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熟能生巧 06

06

 

旅社坐落在D山的半山腰,与城里相比空气潮湿得多,连房间里的被子摸上去都是一手的潮意。

周泽楷和叶修的房间在一层,推开阳台门出去就是个幽静的小庭院,好处是风景极佳,令人心旷神怡,坏处就是各种蚊虫不是一般的多。

叶修行李少,把包放下就没什么要整理的,摸了摸床铺转身对周泽楷说:“太潮了,晚上没法睡啊。趁这会儿阳光好,小周我们把被子晾出去晒一晒吧?”

周泽楷自然没有意见,把被子一卷就抱起来跟着叶修往院子里走。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有种没反应过来的感觉,叶修说要换房间的话一说出口,他顿时以为自己在做梦。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周泽楷微微侧了侧头,借着被子的遮掩偷偷看向身边并肩而行的叶修。能和这个人一起朝夕相处两个多礼拜,甚至是住在同一间房间里,周泽楷觉得这折磨人的野外实习一下子就变得美好可爱起来。

叶修被阳光晒得有点睁不开眼,微微眯着眼睛,懒洋洋的打不起什么精神。周泽楷一瞬间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的那只猫,吃饱了就喜欢趴在阳光底下假寐,慵懒的样子简直和叶修如出一辙。

晾衣架上已经搭了不少被子,旁边还三三两两的不时有同学也抱着被子过来晒。叶修挑了块阳光充足的地儿,先把怀里的被子递给周泽楷,然后伸手几下整理出一片空地,侧身笑意盈盈地看向他:“行了,小周,给我吧。”

周泽楷莫名其妙就想起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年拆洗完被子,也是爸爸站在一旁乖乖抱着被子,等妈妈收拾出晾衣架,然后一个递一个接,动作无比默契。他想到这忽然觉得脸上发烫,连忙止住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甚至不怎么敢看向叶修的脸。

两床被子摞在一起都被周泽楷抱在怀里,虽然不沉但摞起来高度可观,遮住了周泽楷的半张脸。叶修看他一直没动,一边奇怪地问:“怎么了?”一边凑过去看了看周泽楷的脸色。

“是不是中暑了?”叶修打量了一下,有点担心地问,“不舒服吗?”

周泽楷连忙摇头,努力平复了心情,朝叶修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把手臂往前托了托,示意叶修接过手里的被子。两个人手脚麻利分工合作,很快就把被子晾好了。叶修细心地把被角抚平了,又拿夹子夹好以防被子被山风刮落。周泽楷也学着他的样子整理,结果一个往右上角伸手一个往左上角抬胳膊,两只手就在半空中碰到一起了。

前辈的手真软。这是周泽楷的第一反应。

然后他立刻觉得刚刚强压下去的热意又重新浮现在了脸上,于是他听见叶修愈发担心的声音:“小周我怎么觉得你脸更红了?中暑的话一定要说啊。”

周泽楷慌不择言,讷讷点头说了声:“没事。”

——他有种预感,这为期两周的野外实习真是充满了各种甜蜜的折磨。

 

简单午休过后,每班组成一队,在随队老师的代领下向山上进发,开始实习采药的第一堂实践课。

一群天之骄子跃跃欲试,然而没走几步就都纷纷歇菜了。没办法,他们平时学得再好也只是书本上的死知识,真把那一棵棵药用植物摆在他们面前,还真不一定每个都能认识。更何况在这漫山遍野的地方,到处都是植物,能一眼就看出是什么的绝对只能是大神级别的人物。

“唉,真羡慕你们。”课间休息时偶遇别的班级,有相识的同学凑到周泽楷他们班,无比羡慕地说,“有叶老师这个大牛在,你们可真沾光,比我们轻松多了。”

杜明等人简直有苦说不出,只能呵呵以对笑而不语。

是啊,有一个叶神是好事儿,问题是他们班还有个周泽楷呢,那也是个强人啊。

周泽楷平时就一直坚持运动健身,爬这几步山路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所以也没像大部分人一样找个地方坐下休息,而是四处边走边观察着路边的植物。

身后有熟悉的脚步声走近:“不休息一会儿?”

“不累。”周泽楷回头,朝叶修笑了笑。后者的体力值简直就是个渣,此时说话都带着喘,一脑门子汗,随便找了棵大树倚着就歪下不动了。

叶修扫了一眼周泽楷背着的药袋,挑了挑眉:“收获颇丰啊。”

他示意周泽楷把袋子拿过来,解开往里面看了看,随意地挑了一棵拿出来问:“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半夏。”周泽楷不假思索地答道。

叶修满意地笑了,又换了一株植物:“这个呢?”

周泽楷立刻回答:“紫花地丁。”

你来我往考量了好几轮,周泽楷别说回答错误了,连个磕绊都没有。

旁边有几个休息的同学都听见了这番对话,顿时“哇”一声不约而同地起哄,看向周泽楷的眼神都带着发自内心的崇拜。

于是杜明他们的眼神都死了。你看,这让人自惭形秽的,简直不给我们平凡人留一条活路。

“学得挺扎实啊。”叶修低头整理好药袋,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扎好一个漂亮的结,把袋子递还给周泽楷。

两个人相视而笑,都有点心不在焉,显然各自心怀鬼胎。

前辈的手真是越看越好看。周泽楷假装看风景,悄悄瞄了一眼低头擦汗的叶修。

靠,小周念中药名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叶修边擦汗边想。

 

等到下山归来时几乎每个人都是满载而归,在各自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了初步的处理和晾干,就到了解散吃晚饭的时间。

吃过晚饭周泽楷和叶修回了房间,先后去浴室冲凉,洗去了一身的汗水与疲惫。实习都是安排在上午和下午,所以晚上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自由活动时间,周泽楷洗完澡出来,看见叶修已经爬上床了,正窝在床头上看书,听见他从浴室出来也没有抬头看他的意思。

周泽楷正想着要说点什么,就听见门上传来了规律的敲门声。外面一阵喧哗,还夹杂着杜明的笑声。

敲门的是方明华,站在门口朝里面喊:“小周,出来打牌,就缺你了!”

周泽楷有些犹豫,他回头看了一眼歪在床上看书的叶修,又看了看门口,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和方明华他们出去玩,还是留下来待在房间里。

叶修一直没有看他,就根没听见他们在门口喊一样,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静静地看着手里的书。

“前辈……”周泽楷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叶修看上去一副不想被人打扰的模样,所以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和方明华他们出去比较好。

周泽楷从椅背上抓起衬衣就向门口走去,结果他刚迈出一步,就听见后面传来闲闲散散的一声:“干嘛去?”

周泽楷停下脚步,有些迷茫地回过头。叶修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在床上坐直了身子,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他迟疑地指了指门口:“……去打牌。”

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黄色的暖光,照得叶修的脸比平时温暖柔和许多,周泽楷看见叶修慢慢地笑了起来,眼神很亮:“你想去吗?”

周泽楷觉得自己简直就是鬼迷心窍了,顿时把门口的兄弟们都抛之脑后了,毫不犹豫答道:“不想。”

叶修于是笑意更深,他伸出食指朝周泽楷勾了勾,眨眨眼睛:“那……要不要去看星星?”

 

TBC

 

纯纯的校园文怎么能少得了看!星!星! (麻烦帮我捡一下地上的节操好吗……

评论(60)
热度(375)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