破的,未免太刺眼了。韩文清努力平复下复杂的情绪,倒真踢了个直线球过去:“你和喻文州在搞什么?”

用“搞”这个词听起来也太奇怪了吧。叶修心下腹诽,却没敢直接说出来:“没什么,我想让他帮个忙,结果被暗算了。”他斜睨了韩文清一样,挑起的嘴角有半开玩笑半讽刺,“怎么?老韩,这醋你都吃?”

“你找他帮什么忙?”韩文清眉头皱得更紧,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不爽叶修拿这件事来开玩笑,还是在生气叶修有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向喻文州去求助……而不是来找他。

“当然是帮助哥东山再起。”叶修的口气真真假假旁人完全听不出来。

“叶修,别再开玩笑。”韩文清的声音很冷,隐约还透着被努力压制住的怒气。

宿敌十年,叶修早就习惯了韩文清板着脸不笑的严肃模样,面对那种让人情不自禁给跪下的压迫感也像家常便饭一样轻松。可是现在这一刻站在韩文清面前,对方明明什么动作都没做,可叶修就觉得一阵扑面而来的压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让他油然而生出一种招架不来的不妙感。

叶修终于收起了玩笑般的笑容,只是一开口还是嘲讽的调调,也透着股冷意:“我被喻文州亲了一下,然后被你撞见了,就是这么简单而已。要和谁接吻是我的自由吧,老韩你在生什么气?”

他的声音里带着点咄咄逼人的锐意,向来一往直前的韩文清也在他的提问下踟蹰不前。

韩文清很生气,甚至比亲眼看见喻文州压住叶修肆意亲吻他的那一刻更生气。可那一股快要淹没他理智的怒气中又带着些迷茫,没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生什么气,他又是在用什么身份质问叶修。

他和叶修纠纠缠缠将近十年,似敌似友,两个人了解对方就像了解自己。从出道的那一天起,他们就被摆在互相比较的平台上,提到叶修的名字接下来势必就会有人提到韩文清。每一年荣耀大奖,他和叶修都是被提名的夺奖候选人,这其中,他被打败过三次。胜利被叶修从手中夺走的感觉并不好,可直到叶修突然宣布息影的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纷乱的圈子里少了老对手的感觉,其实更不好。

可谁也不知道,在很久很久的之前,久到现在如日中天的周泽楷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等等都还没出道的那之前,他明明有机会给两个人纠结复杂的关系提前画上一个句号。

那机会近在咫尺,而且是被面前这个人亲手递过来的,只是他拒绝了,是他没有要。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韩文清才发现他竟然沉浸在回忆里那么久,他沉默着接起手机,然后对叶修说:“走吧,车来了。”

 

等到叶修坐上霸图的豪华保姆车,看清坐在司机座位上的人是谁的时候,忍不住吹了个口哨打趣道:“呦,老韩你这面子也太大了吧,竟然让张新杰亲自开车来接?”

韩文清懒得理他,跟在他身后也坐进了后排。

“晚上好。”张新杰回头对叶修一本正经地打招呼:“我去机场送人,顺路过来接下你们而已。”

张新杰开车的风格就像他本人一样严谨又稳妥,即使在高架路上车子依然很平稳地行驶着,车速也没有超过路边限速牌上的数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从后视镜里看向后排毫无交谈的两个人,觉得车内的气氛安静到有点诡异的程度。

张新杰抬手调了调面前的后视镜,镜子对上叶修的侧脸,嘴角边的一抹红色咬痕让人很难忽视。眼镜后的双眼闪过一丝光芒,张新杰清了清嗓子试图打破车内的死寂:“明天《江湖惊澜录四》就开拍了。”

“还真快。”叶修把手放在脑后托着颈椎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点,毫无诚意地说,“祝拍摄顺利。”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虚伪。”

张新杰再次开口,却是直接对叶修说的:“孙翔很有潜力,不过驾驭一叶之秋这个角色我觉得还有点欠火候,你……”

“有你和老韩在旁边保驾护航,这戏砸不了。”

叶修简短地作了结语,就再也没说话。密闭的车里有点闷,他伸手按下车窗,风一下子从窗户缝隙里灌了进来,顿时把他的头发吹乱了,碎碎的额发散乱着扎得他眼睛有些痒。

下车的时候叶修顿了一下,扭头看向今天整晚都不在状态的韩文清,意有所指道:“老韩,别忘了我们现在为什么站在这里。”

“是为了赢。”韩文清听见叶修的声音很坚定,“其他的,都不重要。”

 

韩文清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他随手打开电视然后走到浴室里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电视里正好播到夜间娱乐新闻,现在正在放的是《江湖惊澜录》前三部的精彩片段剪辑。韩文清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站在原地看着电视上出现叶修的身影。

这段剧情是武林大会恰逢魔教来袭,无数正义人士抵御不住邪教的进犯纷纷战死,整座山上像被鲜血洗过处处都是鲜红。冲在最前面杀敌的大漠孤烟早已负伤累累,最终倒在魔教众的围攻下。生死一瞬间一柄战矛挑开了刺向心口的利剑,大漠孤烟的眼前晃过一抹白色。

挡在他面前的是一叶之秋。

那人的衣角上沾满了点点鲜血,笔直提起战矛的手也微微有点颤抖,显然也是鏖战多时,只有声音里还带着肆意的狂战之气:“要想杀他,先要问过我手中的却邪答应不答应。”

他又回头冲大漠孤烟笑:“哎,你不是这样就不行了吧?快起来,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大漠孤烟气息微弱地冷哼一声,慢慢地撑着站起来,靠到一叶之秋背后,捏紧了拳头蓄力。他声音很轻,可他知道背后一起准备战斗的人听得到:“今次能够和你并肩一战,我已足够。”

回应他的是一声带着笑意的答复:“我也是。”

韩文清看着电视上叶修稚嫩的面庞有点出神。那时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皮肤嫩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不需要化妆就光滑得让人嫉妒,即使上镜也毫无瑕疵。

叶修和韩文清的初遇就是因为《江湖惊澜录》。韩文清出身军人世家,试镜时一套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干净利落,让导演眼前一亮连声说大漠孤烟就是他了。结束的时候听见旁边一阵稀稀拉拉不怎么有诚意的掌声,韩文清扭头看过去,角落里站着个穿连帽衫的瘦长少年,笑得懒懒散散的样子。

“不错嘛,还真像那么个样子。”

后来韩文清知道那就是扮演一叶之秋的叶修。彼时都是心高气傲热血满腔的少年,叶修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显然不怎么样。站没站相,他在心底给他打上了这样的主观标签。

那时候嘉世和霸图都还是没什么钱的小经纪公司,拍摄的影视城住宿条件本来就不好,剧组也穷,韩文清和叶修挤在同一间宿舍里,一挤就是拍戏的一年多。最初彼此的印象都不好,后来接触深了慢慢有了改观,只是韩文清还是看不惯叶修只要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的懒散样子。

好在只要镜头一开叶修就好像换了个人,韩文清很喜欢和他演对手戏,叶修的演技好像浑然天成,有张力,却又不会过分给身边的人压力。电视剧里的设定两个人是针尖对麦芒的对手,戏外的韩文清和叶修也经常剑拔弩张,看不见的刀光剑影让周围的人都心惊痛苦,防不胜防。

叶修就是在和韩文清一次又一次的嘴仗里练就了毫不费力对喷垃圾话、只要一开口就嘲讽得让人捏紧拳头的吸引仇恨能力,而韩文清也是在对付叶修的过程中愈发不动如山,一身凛冽的气质升华成让人不敢直视、打照面就想跪下交钱包的霸气气场。

算不上朋友,可也算不上敌人。韩文清心里叶修的定位很复杂。

《江湖惊澜录》杀青的那天晚上全剧组聚餐,那时候没有人知道不久的将来这部戏会掀起怎样的狂潮,更没有人知道这部戏会有一天被誉为神作并将叶修捧上了演技的巅峰宝座。都是半大不小的年轻人,饭桌上肆无忌惮地挥洒着青春的活力,倒是冲散了不少明日各奔前程的忧愁与迷茫。

做为只用脸就能吸引仇恨的绝对男主角,叶修自然成了众人集火敬酒的对象。“你们都太弱了,先喝出个赢家再来和哥大战一场。”叶修扔下一句,那副懒洋洋的样子看得韩文清牙都痒痒。

在座诸位倒真被他深藏不露的模样唬住了,最后韩文清凭借着“白酒两斤半,啤酒随便灌”的能力放挺了桌上的一群人,端着酒杯来到叶修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满满的一杯白酒递给他,磨拳霍霍准备见识一下叶修放下狂言的好酒量。

结果五秒钟之后韩文清对着“砰”一声倒在桌上的叶修难得有点茫然。

说好的千杯不醉呢?靠,你个一杯倒还敢放话说要和我一挑一?!

韩文清背着叶修回房间,等到好不容易把他折腾到床上去,早已经出了细细密密的一头汗。

叶修头一沾枕头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韩文清洗了手给他冲了杯热茶,扶他起来喝了大半杯。其实叶修醉了的样子很乖,一点也没闹着撒酒疯,就像个孩子一样手脚蜷成一团缩在床上,长长的睫毛覆盖在闭着的眼睛上,韩文清头一次觉得他看起来也真算得上是英俊。

韩文清也觉得有点醉意上涌,跑去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发现叶修已经半坐了起来。

“醒了?”韩文清走过去坐下,言语里带着鄙视,“就你这破酒量还好意思说跟我大战一场?”

叶修显然还没从醉酒的眩晕状态中完全脱出来,反应有点迟钝地盯着韩文清看了很久,过了半天他忽然开口叫他:“喂,老韩,你过来点。”

韩文清以为他想吐,往叶修床头那边坐近了点,然而叶修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愣在当场,脑子轰然一片。

“老韩,你接过吻吗?”大概是喝了酒的关系,叶修的眼睛愈发的亮,带着点狡黠的神色。

“我们试试吧?”

事后韩文清想当时他肯定也是醉晕了头,否则叶修凑上来的时候他怎么会不推开他、反而迎了上去呢?

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叶修慢慢地把自己的唇轻轻贴上韩文清的。不同于他自己的冰冷,韩文清的唇是温热的,暖得在人心头轰一声烧起一团火。

第二天叶修宿醉醒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离开了,再见时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没人提起那天晚上的事。

这个圈子那么大,如果刻意不想再见的话很容易做到。可这个圈子又是那么小,躲也躲不开,第二部《江湖惊澜录》很快开拍。这次他们终于不用在挤在同一间房里。

然后有那么一天叶修把韩文清堵在房间里,笑意盎然:“老韩,那天晚上的事情要不要继续?”

“叶修,别闹。”韩文清抿紧了嘴唇,觉得脑子发胀,“你什么意思?”

“你猜我什么意思?”叶修歪着头笑得很开心。

韩文清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却又好像根本不明白。他过了很久才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我不明白。叶修你太聪明了,你的意思,我猜不明白。”

“我也不想明白。”他强迫自己一字一句地说,“现在这个阶段,我只想赢,赢过你。其他的都不重要,也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

那时叶修沉默了很久,然后重新笑了笑,只是简单说了句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就转身离开了。

直至今日,叶修临走前用同样的话送回给他,提醒他,他才察觉到当年那句话有多伤人,简直触目惊心。

第一部戏时他们亲密无间,第二部时嫌隙渐生,第三部时似乎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他们还是那样老友般亲密,可韩文清知道还是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就像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路,本来两个人是在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却在中途被莫名的力量推着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背道而驰,渐行渐远,等到韩文清恍然发觉的时候,对方已经走得太远,走出了他可以掌控的范围了。

其实不是他发觉得太晚,而是叶修走得太快,并且加快的步伐是难得一见的坚决果断。

韩文清回过神来的时候电视已经镜头一转播起了又一集的精彩剧情。

 

翠绿色的竹林,风吹过枝叶婆娑作响,一叶之秋坐在马上回头看他,一袭紫衣,真真正正的鲜衣怒马,志气高远。

“大漠孤烟,我还没和你打够呢,江湖这么大,你不想和我一起看遍这天下吗?”

少年手执却邪战矛,笑意盈盈,眼睛里满是明亮的光芒:“英雄,一起吧?”

 

往事历历在目,韩文清却由心底升出无限的疲倦。他仰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唇边溢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没有人知道那一段少年时无疾而终的爱恋,除了他和叶修。

其实说初恋也不恰当,因为他们根本也没开始过。

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TBC

 

#以为这就是韩叶的结束了吗你们太单纯了哦呵呵呵作者初恋就是韩叶啊不会这么完的#

 

评论(67)
热度(356)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