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喻叶]日久言情Ⅱ(下)

我只想刷肉为什么写着写着又到剧情……剧情渣太痛苦了=皿=

 

[喻叶]日久言情Ⅱ  [下]

 

有人开门的窸窣声音唤醒了叶修。

后脑因为重击而隐隐作痛,他皱着眉睁开眼睛,等到耳边那阵嗡鸣声渐渐消退下去,才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一间废弃厂房,叶修此时坐在地上,背后紧紧靠着一个已经生锈的水泵,两只手的手腕在身后绑在一起,他试图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动弹不得。

要不是环境和时间都不对,叶修几乎都想使劲翻个白眼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他是有多衰,才能短短不到二十四小时内被人绑起来两次?手腕上那两圈红肿肯定短时间内消不下去了。

头顶上一盏昏黄的小灯,被从气窗里吹进来的风刮得晃晃悠悠。叶修仔细闻了闻,那阵风里似乎有股专属于大海的咸腥味道。

面前的铁门从刚刚叶修醒来就一直发出砰砰开门的声音,这时终于被人拉开了,有几个人大步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朝叶修走近了几步,叶修眯起眼睛,借着昏暗的灯看向他,发现果然是个熟人。

那人发现叶修已经醒过来愣了一下,然后蹲下来和叶修平视着,露出个带着恨意的笑:“叶哥你醒了?早上的时候得罪了啊,底下小弟做事不懂轻重,那一下敲得够狠的,现在还挺疼的吧?”

“怎么是你?”叶修看着刘皓,说不意外是假的,他知道今天是刘皓收监的日子,而且是喻文州他们队亲自负责的,结果竟然还能让他跑出来。

刘皓嗤笑,笑容有点狰狞:“没想到会再见面吧?我可是千方百计赶在最后一天来见你,给你个惊喜。”他突然伸手捏住叶修的下巴,眼神发狂一样的亮:“别做无谓的挣扎,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搜过了。叶修,乖乖认输吧,这次你赢不了了。”

“你千辛万苦做这一切就为了让我认输?刘皓,你现在的行为只能让我想起四个字,”叶修丝毫没有慌乱,眼神像在看个无关紧要的人,“垂死挣扎。”

“闭嘴——”

刘皓被叶修一句话激得大怒,控制不住地揪住他的头发往身后的水泵上狠力撞了一下。

真尼玛疼……叶修硬生生地受了这一撞,只觉得头疼欲裂,眼前一阵眩晕,好半天没缓过来。

“叶修,你毁了我的一切。”刘皓又笑起来,咬牙切齿带着绝望,“我的前途,我的未来,我的钱!全都被你毁了!”

叶修头又疼又晕,倚在身后的硬物上,依然懒散散地:“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毁了多少人的一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你以为你是谁?公正不阿的制裁者吗?”刘皓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叶修,你们做的这些事也是违法的,大家都是一样的,你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是要毁了。”刘皓舔舔嘴唇,勾起个充满血腥意味的笑,“不过,叶修,我要你跟我一起死。”

 

时间是下午四点整。

喻文州站在队里办公室的正中,对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蹙着眉出神。

对于刘皓的追踪进展很慢,更糟糕的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叶修的音讯。其实这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叶修从不用手机,再说即使他随身携带联系方式,也不会把号码告诉敌对阵营的喻文州。

察觉到两个人身份之间麻烦又微妙的那点,喻文州也忍不住有点焦躁。

桌上的固定电话一直在响,喻文州这才恍然回神,接起电话,电话那头却是微弱的电流声,沉默过后是经过变音处理的嗓音响起:“请问是喻文州警官吗?”

瞬间坐直了身子,喻文州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号码不显示,他一边说了句“是的,我是喻文州”,一边对着对面的郑轩递了个眼神,做出个“追踪电话来源地”的手势。

“喻警官,久仰。”变音之后尖锐失常的声音听上去却并无恶意,“我是兴欣的方锐。”

“……你好。”喻文州心头忽然闪过一个不怎么好的预感。

“事出紧急,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贸然和你联系。”身为叶修队友的方锐声音很严肃,说话飞快,“我们队长叶修不见了。”

喻文州喉咙一紧,握紧话筒:“我早上见过他。”

“我们已经失去他消息超过七个小时,根据他身上的信号定位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在你家附近,然后定位器就被破坏了,据估计应该是人为的。”

喻文州很长时间没说话,方锐也没打扰他思考,过了十几秒喻文州重新开口:“今天早上刘皓跑了。”

那头的声音一下子也变得紧绷起来:“喻警官,我想我们需要合作。”

喻文州和方锐快速地交流了一下现在双方手里已经有的消息,发现两边得到的讯息都很有限。最后扣下电话喻文州抬眼看向一直在认真追查电话来源地的郑轩。

“……追踪不到,压力山大啊。”郑轩塌着肩膀,摘下耳机,看向队长的眼神很无奈,“对方反追踪做得太好了。”

“没事。”喻文州点点头,扣起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把电话里方锐的话翻来覆去消化了几遍。

他忽然抬起头看向墙上的钟表:“少天他们出去多久了?”

郑轩想了想:“不到两个小时,队长我们是不是……”

话音未落喻文州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大作,屏幕上黄少天三个字不断闪烁着。

“队长,”电话那头黄少天大概是在一边急速奔跑一边说话,喘息声很急促,“我们查到刘皓的下落了。”

“在哪里?我们马上过去。”

喻文州站起身动作飞快地抓起外套,只是黄少天的下一句话让他刚刚提起来的心又猛地坠了下去,如堕冰窖。

“根据可靠消息,他手里有人质。”黄少天顿了顿,“好像是叶修。”

 

喻文州赶到市郊废工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来的路上他极力控制自己,脑海中却还是不断闪现今天清晨他做的那个梦。

流着血、奄奄一息的叶修。

他用了非常大的毅力才让急促跳动的慌乱心脏勉强回归平静。

车刚停下喻文州就打开车门,早就守在现场的黄少天立刻迎了上来。

“现场情况怎么样?”

“门锁着,狙击手已经——”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面前的大楼里忽然响起了一声响亮的枪声。那枪声响得很突兀,划破了一片死寂,喻文州的心里蓦地一抖,所有人顿时进入了警戒状态。

他紧紧抿着嘴唇,反而忽然冷静了下来:“破门。”

黄少天跟随喻文州搭档多年,知道队长因为手速的限制向来不会冲在最前线。拔枪的时候如果不够快反而会成为全队的拖累,聪明如喻文州一向深谙这一点,每次出任务都是担任着统领全局远攻辅助的角色。

除了这一次。

喻文州往楼上冲的速度太快,饶是黄少天都被他甩了几节台阶,只能看见他僵硬的侧脸线条,简直就是不要命地在强攻蛮干。

紧闭的铁门被强力轰开,喻文州第一个冲进去,然后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

他设想过将近几十种糟糕的场面,甚至做好了会看见倒在血泊中的叶修的心理建设,结果展现在他面前的场景却不在他所有的想象中。

叶修瘫坐在椅子上,头发有点凌乱,不过精神看上去还算不错。他脚下还踩着一个人,喻文州扫了一眼,发现就是刘皓,身上没有伤口,显然只是昏过去了。离叶修不远的地上还撂倒着三个人,喻文州扬扬眉,显然对叶修只身一人1VS4还能赢的局面表示相当意外。

他忽然有种错觉,难道之前每次他和叶修对决对方都没拿出真正实力?

艹,太坑爹了……这是喻文州第一反应,紧随而来的第二个想法是——太好了,幸好叶修没事。

喻文州彻底松了一口气,向后摆了摆手示意后面的人把躺倒一地的犯人们带走。放松之后才发现紧绷的身体此时有多酸痛,他刚刚冲得太猛,一时间腿都有点麻,软得使不上力。

“呦,喻警官,这么巧,在这里都能遇见你?”叶修扬了扬手,和每一次他俩见面时一样,懒洋洋地笑着打招呼,只是眉宇间的那点精疲力尽逃不过喻文州,全都落在他的眼底。

“……刚刚那枪是你放的?”喻文州走过去把叶修拽起来,发现对方软塌塌的有点脱力,不动声色地靠过去借力撑住了他。

叶修笑得特别纯良:“哪能啊,我只是无辜被卷入警察办案的普通小市民呢。”

“呵呵。”喻文州不点破,“那走吧。”

“干吗去?”叶修被他拉着就往外带。

喻文州回头冲他眨眨眼:“当然是回警局做笔录,好市民。”

 

叶修走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给他做笔录的是黄少天,喻文州全程没露面。

他和黄少天也不知打过多少次交道,接受例行盘问简直驾轻就熟,只是对方叨叨叨叨的垃圾话攻击还是让他有点疲倦。

好市民不好做啊。叶修默念了一百遍警民鱼水情,才能控制住自己想把刀往黄少天脖子上招呼的冲动。

空荡荡的停车场有辆车打亮了车灯,冲叶修响了下喇叭。车灯晃得叶修有点刺眼,他眯起眼睛看了半天才发现那车有点眼熟。

喻文州摇下车窗:“叶修,上来。”

“现在警察局服务都这么好,还管送人回家的?”叶修坐上副驾,这一天发生太多事,他此时累得只想回家蒙头大睡一场,倒在车座上眼都睁不开。

喻文州应该在车里已经坐了不短时间,车里暖气开得很足,叶修觉得手脚都慢慢暖和了过来。他不过就放松了那么一秒钟的警惕,结果手腕上忽然传来冰冷的触感,一声轻轻的“啪”。

叶修睁开眼睛,眼里厉光闪烁,喻文州好整以暇地坐在那笑得温文尔雅。

“……喻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修歪着头看自己右手上的手铐,已经懒得去感叹自己竟然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被铐住手腕三次。

喻文州把手铐的另一端拷在副驾驶门上方的把手处,身子离叶修距离很近,闻得到他身上风尘仆仆的冷意:“只是情趣而已,怕你跑掉。”他坐回原处,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三秒钟,等下。”

叶修不知道喻文州想做什么,只能在心里默数三秒钟。

3。

2。

1。

“砰——”“砰——”“砰——”

随着叶修数完最后一秒钟,天空中刹那间准时绽放出了无数震耳欲聋的烟花。

漂亮而璀璨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然后转瞬消失不见,又有无数新盛开的烟火接替下去延续这盛大的表演。

叶修都忘记了原来每年这个城市都会在零点时搞这么场盛大的烟花表演,他扭过头去看向喻文州,对方也正好回过头来望着他,在漫天烟花的映照下唇边扬起个极温柔的上扬弧度。

“新年快乐。”他听见喻文州这样对他轻声说。

叶修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觉得心跳快得有点不正常。被锁住的右手有点痛,不过他现在一点也感觉不到了,视野里只剩下喻文州微笑着的脸在向他慢慢凑了过来。

一个特别温柔又含蓄的吻。

喻文州微微拉开了点距离:“叶修,我们是不是应该许个新年愿望?”

“新年愿望……”叶修也笑了,声音里满是调笑,“新的一年千万别被你抓到?”

“那我的愿望就是今年一定要抓到你。”喻文州语音轻松地回他。

“呵呵。”

“呵呵。”

“……手铐还不给我解开?”

“别着急,回家再说。”

 

END

 

 

姑娘们新年快乐=w=

评论(24)
热度(201)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