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日久言情Ⅱ(上)(新年贺来一发吧)

TIP 1:依然是喻警官X叶宾汉的故事,OOC和渣文笔就是家常便饭所以认真你就输了>///////<

TIP 2:雷点提示本章有刘白告做为反面角色打个酱油(给刘先生安排这么个角色请一定要原谅我T^T

 

 [喻叶]日久言情Ⅱ(上)

 

喻文州站在长得望不见尽头的走廊里,灯光很黑暗,大概是因为接近午夜的缘故四周安静得可怕。他握紧了手里的枪,手脚莫名的冰凉,五脏六腑都仿佛被冻结起来一样冷到蚀骨。

走廊尽头有急促的脚步声渐渐响起,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咚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大,然后视野里隐隐约约出现一个模糊又熟悉的身影。

“——谁?”喻文州皱着眉喊道,充满警惕的声音在空荡的回廊里发出颇大的回声。

那身影踉踉跄跄地向他跑过来,喻文州终于看清那人竟然是叶修。

“叶修?”

喻文州收起枪,向前走了一步,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在这里就被叶修一把紧紧抱住了,额头顶在他胸前,张了张嘴喊了声:“……喻警官……”

喻文州猝不及防被他撞在怀里,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叶修还没说话就先大力咳嗽了一阵,呼吸急促又痛苦,断断续续地凑在他耳边说,“喻文州……其实我……”

喻文州觉得叶修的身体在慢慢地一点一点往下滑,他几乎快要抱不住他了。难得一见的慌乱出现在他的脸上:“叶修,你到底怎么了?叶修!”

“……喻……”叶修的手还留有一丝余力,虚虚地抓在喻文州的衣领上,艰难地深吸了一口气。

“喻文州……其实我……有句话一直……想对——”

声音戛然而止,叶修用尽浑身力气还没说完就身子软软地坠了下去。

“叶修?叶修……叶修!”

喻文州大声喊着,撑不住叶修的重量只能两个人一起慢慢地倒在地上。他推了推叶修想让他重新睁开眼睛说完那句话,然而手指抚上他胸口的那一瞬间却发现触到的是湿漉漉的一片,有些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指尖流了下来。

是血。

 

喻文州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热气一下子从被子里散了出去,他打了个寒战,伸手摸了一把额头,满手的冷汗。

——原来只是一场梦。

反应过来刚刚只是自己在做噩梦,喻文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努力让怦怦直跳的心脏渐渐回复正常。

没有掩牢的窗帘缝隙中透出几丝阳光,喻文州脑子有点乱,保持一个姿势坐了半天,直到身边熟睡着的那个人因为被子被卷走而冷得迷迷糊糊“唔”了一声,他才清醒过来,立刻扭过头去看了看。

“已经早上了吗?”

揉着睡意惺忪的双眼慢慢醒来的人赫然就是他刚刚噩梦里的男主角,叶修懒洋洋地打了呵欠,冲着惊魂刚定的喻文州没什么诚意地道了声:“早啊,喻警官。”

“……早。”

喻文州很快整理好纷乱的思绪,向后仰靠在床头靠背上,冲着叶修笑了笑。

“一大早皱着眉沉思什么呢?”叶修伸出光溜溜的胳膊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结果只摸出个空的烟盒,有些郁闷地扔回远处,“不会这么早就操着你那颗脏心算计谁呢吧?”

“怎么会。”喻文州好整以暇地挑起嘴角。

他的视线落在叶修手腕处,那里有一道清晰的红痕,是昨天晚上被他用领带绑在床头留下的勒迹。其实他原本没忍心绑那么紧,刚开始只是象征性地颤了两圈还恶趣味地系了个蝴蝶结。结果叶修这个在床上也从来不会安分的,挣来挣去又扭又滚甚至连近战肉搏术都用上了,让他不敢掉以轻心,再加上当时气氛太激烈,他满心只想把叶修锁在床上做到死,索性就扎紧了束缚把叶修牢牢绑在了床头上。

于是一夜过去,叶修手腕处那一圈红肿痕迹到现在也没有消褪半分。

喻文州忽然想到什么,伸手勾住叶修的腰:“今天三十一号,今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准备怎么过?”

叶修啧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拍掉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似笑非笑:“喻文州你几个意思?不是要约我一起跨年吧?”

“如果是的呢?”喻文州也不生气,笑着反问。

叶修呵呵道:“没睡醒?阵营不同,怎么在一起,亲爱的喻警官?”

喻文州有些可惜,好像这才想起两个人是敌人这个事实来:“那估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明年了。”

“真希望明年也不用见面呢喻警官。”

叶修揉着酸痛的手腕,发自内心地这么感叹道。

 

喻文州一早上都莫名其妙地有点心慌,这种心情直到快午饭时接到了警署里的电话。

“队长,刘皓跑了!”电话那头黄少天的声音严肃又紧迫,难得地没有说了一大串而只是言简意赅地报告了几个字。

喻文州心下一坠,捏紧了手机:“什么时候的事?”

“半小时之前,负责押送刘皓去郊区监狱的警车在高速口出了车祸,我们赶到时刘皓已经消失不见了。”黄少天一口气说的飞快,“现在正在调当时的高速录像,但是没有什么发现,接应刘皓的那辆车把车牌挡住了。”

“有人员伤亡吗?”喻文州第一时间想到今天负责押送刘皓的是宋晓和新毕业的卢瀚文。

“没有。”黄少天赶紧回答,“宋晓和小卢当时都晕过去了,不过送到医院之后检查没有大碍,都是皮肉伤,现在都已经醒了。”

“好,我现在回警局,半小时之后开会。”喻文州简洁说道,扣下手机。

刘皓跑了。他脑子里飞快地转过几圈,然后突然想起一个名字,一个让他从早上开始就不正常的名字。

——叶修!

刘皓是兴欣上一个目标!

某种意义上是叶修亲手把他送进了警察的手里……

喻文州越想越心惊,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距离叶修离开他家已经过了将近五个多小时。

 

TBC

 

评论(18)
热度(159)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