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All叶]最佳男主角009

本章有喻队黄少还要刷一发小事情大大 (写心脏组真是累啊= =

 

第八章

 

“这是要去哪儿?”喻文州对周叶两人结伴出现似乎并不惊讶,笑着问。

叶修俯下身往里看,车内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刚试完妆,你去哪里?捎我一段?”

喻文州自然没有异议,叶修于是转身把伞递还给周泽楷,顺手拍了下他的肩膀:“那小周我先走了,你赶紧回公司吧。”

周泽楷被喻文州这突如其来的横插一脚打乱了计划,握着伞柄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叶修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电话……”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看见喻文州透过窗户向他礼貌地微微一笑,然后发动车子开远了。他低了低头,把那句前辈回去的时候记得给我打个电话默默地咽到了肚子里。

喻文州起步速度很快,叶修侧头看后视镜里周泽楷垂着头直愣愣的身影渐渐变小变远,直到消失不见。

余光里一直在看着叶修的动作,喻文州不动声色笑道:“晚上有事吗?没事的话跟我去吃饭吧。”

叶修连想都没想:“不去。”

喻文州微笑补充道:“我们那个剧不是今天杀青么,晚上大家一起聚聚,去的人都是你认识的。”

叶修还是没什么兴趣:“你们的杀青宴,我去凑什么热闹?”

“人多才好玩啊,再说了都是熟人。”喻文州在路口红灯处刹车,扭头一脸笑意地玩笑道:“要不我打电话让少天亲自和你说?”

叶修想起黄少天连说一长串不带喘气的技能,顿时无奈了:“你就非带我去掺和一脚?倒时候扫了你们的兴可别怪我。”

“怎么会。”喻文州笑得温文有礼,眼神却有着外人看不明白的复杂,他过了一会儿假装不经意提起:“对了,刚刚都忘了问,你怎么会在轮回附近?还是和周泽楷一起?”

“给他客串新歌MV。”叶修倒没想着要瞒着,早晚新闻曝出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了。

喻文州想了想:“你现在还接客串MV的活儿?那我要是出唱片也请你吧。”

叶修挑起嘴角,反问:“你要出唱片?”

喻文州闻言笑意更深,言简意赅道:“当然不,开玩笑而已。”

叶修有点无奈,不愿承认有时候喻文州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连他也猜不到。

 

喻文州他们在拍的那个电视剧叶修有点印象,除了蓝雨几位还请了雷霆的当家男演员肖时钦。

肖时钦这个人在圈里算不上最帅的,也不算是演技最好的,但他就是有那么一种本事,能把投资二百万预计票房两千万的电影演出两亿收益的效果。越是普通的剧本和共演者,越能让他融合其中,熠熠生辉,化平凡为神奇,在整个娱乐圈里算得上是大放异彩的一个人。

果不其然,叶修跟着喻文州进了包厢门,第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肖时钦,发现他们进来就站起来打了声招呼:“叶神你来了?”丝毫没有对叶修的突然出现表现出惊讶。

聚会地点在圈内人开的一家私人会所,叶修和喻文州进门的时候他们已经炒热闹了气氛,在房间里又唱又跳乱的很。叶修扫了一圈发现有几个陌生的面孔,看见肖时钦周围还有空座就径直过去坐下了。

喻文州看他一副不想引人注目的样子就没跟众人专门介绍叶修,黄少天正站在点歌台前和别人抢着点歌,他走过去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然后指了指叶修的方向,黄少天的脸上立刻扬起惊喜的笑容。

“叶修叶修叶修你来了啊!”叶修正和肖时钦聊着今天的娱乐新闻,就被横插一杠的黄少天跑过来打断了,一口气说了好几句话:“你吃饭了吗?唱歌吗?玩儿游戏吗?喝酒吗?”

问题太多叶修索性一个都没回答,反倒是肖时钦在边上悠然地笑:“还是别让他喝酒了吧,叶神的酒量……呵呵,还真是不敢恭维。”

黄少天从边上一群饿狼的手里硬生生地抢了盘海鲜面过来,塞给叶修:“先垫垫,晚上去吃夜宵,我们那天发现一间馆子做得可棒了,招牌麻油面你一定得试试。”

叶修接过面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含含糊糊说了声“好”。

那边喻文州被剧组人员拽着挣脱不开,无奈地点了首歌唱,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凑上去带头喊“安可”。一曲结束喻文州把话筒扔回去,摇摇头表示不唱了,径直朝叶修这边走过来。

叶修正好吃完盘子里的最后一根意大利面,眼前的光就被喻文州挡住了。

“叶修前辈觉得我唱歌怎么样?”喻文州笑眯眯的,随意地在叶修另一边坐下,“够不够出唱片的标准?”

叶修挑了挑眉,意有所指:“以前可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儿啊。”

“这么说是觉得我唱得不好?”喻文州难得执着一次,继续问,颇有不问出个结果不罢休的架势。

“挺好听的啊,”叶修顺手拖肖时钦下水,“不信你问肖时钦大大。”

肖时钦躺着也中枪,苦笑着决定明哲保身,什么话都没说。

包厢里早喝倒了一片,黄少天看他们三个缩在角落聊得起劲,不甘寂寞地提议说:“玩儿游戏吧?”

不知道是谁先说了句要不要玩国王游戏,一时间附和者有之反对者有之。黄少天倒没什么异议,兴致盎然地在包厢柜子里翻了起来:“哎我记得刚刚还看见一副扑克牌。”

“俗!”叶修嗤之以鼻,“黄少天你多大了?这都小孩子玩儿剩下的游戏了,幼稚!”

黄少天“切”了一声,自顾自地继续找牌:“知道你怕输,怕输你可以不玩嘛。”

最后还是受不了黄少天的无差别话痨攻击和大嗓门号召,所有人都坐到了桌子前面。第一轮是肖时钦抽到国王卡,他的目光在周围人身上转了一圈,倒没想出心太脏的招数:“刚开始还是温和点比较好,那就三号和九号深情对视一分钟吧。”

的确是挺简单的玩儿法,抽到三号和九号的都是女生,甚至懒得害羞一下就站起来互相凝望。好歹也是专业的,演员素养不能丢,那一分钟对视的眼神深情得让人不忍直视。

一连玩儿了三轮渐渐有点疯狂起来,叶修一直好运气地神躲避,什么惩罚都没抽到。

黄少天着实不满:“我怎么总觉得你在作弊?”

“玩儿这个还需要作弊你也太小看我了。”叶修懒懒散散地在刚洗完的牌里随便抽了一张。

上一局里被迫背着个壮汉绕场一周并高声表白的肖时钦真心表示了一下羡慕:“叶神运气真好。”

这一轮抽到国王卡的是黄少天,顿时扬眉吐气地跳起来,笑容里满是不怀好意:“叶修快说你是多少号?”

叶修会告诉他才怪:“我傻啊,送上去给你虐?”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决定先随便点一个数:“那就十号吧……十号是谁?”

喻文州笑了,摇了摇手里的牌亮出来:“是我。”

黄少天笑容僵了一下,有些郁闷,没想到把喻文州坑了进去。他不敢玩儿得太过火,想了想说:“要不你和六号亲一下吧。”

这的确算不上什么,抽到六号的是个刚出道的男生,看起来十七八岁,在周围人的起哄里站起来,脸有点红。

喻文州却没有动,站在原地笑着问:“国王大人,我可以申请换人吗?”

黄少天愣住了,平心而论他们以前玩儿国王游戏也是随心所欲地改规则,可喻文州此时这么一说让他有点措手不及,条件反射地就问:“你想换谁?”

喻文州没说话,兀自抱肘微笑,眼神却向叶修这边飘了过来

叶修顿时有种被盯上的毛骨悚然感,正打算先发制人就看见喻文州向他眨了眨眼睛:“前辈,配合一下?”

他说完就俯身向叶修凑过来,左手撑在沙发上,右手扣住了他的后脑。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黄少天他们甚至来不及发出什么反对的声音,然而就在喻文州马上就要亲上叶修的唇的时候,后者游刃有余地一抬手朝着喻文州亮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这局抽到的是Queen。”叶修隔着很近的距离看向喻文州的眼底,冷静说道,“我有权利拒绝。”

喻文州目光灼灼,很快起身,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依然笑得很温柔:“叶修前辈今天的运气真是不错呢。”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有点紧张,觉得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尴尬了起来,连忙打圆场:“靠靠靠叶修你这是狗屎运吧,简直不科学,再来再来再来!”

叶修懒洋洋地拿喝光了的空啤酒瓶砸他:“什么叫狗屎运,这就叫实力,服不服?”他边说边站了起来,“我出去抽根烟,你们先玩儿着。”

他说完也没理会身后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径直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叶修一直走到这一层大厅僻静的窗边才停下来,刚摸出来烟盒就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以为会是喻文州,结果扭头一看,竟然是肖时钦。

肖时钦走到他身边,笑着说:“屋里太闷了,我也出来透透气。”

叶修失笑,毫不留情地拆穿他:“其实是怕下一把玩儿得太狠吧?”

肖时钦掏出硬币去自动售货机买了两杯热咖啡,递给叶修一杯。咖啡是速溶的,两个人都喝不惯,喝了两口就拿在手里当暖手宝用。“玩儿游戏而已,不需要太认真。”他过了半天才开口说。

“可不是吗。”叶修拿着咖啡就腾不出手点烟,看着远处的夜景觉得有点意兴阑珊,“知道做一个好演员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别假戏真做,也别入戏太深。”

肖时钦扑哧一声笑出来:“你什么时候还开始讲演技课了?这是把我当刚出道的新人教导呢?”

叶修瞥了他一眼:“又不是没教过。”

肖时钦耸耸肩:“这倒是实话。”

 

叶修和肖时钦相识就是因为一场戏。

那年肖时钦刚出道,叶修却已经捧了三座荣耀大奖的奖杯回去,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和圈里的大神有了交集,甚至彼此都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那部电视剧肖时钦演男主角,苏沐橙和他同年出道,在戏里演女二号,所以叶修偶尔会来探班。

叶修第一次来探班的时候肖时钦正巧处于瓶颈期,一段抽烟的戏拍了十几条还没过,导演是个好脾气,只说休息十分钟再继续。

肖时钦站在摄影棚里没动,依然盯着手里的打火机琢磨戏。

“找不着感觉?”身边走过来一个人,肖时钦抬头一看发现是叶修,着实出乎他意料。

他连忙打招呼:“叶神你好。”

“肖时钦是吧?”叶修只穿了件简单的灰色毛衣,露出点线条美好的锁骨和脖颈,丝毫没有大神的架子,说话很随意,“我看过你演的戏,不错,我发现你琢磨人物心理挺有一套的。”

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让叶修看见自己NG这么多镜头,和叶修夸他的话一对比实在是说不出的讽刺。

叶修没等他说话就自顾自往下接着说:“你这段拍的是男主角家族破产之后的戏吧?”

肖时钦点点头。他在这部戏里演一个家道中落的富家少爷,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喜欢张扬到极致的好东西,过了好多年的荒唐生活,直到家族破产之后从高高在上的云端掉到地上,才开始幡然醒悟,脚踏实地准备安定下来。今天拍的就是他身无分文,准备投奔亲朋好友,却连连被拒之门外。

“你过惯了富家公子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日子,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平民百姓的疾苦,今天才算真正体会了吃闭门羹的滋味。”叶修懒洋洋的没个正形,靠在墙上给他讲戏,“你发现之前聚在你身边的那些人都是图你什么才对你好,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就一窝蜂都散了个干净。”

肖时钦让他引着也入了神,跟着往下接:“……我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孤零零的,身边连一个真心实意的人都没有。”

叶修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肖时钦,眼里带着欣赏:“你身上没钱,只剩下这一支烟。这烟是你意气风发时最喜欢的,是好烟,也是你以后可能都再买不起的烟。”

“……所以我抽完了这支烟,既是对过去生活的怀念,也是一个斩断过去,不再留奢望的信号。”肖时钦飞快地接下去说完,眼里闪过一丝了悟的光芒。

叶修低下头笑了笑:“领悟力不错啊。”他说着抛过来一个小小的纸盒,肖时钦一把抓住了,发现是一盒火柴。

“跟你们道具组借的。”叶修笑着说,“别用打火机,试试这个。”

再开拍的时候导演发现肖时钦整个人的情绪都变了,正是他一直想要的感觉,忍不住满意地无声微笑。叶修插着口袋站在一边,眼神也在看导演面前的监视器。

镜头里的肖时钦脸上的神色很迷茫,看着指间的那支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沉默了很久,就像一座冷硬的雕塑,过了很久才慢慢动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包装精美,一看就是普通人买不到的。他的手有点颤抖,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拿出最后一支火柴。

肖时钦低下头,正面镜头拍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得到他绷紧的下颌线条。然后他笑起来,线条一下子就变得柔和起来。细白的火柴梗在他指间夹着,在火柴盒上轻轻擦了一下。肖时钦拢着那簇细小却明亮的火光,凑过去点燃了自己嘴里咬着的那支烟。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眯着眼睛毫不犹豫地甩灭了那根火柴。缓缓吐出那口烟,他向后仰靠在墙上,轻轻说了一句:“……再见了。”

肖时钦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直到导演兴高采烈地喊了声:“太棒了!这简直是我看过最有灵气的表演!”他这才直起身来,隔着半个摄影棚看向场边的叶修。

叶修脸上带着微笑,做了个鼓掌的动作,眼神里满是赞赏。

直至今天,肖时钦也一直记得叶修的那个眼神,还有那个微笑。

他怎么也忘不掉。

 

肖时钦陪叶修在角落里抽完了一支烟,正准备回包厢时电梯门开了,出来几个说说笑笑的姑娘,领头的一个看见肖时钦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喊:“肖大大!”

肖时钦看着蹦蹦跳跳跑过来的妹子有些苦恼,不过还是给叶修介绍了一下:“这是我们公司今年要出道的戴妍琦。”他又转向瞪着一双闪亮大眼睛面容姣好的女生,“小戴,这位是谁不用我介绍了吧?”

“啊啊啊啊是叶修大神!”戴妍琦一声尖叫,“前辈我是你的脑残粉!”

叶修笑着回了句:“你好。”

简单说了两句,戴妍琦很有眼色地告了别,心满意足地捧着叶修的签名和朋友兀自去玩了。

“你公司这妹子够活泼的啊。”叶修说的很含蓄,不过看肖时钦的苦笑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想着刚刚戴妍琦一口一个大前辈,叶修忍不住有点唏嘘:“年轻就是好。”

肖时钦啼笑皆非:“瞧你这话说的,就跟你已经七老八十了似的。”

叶修感叹道:“谁叫我出道早呢,在这圈子里待的时间太久,没看他们一个个的都管我叫前辈吗,喊得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不年轻了。”

“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这个圈子里从来不按年龄排辈,叶修不过就是沾了出道早的光,肖时钦相当无语,忍不住唾弃他。

叶修和肖时钦喝完了手里的咖啡,又回到包间里去,结果发现就这一会儿功夫喻文州竟然喝醉了。

喻文州的酒量叶修有数,混了这么多年早已经练得快要千杯不醉的地步,没想到今天晚上又破天荒地醉了一回。叶修看着他脚底下那一堆从啤酒到红酒都有的空酒瓶,只觉得额头突突地疼。

就听见黄少天在边上特别委屈地为自己辩护:“真不是我们灌的他!他自己一个劲喝闷酒,谁知道受什么刺激了。” 

 

TBC

 

评论(92)
热度(346)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