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熟能生巧 01

伪·师生恋年下设定,依然是霉菜花最喜欢写的傻白甜=w=

 

01

 

周泽楷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叶修宿舍的门口了。

临走前杜明眼泪汪汪恨不得一副扑上去抱他大腿的模样:“舍长,我的幸福就拜托你了!这学期再过不了的话我就准备自挂东南枝了,你和叶老师关系那么好,一定得多美言几句给我个及格啊!”

旁边站着的江波涛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你任重而道远啊。”

方明华紧接着补上一句:“牺牲你一个,幸福全宿舍!”

周泽楷还在发愣为什么要让他去做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时候,吕泊远和孙翔已经冲上来一边一个驾着他的胳膊硬生生拖到了叶修宿舍门前,吴启还特别贴心地替他按了下门铃,压着嗓子喊了声:“叶老师……我是小周。”

还真把周泽楷的语音语调学了个八成像,门那边没隔几秒钟就传来叶修懒洋洋的一声“哎,来了”。

然后周泽楷身边围着的人顿时鸟兽状散了个干净。

叶修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周泽楷直愣愣地站在自己房门口,一脸恍惚迷茫的表情。他忍不住就乐了:“小周?怎么这个点来找我?吃饭了吗?”

周泽楷觉得有点紧张,吞了吞口水:“……还没。”

叶修早就习惯了周泽楷的沉默寡言,往后退了一步把门口让开:“进来吧,正好一块吃点。”

周泽楷关门的时候往楼梯口瞅了一眼,果然看见几个可疑兮兮的猥琐身影正躲在墙角,发现周泽楷看过来杜明忙不迭地双手合十拜了拜,边上几个狗头军师也纷纷竖起大拇指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于是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R大的中药学专业相当有名,在全国都是数得着的。叶修读博士的时候周泽楷他们刚入学,叶修的名字在R大简直就是人生赢家的代名词,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严格算起来周泽楷其实应该管叶修叫一声师兄,只是打从大二上学期起,叶修作为他们院长的得意门生开始给周泽楷这一届带实验课,所以一票人都更习惯叫他叶老师以示尊敬。

——即使叶修这人平时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实在是和为人师表这四个字挂不上钩。

 

正是接近期末考的夏天,博士生宿舍待遇比本科生好得多,每间屋里都安了空调。

可是周泽楷一踏进叶修宿舍就觉得滚滚热浪袭来,压根没享受到想象中的凉爽舒适,就听见桌子上的电风扇转得声嘶力竭,吹出来的却都是热风。

“空调昨天坏了,今天刚报了修,宿管科还没来得及派人过来。”叶修一转头看见周泽楷额头上的汗,抽了张纸巾递给他,笑了笑,“小周你来的可真不巧。”

周泽楷默默地接过纸巾抹了把头上的汗,眼神对上阳台门口画架上画到一半的素描,犹豫了下还是不习惯叫叶修为老师:“前辈……在画画?”

“闲得无聊,屋里这么热,练练基本功平静下,心静自然凉。”叶修笑着说。

叶修的绘画天分R大闻名,周泽楷他们植物学和鉴定学画切面的那节课上,叶修当年本科时交上去的作业被当做范本向他们展示学习。他亲眼看见叶修画的穿心莲叶横切和教材上的印刷图简直一模一样,分毫不差。整个教室里的人瞬间全都崇拜得双眼放光,忍不住对这个传说中的天才师兄产生了无数美好的幻想。

“叶修助教一定是个又温柔又体贴的好老师!”听说叶修将是他们这学期实验课代课老师的时候,不少人情不自禁地微笑着这样想,幻想中的明天是那样美好而光明。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叶修拉得一手好仇恨,嘲讽技能点到逆天,第一堂课就把不认真听课的几个人连说带损到满脸通红,不敢抬头。

于是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都被叶修毫不留情地亲手戳破了。

只有周泽楷托着腮坐在最后一排,直直地看向讲台上衣冠整齐的叶修,眼神湿润像含着一湾泉水,心底却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雀跃。

他想象中的叶修前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晚上想吃什么?”叶修从杂乱的桌上扒翻出一堆外卖单,苦恼地皱了皱眉,“宿舍里这么热,要不出去吃?”

周泽楷没说话,视线集中在叶修身上,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因为心虚,脸有点发烫。

叶修看样子也是热得够呛,就穿了件白色短袖衬衣,宽宽大大的罩在身上,扣子只系了最下面几颗,露着细长的脖颈。衬衣下摆垂着一直到大腿根,露出平角短裤的一截边。

短裤是蓝色的。周泽楷火眼金睛第一时间抓住了重点,眨了眨眼。真好看。

“小周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叶修一转身就看见周泽楷的脸比刚刚进来的时候红得更厉害了,额头上的汗也没消下去,反而越冒越多。以为他是因为屋里太热了,叶修想了想果断开口道:“天太热了可别中暑,我们去小树林点两个菜吃,走走走。”

周泽楷看他抓起钱包就头也不回往外跑,顿时受到了惊吓,伸手拉住叶修:“前辈,裤子。”

叶修顺着他的目光所在低头看了看,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小周你吓我一跳,我穿短裤了。”为了表示自己下半身不是光着的,他还动作飞快地把衬衣下摆掀了起来,大大方方地给周泽楷看了一下。

虽然天一热男生们都衣衫不整,还有直接赤膊上阵在校园里晃来晃去的,但是……周泽楷眼神不自然地闪了闪:“小心感冒。”

“……”叶修忧伤地扭头看了看窗外三十八度艳阳照耀下的校园。

周泽楷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热伤风。”

 

小树林是R大东门的一家小餐馆,以物美价廉闻名校园。

幸好叶修和周泽楷来得早,离下课时间还有几分钟,饭馆里还有几个空位。

吹了会儿空调叶修顿觉浑身舒畅,大手一挥对着周泽楷说:“别客气,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小饭店统共就那么几道菜,周泽楷挑挑拣拣点了几个叶修喜欢吃的,然后端了两碗冰镇绿豆汤过来。

冰凉的绿豆汤顺喉而下,解暑又爽快,叶修连干了两碗才想起正题:“小周你来找我到底为了啥事儿?”

周泽楷摸着碗边不知道从何开口:“杜明的补考……”

叶修何等聪明,周泽楷只说了五个字他就明白了,立刻笑得狡黠起来:“哎呦我说你怎么大中午跑过来了,原来是替杜明走后门来了。”

周泽楷面色一红,有点不好意思:“前辈……手下留情。”

叶修歪着头笑:“平时看他不慌不忙的,逃课玩儿游戏那叫一个游刃有余,怎么这时候开始着急了?周泽楷同学,你这是准备来贿赂老师吗?”

其实他也就是开玩笑而已,补考题早就出好了,比正式考试简单了不知道多少倍,杜明这次肯定稳过,可他就是不想直接这么告诉周泽楷。

他就特别想看他着急的样子。

叶修恶趣味地盯着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的周泽楷,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当然了,给杜明同学画个范围什么的还是比较简单的。不过,”他话锋一转,“你总得拿出点贿赂我的诚意来吧?”

“什么?”周泽楷一头雾水。

叶修却没回答,貌似无意地提了一句:“唉,我最近发现我的人体结构又退步了,得专门练练人体了。”

周泽楷怔住了,不知道叶修什么意思,只能眼巴巴地瞪着他。

“可是我还缺个模特,”叶修笑得更开心了,眼里还闪着光:“要不小周你来当我的模特吧?”

 

餐馆门口的梧桐树底下正蹲着几个躲躲闪闪的身影。

“……我觉得特别后悔。”杜明捂着胸口一副痛苦悔恨状,“咱这样把舍长推向叶老师算不算是羊入虎口啊?”

吕泊远贴心地一计铁砂掌拍向杜明的胳膊,后者疼得一哆嗦,怒目而视看见吕泊远正笑得温柔:“有蚊子。”

孙翔快被草丛里的蚊子咬成筛子,四下一看然后皱了皱眉说:“方明华呢?”

“接媳妇儿下课去了。”吴启恶狠狠地咬着牙说,“叛徒!”

一众人顿时脸都黑了,脑海中不约而同飘过特大号鲜红字体:“烧!!!!”

只有江波涛依然冷静,高深莫测地呵呵一笑:“羊入虎口?这事儿可不好说。”他摸了摸下巴,“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TBC

 

最近被灵感女神抛弃了,开个新脑洞换换思路 Q/////Q

 

评论(53)
热度(780)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