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黄叶]春暖花开 02

加班真是虐身又累心,继续来一发傻白甜换换心情=w=


[黄叶]春暖花开


2


叶修在公司附近租的房子合同期满了,房东很不好意思地说因为儿子要结婚所以房子不能再续租,于是近期内让叶修焦头烂额的事儿又多了一件——找房子。

正巧这一阵叶修忙得简直分身乏术,也抽不出功夫去看新房,最后还是方锐无意间听他提起在找房子的事儿,一语惊醒梦中人:“咱公司不是刚换了员工宿舍?还空着好几间呢。”

叶修顿生一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被拯救感,当天就打了个宿舍申请,没几天就被办公室批准了,说这周末就能搬进去。

员工宿舍就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新建小区,都是标准的两室一厅,一般情况下是两人合住,一人一间屋,客厅公用。分给叶修的房间在十六层,原本住着的那位员工刚办了离职手续,于是叶修就堂而皇之地一个人占了一整套房子,把方锐嫉妒得牙痒痒。

叶修唾弃他说自己人品好,你羡慕不来。方锐呸了一声回他句你这就是狗屎运。

等到周末叶修拖着行李箱搬到新家,正从兜里掏出钥匙来开门的时候,对面宿舍的门开了,跑出来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头发很凌乱,左边一撮毛炸着,嘴里不断在叨叨:“星期天也不放过我还要加班有没有人性啊有没有,万恶的资本家简直就是吸血鬼,又想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吃草,哪有这么好的……咦?你谁啊?”

青年的眼神对上叶修的脸,好奇地探头探脑往屋里瞅:“你是新搬来的?”

叶修笑而不语点点头,心底暗骂了一句还真是狗屎运。

眼前这个一张嘴就让人神烦的青年赫然就是那天晚上打过乌龙电话的黄少天。

黄少天自来熟地凑过来:“我和队长,哦就是市场部部长喻文州,我们住你对门,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多指教啊。你哪个部门的?我叫——”

“黄少天?你好。我叫叶修,策划部的。”叶修懒洋洋地伸出右手和他握了一下,大大方方地打断了他,顺便提醒道:“你还欠了我一顿下午茶。”

面前的人顿时身子一僵,眼神飘忽了一下:“啊,那天晚上接电话的人原来是你……”

“是啊,就是我。”叶修倚在门框上冲着黄少天笑,“和我们心脏的策划部做邻居,你压力大吗?”

黄少天嘿嘿嘿嘿傻笑半天,刚想说话就被疯狂响起的手机铃打断了,接起来之后叶修隔着一米多远都能听见电话那头人的怒吼:“卧槽黄少你到底还来不来!都迟到半小时了!喻部说再不来扣工资啊!”

“就来了就来了。”黄少天语速飞快,扣了电话又朝叶修笑,“回公司加班,等有空请你那顿下午茶啊。”

叶修看着黄少天转身风风火火往下冲的身影,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朝气,忍不住笑意更深。

摊上这么个邻居,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烦心事儿啊。

 

后来黄少天还真说到做到,请叶修吃了一顿豪华级的下午茶。

所谓的邻居加同事就意味着抬头不见低头见,叶修和黄少天也就这么慢慢熟悉了起来。黄少天是个特别热情的人,虽然他那热情一般人都招架不住,但叶修觉得和他相处下来还真挺舒服的。

就是叨叨了点。叶修有时候也会这样默默地想。

市场部的员工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陪客户吃饭,所以五个工作日里差不多三天晚上黄少天都会有饭局。和叶修混熟之后很快摸清了他平时爱吃的口味,本着邻居之间要相亲相爱互相照顾的初衷,黄少天每次出去吃饭总会在结账时顺手多掏份招牌菜的钱,打包回来给叶修当夜宵。

礼拜一是素未斋的素砂锅,大前天是悦来饭店的爆三样,昨天是西点屋的红豆饼和泡芙,今天就变成了直接整锅端回来的火锅鱼,黄少天一边端着鱼一边低头换好拖鞋往屋里冲,嘴里还不忘叨唠:“叶修你吃完了别忘了把锅给我,我还得还给店里,人家本来不让连锅端的我好说歹说才给说动了,光押金就花了五十多呢。”

于是两个星期之后叶修嫌弃地捏着自己肚子上那一圈微微凸起的肉,暗自痛恨自己拒绝投喂的意识不够坚决。

 

这周五晚上叶修的门又被敲响了,砰砰砰砰的紧凑敲门声让他闭着眼也猜到了是谁。打开门果然是黄少天带着满脸笑容站在那,张口就喊:“叶修我们来PKPKPKPK。”

叶修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有点意外:“呦,今天这么早,晚上没饭局?”

黄少天摇摇头,拉着叶修就往对门走:“赶紧的,队长喊你联机打游戏,周五晚上有帮派战你忘了?”

“帮战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又不是你们蓝溪阁的。”叶修无奈地被黄少天扯着,踉踉跄跄地进了对门宿舍,看见客厅茶几上果然已经摆上了三台笔记本。喻文州蜷着腿坐在地毯上摆弄着其中一台,发现叶修进来就笑着抬起头打了声招呼。

黄少天不由分说地把叶修按在电脑前面,嘴里不停:“叫你过来是看得起你的技术,别人想替我们蓝溪阁效犬马之力还不一定有这个机会呢,你别暴殄天物。”

叶修被黄少天这一串毫无章法的成语乱用砸得头都晕了,看着屏幕上那个满级的战斗法师号挑起嘴角:“我说,你们这招可不大地道啊,帮派战什么时候还能找外援了?简直没下限。”

黄少天急得跳脚:“叶修你跟我提下限?那玩意儿我就没在你身上见过!”

“今天晚上帮派战对霸图。”喻文州坐在一边毫不生气,笑得一脸温和,悠悠然然地说了一句话。

叶修顿时不挣扎了,特有兴趣地点开那个法师号看技能树,嘿嘿地笑:“呵呵呵呵老韩你就等着躺平任调戏吧呵呵呵呵。”

黄少天“切”了一声,也在叶修身边坐下。他腿太长,蜷缩不开,只能把两条长腿摊直了从茶几底下伸出去,大大咧咧地靠在背后的沙发上。

还不到帮派战开始的时间,喻文州从厨房拿出三罐冰啤酒,扔给黄少天一罐。后者利落地接住了,想了想又喊:“哎哎哎队长别给叶修拿!他酒量浅不能喝,给他拿个柚子茶!”

喻文州动作一顿,高深莫测地挑眉看了黄少天一眼,然后笑着放下一罐啤酒,换了瓶柚子茶递给叶修。

集中供暖的宿舍又闷又热,叶修正好觉得口干舌燥,拧开瓶盖就咕咚咕咚灌了半瓶。他喝得太急,有一丝来不及咽下去的水迹就顺着唇角流了下来,一直流到锁骨处,钻进浅灰色的衬衣领子里,在胸口处留下一道浅浅的湿痕。

黄少天一瞬间像中了个僵直弹,愣愣地移不开目光,觉得哗一下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怎么了?”

察觉到身边的黄少天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叶修被看得毛骨悚然背后发冷,几乎以为自己脸上长出了一只哥布林。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生硬地扭过头去没看他,小声嘟囔:“没、没什么。”

觉得心跳得有点快,黄少天赶紧拿起桌上的啤酒灌了一大口。冰爽的液体顺喉而下,他却觉得有点说不出的苦涩。

唉,一定是屋里暖气太足所以他有点头晕了,不然怎么会觉得叶修嘴里那口柚子茶看上去更好喝呢?

 

TBC


#我也觉得这剧情发展的节奏快得好像在被狗追……#


评论(21)
热度(141)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