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乐叶]据为己有(上)

兴欣学生叶修在霸图学园做交换生的日常生活=w=

写乐乐就好开心> <  依旧是脑洞开太大的产物,愈发专注冷CP怎么破Orz

这并不是最雷的其实我在写篇乔叶的炖肉向关注BO主的姑娘们你们还好吗

 

[乐叶]据为己有

 

 

“张佳乐学长!”

走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身后有人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双手递过一本薄薄的记录册:“这是今天的查勤记录。”

张佳乐站定接过签到薄,笑着说了声“谢谢”。他随手翻看了一下出勤记录,想了想,假装不经意地问:“怎么样,今天查课的情况还好吗?”

面前的小干事有些紧张,不过还好他面对的是张佳乐,而不是霸气全开的学生会会长韩文清,所以声音还算平稳:“嗯,还好,就是……”他欲言又止,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张佳乐,“有、有个人下午又没来上课……”

张佳乐合上记录册,卷起来握在手里,心底哼笑又被我抓住了吧,表面上还是一脸公事公办的认真:“是谁?”

“就是兴欣那个交换生,叶、叶修学长。”小干事面色为难地看着面前的文艺部长。其实他本应该把这本查勤记录交给会长韩文清或者纪律部长张新杰,可是他想了想那两人每次听说叶修缺勤时的脸色,忍不住抖了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所以当他在走廊那头看见张佳乐的身影时简直宛如看见了救世者。

“这都是这个月第四次了吧?”张佳乐挠挠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我会直接向会长报告的,你不用管了。”

小干事乐得把叶修这个烫手山芋跑出去,忙不迭地感激道:“谢谢学长!”

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很久了,张佳乐手里拿着那本写满了叶修缺勤罪证的记录,努力抑制下心里咿嘿嘿嘿嘿的邪笑,保持着上扬的嘴角心情很好地往学生公寓走。

张佳乐走到宿舍门口,毫不意外地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挡在大门前面。那人披着霸图交换生的制服,领带没好好系着就随便打了个结长长地垂在胸前,衬衣扣子开到第三颗,露出里面白色T恤低低的领口。他嘴里含着根棒棒糖,百无聊赖地从左边腮帮含动到右边,又转回到左边,两边脸颊都随着他的动作一鼓一鼓的。

发现张佳乐回来了,那人站起来笑了笑,把棒棒糖随随便便地叼在嘴里,吐字不清:“呦,乐乐,你回来了啊。”

张佳乐让他一声“乐乐”喊得噎了一下,不过好在没有炸毛。“叶修你不是又忘带门卡了吧?”他说着拿出门卡来在门锁处划了一下,率先推门走进了二人宿舍。

双手插在兜里,叶修晃进寝室,相当随便地回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吗。”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血压一瞬间有点高。

平复了半天才压下去那股想要揪着叶修领子真人PK的欲望,张佳乐把查勤记录摊开在叶修面前:“你今天又翘课了?这都这个月第几回了?”

“啊,怎么又查课了?”叶修瘫坐在床上,有些苦恼似的嚼了嚼嘴里的棒棒糖,三两下嘎嘣咬碎了,然而对自己逃课的事实却并无悔过之情,“为什么你们三天两头就查课啊,霸图的学生会就这么闲吗?”

“……叶修你要点脸!”张佳乐终于忍不住发飙了,“你可是来霸图做交换生的,不是来砸场的!还什么兴欣代表,兴欣的脸都快被你糟尽了!”

可惜他的话对叶修来说显然一点攻击力也没有,叶修甚至掏了掏耳朵,饶有兴趣地说:“乐乐,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越来越啰嗦了?”

“……滚!”张佳乐亲身演绎了现场版的无语问苍天。

 

张佳乐与叶修相识于青年网球联赛的赛场上。

那时他还在百花,叶修还在嘉世,他和孙哲平搭档打双打,是整个青年网球界都不容小觑的明星搭档。可是那年还是输了,冠军明明近在咫尺,可输了就是输了。

比赛之后他在场边的看台上坐了很久,脑子空落落的,最后是被人从后面拍了下肩膀,倒把他吓了一跳。

“张佳乐?”视野里出现的是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张佳乐认出来是嘉世王牌叶修,对方眼里带着点诧异,不过带着笑的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和气:“怎么,输了比赛就在这面壁思过吗?”

张佳乐觉得两人明明没有熟稔到这种互开玩笑的地步,有点愣愣的:“没有……”

“我刚刚看你比赛了,和孙哲平合作得挺不错的啊。”叶修随意地在张佳乐身边坐下,翘起腿往后仰,靠在后排的看台上,“你打法挺炫的,我要是站在网那边也能让你的打法迷惑了,可惜就是得分率有点低。”

张佳乐觉得不甘心,可他还没来得及回嘴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从打完比赛就一直坐在这里,没有回过更衣室,此时还穿着短袖的队服,比赛时出的一身汗早就干透了,让晚风一吹那叫一个冷飕飕的。他吸了吸鼻子,觉得一个人坐这吹冷风的自己还真有点凄惨,怪不得叶修跑来跟他说话。

心里刚闪过“其实叶修这人挺不错挺关心人的啊”这样的念头,就听见面前的少年懒懒散散地冲他说:“我去张佳乐你不是要哭吧?”

“才没有!”刚升起来的那点好感瞬间烟消云散了,张佳乐咬紧了牙,他眼睛是有点红,不过是被风一吹打喷嚏打的好吗。

叶修撇撇嘴,摆出一副让张佳乐愈发火大的怜悯表情:“算了,我不会笑话你的,要哭就哭吧。”他竟然还一脸认真地补了一句,“虽然我体会不到你现在的心情,毕竟哥从来都是拿冠军的。”

“……”这一句无疑又在张佳乐心口稳准狠地插了一刀。

远远地有穿着嘉世队服的人站在门口喊:“叶队?叶修队长——该走了!”

“哎,我们要走了。”叶修站起来拍了拍腿上的土,想了想又弯腰从随身的网球袋里掏出来件什么往张佳乐头上扔去。

“别坐太久了,小心感冒。”

张佳乐眼前一黑,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铺天盖地地遮住了头,他一时间怔住了忘记伸手拿开,只听见叶修临走前扔下的话:

“我期待着明年在赛场上再遇见你,张佳乐。”

张佳乐坐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叶修走了,他连再见都忘了说一句。伸手把头上罩着的东西抓下来,张佳乐发现是一条厚厚的浴巾,摸上去又温暖又厚实,右下角还绣着两个字“叶修”。

“……这浴巾也太难看了吧,这配色是什么审美啊。”

张佳乐一边喃喃吐槽着,一边摸了摸浴巾右下角那两个字,重新披到了自己的身上。

还真是暖和多了。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醒的时候发现叶修又不在寝室里,不知道晃到哪里去了。

“靠,叶修你又不带门卡!”张佳乐对着床头柜上叶修落下的那张卡嘟囔了半天,最后还是认命似的收在了自己口袋里,顺道拐到三年级交换生的教室,准备把门卡捎给叶修。

目光在班里扫了一圈,没有发现那个懒懒散散的身影,张佳乐有些奇怪地随便拽住坐在门口的学生问:“看见叶修了没?”

“没看见啊,他早上就没来上课。”

张佳乐磨牙,好你个叶修,简直就不把我们堂堂霸图学生会放在眼里是吧。

他先是去医务室转了一圈,两张床都空着显然叶修并不在这里。然后他又去了平时叶修爱去的花园角落和天台,却都没找到那个人。他思忖了一会儿,心下了然,转身往办公楼走去。

实木大门上“学生会长办公室”的牌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张佳乐转了转门把,发现门开着,果然里面有人。能知道密码并且这个时候堂而皇之开门进这间办公室的,除了他和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也就只剩下那个人了。

翘课翘到这里来了,还真是确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张佳乐哭笑不得,推门走了进去。

宽大舒适的办公椅上有个人大喇喇地躺着,把脚交叠着翘在办公桌上,闭着眼睡得无比香甜,果然就是张佳乐找了半天的叶修。叶修显然是真的困极了,连张佳乐走过来都没有被吵醒,依然闭着眼睡得很熟。张佳乐悄悄走到他身边站定,看叶修双手交叉着放在脑后睡得一脸安然。估计是觉得热,叶修的校服外套扔在沙发上,只穿了件贴身的T恤,结果白色衬衫长度太短,遮不住他完全伸展开的身体,露出一截小腹处的皮肤。

这家伙也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安静一点。张佳乐无奈地想着,然后忽然就有点紧张。

室内太安静,张佳乐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急促,有力,而且一声大过一声。

 

张佳乐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叶修的。

其实他们之间的交集少得可怜,最早的时候,他在百花,他在嘉世。后来,他转学到霸图,他跑到兴欣。张佳乐觉得他俩之间永远隔着条越不过去看不见的横沟。

他觉得喜欢叶修这件事很莫名其妙,可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脱不开身了。

知道叶修做为交换生要到霸图就读一年的时候,张佳乐绷着脸,心里面却好像百花盛开一样,悄悄地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咧嘴露出个好看的笑容。

虽然叶修一张嘴就没好话,虽然叶修总是把他气得憋红一张脸,可张佳乐还是控制不住那颗面对他怦怦直跳的心。

可是他连“喜欢”两个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怎样才不算突兀。

也就只能在现实世界里远远的站着看他,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的心思。

就像一个笑话一样——搞笑却又悲伤的暗恋。

真痛苦。张佳乐撇撇嘴。

于是那本来只是一点点的喜欢,在心里慢慢地长大,慢慢地长大,最后在张佳乐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变成了满得快要溢出来的爱。

 

张佳乐站在原地盯着叶修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控制不住地伸出手去,把叶修垂下来扎在眼前的几丝额发往边上拢了拢。

手指着了魔一样停不下来,顺着额头到鼻梁然后一直滑了下来,终于停在嘴角边。

张佳乐吞了吞口水,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一样闭了闭眼,慢慢俯下身把自己的唇轻轻贴上叶修的。

也只是双唇相贴而已,他不敢做太大的动作,怕吵醒他。张佳乐想,这样他就觉得很满足了。 

张佳乐过了好久才直起身来,背后出了一身汗,如梦初醒一般,转身就往外跑。 

 

安静的学生会办公室,只有空调在运作的声音。窗户没有关严,有不知名的淡淡花香顺着微风飘进屋里,阳光照在人身上,很温暖的感觉。

叶修轻轻睁开眼睛,怔怔望着张佳乐落荒而逃的背影,向来懒散的眼神里难得带着点迷茫。

果然不该装睡的啊……

 

TBC

 

评论(25)
热度(154)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