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All叶]最佳男主角010

隔这么久才更新我简直愧疚得无语凝噎……不是坑,只是卡了Q///Q
现在终于熬过了卡文阶段,简直神清气爽! 
这章致力于刷事业线剧情,所以就不写出场西皮了,给蹲坑的妹子们挨个献吻=3=

 

第九章

 

喻文州酒品好,喝醉了也没做出什么大闹全场的失态行为,就安静地仰倒在沙发上,胳膊搭在眼睛上盖住半个脸,昏昏沉沉的似睡非睡。

黄少天本来还打算着散场之后去续摊吃夜宵,此时也只能作罢:“算了,他这样儿也没法继续了,先送他回去吧。”

叶修点点头,然后借着肖时钦的身影遮掩着,脚底抹油就想往包厢外面溜。他猜着黄少天十有八九得拉上他一起当壮劳力,果然他只是身形一动,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让黄少天叫住了:“哎哎哎叶修你去哪?是不是兄弟啊赶紧来搭把手,这时候想溜你也太没义气了!”

被抓了个正着的叶修只能苦笑:“怎么哪儿都有我,我又不知道他家住哪。”

黄少天正要答话,结果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大作,掏出来一看是大老板的电话,只能无奈地跑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接电话,临走前还不忘扔给叶修一个“敢走你就死定了”的眼神。

叶修知道躲不过,抓了抓头发看向肖时钦,问他:“你一会儿去哪?”

肖时钦有点莫名其妙,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你要干嘛?”

“帮帮忙呗。”叶修朝喻文州那边点了两下头。今天晚上除了他和肖时钦别人都喝了不少,自然没法再开车,黄少天要拉他下水的话那为了保险起见他也得拉个垫背的才行。

肖时钦还是有点糊涂:“至于跟面对刀山火海似的?”

叶修低头嘟囔了一句“还真差不多”,但声音太小对面的人并没有听清。

黄少天过了一会儿才回来,沮丧着一张脸看着很郁闷:“靠靠靠公司叫我去电台救场,郑轩那个节目请来的嘉宾临时开天窗了,让我去顶替一下。”他瞪了叶修一眼,指了指沙发上的喻文州,接着说:“你帮我把他好好送回去,地址我一会儿写给你。”

叶修嘴上说不愿意,然而黄少天真走了他也不可能把喻文州一个人扔在会所,无奈地和肖时钦一边一个把喻文州架了起来。他这会儿终于确信喻文州是真的喝醉了,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他身上,让他有种步履维艰的感觉。

把喻文州塞进车后座,叶修也跟着坐了进去,肖时钦挑了下眉,只能认命般的坐进了驾驶座。

“文州的车是自动挡啊。”路上肖时钦感叹道。

叶修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他:“怎么了?开不习惯?”

肖时钦笑着点了下头,“还是更喜欢手动挡的感觉。”

叶修撇了撇嘴:“我发现你对机械什么的简直就是有执念。”

喻文州歪在另一边,头抵着玻璃窗昏昏沉沉的。叶修其实挺怕他吐在车上的,不时扭过头去看看他,发现一路上他都很安静地埋着头在睡。

“还是睡着了省心啊……”叶修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

喻文州清醒的时候,他在他面前就会不自觉地用脑子想他说的每一句话,就仿佛他的一句无心之语,后面都藏着惊涛骇浪或者隐藏陷阱。他觉得自己这大概是一朝被蛇咬,所以有点神经过敏。

“心太细的人活得都累。”肖时钦敛了敛笑意,状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

叶修挑起嘴角笑了笑:“与君共勉啊。”

 

那天晚上叶修和肖时钦把喻文州安安全全地送了回家,隔天叶修就接到喻文州的电话。

电话里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淡定温和:“昨天谢谢你了。”

“难得看你喝醉一次,”叶修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以后还是少喝点吧。”

喻文州在电话那头低声轻笑,过了半天才慢慢地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个饭也算是道谢了。”

“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叶修满不在意,“我最近挺忙的,就留着以后再说吧。”

喻文州也没多说什么,他脑子微微一动就猜到叶修的打算,笑了笑说:“我懂了,那先祝你拍摄顺利,马到成功。”

叶修淡淡回他一句:“借你吉言啊。”

 

其实喻文州真正算得上了解他,他完全没猜错,兴欣的第一部影片终于要开拍了。

虽然只是四十五分钟的微电影但叶修丝毫没有大意敷衍,从剧本到布景都恨不得亲力亲为。除却演员和兴欣太穷这两个硬性因素,其他方面都几乎做到了现有条件的最好。按照叶修的构想是将计划中的八部微电影用一条线串起来,最后以那条线为主线冲击大荧幕,不论是观众基础还是噱头都具有了。

然而计划的是很完美,实际操作起来却发现困难重重,每走一步都很是艰难。

今天要拍的是以包子为主角的第一部电影里的几个镜头,布局就选在一间废弃工厂里,兴欣全员有戏的没戏的都跟着车跑来围观了。叶修一开始还担心包子会不会紧张,结果谁知道包子反而人越多越兴奋,丝毫不见新人都会有的战战兢兢,站在镜头前面相当游刃有余,把剧本里那个十几岁就出来混社会的小混混演得入木三分。

苏沐橙今天没有通告,也悄悄跑过来凑热闹,看包子几乎都是一条过也有点刮目相看,对叶修感叹道:“你眼光真的不错哎。”

“那是,”叶修坐在导演椅上毫不谦虚,“也就我这种火眼金睛的伯乐能在人群中一眼发现包子这块璞玉。”

只是他话说的显然有些早,眼下这块璞玉就有点让他头疼不已。

“卡。”叶修朝着场中央喊了一声,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暂停了这场戏的拍摄。

这一场拍的是包子和魏琛摊牌的一场戏,然而魏琛做为客串和他并没有多少对手戏,说穿了大部分镜头还是包子一个人的内心戏。然而包子到底是没经验的演技新人,本色出演的时候能活灵活现,可是一到剖析内心的静态镜头就有点不给力,表情总是差那么一两分意思。

叶修没办法,只能宣布全员休息几分钟,然后对着包子招了招手:“包子你过来。”

包子倒真的是乐天派,连着NG了十几次也不见沮丧的表情,只是对连累整个剧组毫无进展而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跑到导演席边上坐下了:“老大,你给我指点指点吧,我实在是找不着感觉啊。”

叶修没急着给他灌输长篇大论,慢悠悠地点了根烟叼在嘴里,才对旁边的罗辑点点头示意道:“罗辑,你来说说这场戏的情节概要。”

整部戏的剧本都出自罗辑之手,短短一段剧情而已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然而被包子用专注闪亮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瞪着,罗辑觉得自己紧张得手心都有点出汗,“啊”了一声才镇定下来,说道:“呃……包子你十几岁的时候和A仔就一起混社会,是从小过命的交情,后来你们无意间撞破了东区老大的阴谋,要被杀人灭口,是魏老大把你们救了下来。从此以后你们就跟着魏老大混,你对他有感激有崇敬,只要是他说的事情你都会去做,你全心全意地信任他。”

罗辑吞了吞口水润了下嗓子,继续往下说:“后来道上的生意越做越大,你们三兄弟立下誓言,无论如何伤天害理的毒品和人贩生意绝对不会碰。可是有一天,A仔在一次任务中被警察盯上了,混战中被击毙,从他身上搜出了毒品。有人偷偷写信告诉你,其实魏老大一直在暗地里插手毒品生意,而A仔就是这次替他背黑锅的替死鬼。”

罗辑看了一眼叶修,最后说道:“所以你就来找魏老大问个明白。”

叶修赞许地点点头,磕掉烟灰:“没错,就是这么个情节。”

他转头看向一头雾水的包子,对方有些不明白地说:“这些剧情我都知道啊。”

叶修笑了笑,话锋一转问他:“包子,要是有人欺负你好兄弟,你会怎么做?”

包子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大喝一声:“当然是冲上去揍他一顿给我兄弟报仇。”

“那如果欺负你兄弟的人是你另外一个兄弟呢?”叶修又问,“那你帮谁?”

包子被问糊涂了,想了想说:“谁做错了就揍谁,像剧本那样的话,就是魏老大错了。”

“你刚刚演的那些戏为什么不能过,就是因为你演出来的那个人,只是单纯的想去揍人。”叶修冷静地慢慢说道,“可事实上你的感情是不可能那么纯粹的。你把老魏当亲哥,A仔是你亲弟弟,然后哥哥把弟弟害了,你很伤心很愤怒,可是更多的是背叛感。”

叶修拍了拍包子的肩膀:“一个人长久建立起来的自以为美好的世界在他面前崩塌了,那个人是没法做到这么冷静的,他的感情很复杂,不可能只是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说我们单挑吧。包子你好好琢磨一下。”

他说完就走到厂房外面继续抽完那根烟,呼出的烟圈被冷风一吹就散在了空气里。

陈果其实很担心,但又不敢把所有的情绪都摆在脸上,忍了半天也跟着叶修走了出来,凑过去问:“要不今天先到这?我看包子这状态一时半会儿不一定能找着啊。”

叶修不慌不忙地抽完了那颗烟,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陈果:“我对他有信心。”

陈果嘟囔了一句:“你哪来的这么些信心啊,外面都在说兴欣是上不了台面的草台班子呢,唉。”

“凭我荣耀大奖都拿了三冠的实力,”叶修轻描淡写地扔下一句,就好像荣耀大奖的奖杯就像地里的大白菜,只要想要就能得到一样,“老板娘你放心吧,我要明年年末的荣耀大奖上,写满了我们兴欣的名字!”

叶修依然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然而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陈果却觉得眼前这个人显然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眼里的光芒一瞬间耀眼到让人无法移目,让她心底都无端升起一股热血与激情。

靠,不愧是拿过三次影帝的男人。陈果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接受了叶修不知不觉间的洗脑。

 

再开拍的时候包子的整个状态都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单纯在表演生气的新人演员,而是好像和整个角色都融为一体了。

魏琛就站在废弃厂房的一端,一缕阳光照进来在地上划出一道线,他站在阴暗里默不作声,而包子就站在明亮的另一边,隔着一段距离不说话地打量他。

“老大。”包子过了很久才说话,声音里满是痛苦的压抑,莫名的有些嘶哑,“他们说A仔是你害死的,我不相信,所以我来亲自问你。”

魏琛岿然不动,在阴影里挑起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外人挑拨的话你也信?”

包子却一下子像被这句话点燃了导火线,他猛地直起了身子,向前冲了一步,然后他想起了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他的大哥,是十三岁那年从枪口底下把他救回来的大哥。所以他没再往前走,只是站在那里喊道:“我不想相信啊,可是我有眼睛!A仔是怎么死的你比我更清楚!今天要是你敢亲口对我说一句你没做过,我就信你!你要是不敢——”

包子没再继续说下去,安静到诡异的厂房里只听得见他骤然粗重起来的呼吸声。

旁边场外的罗辑十分紧张地扭过头来对叶修说:“剧本里没这段啊,包子他……”

“没事儿,”叶修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眼里闪过一丝光,“让他自由发挥看看。”

罗辑不敢再出声,把紧张兮兮的目光重新放回了镜头里的两个人。他紧张得有点手抖,他怕包子演砸了,可是他又隐隐约约从心底无端端升起一股信心,相信包子可以做到让大家眼前一亮的成功。

镜头里的包子显然情绪已经一气呵成,他冲上去揪住魏琛的领子:“你说啊!只要你说你没做过,我就信你啊!你说话啊大哥!”

魏琛沉默着,眼神晦暗不明。

包子的眼神瞬间就灰暗了,他慢慢地把手缩了回来,然后笑了笑,只是笑容十分僵硬,好像只是拼尽全力硬挤出来的一个笑。

“我们把你当亲大哥,”包子呸了一声,声音高亢起来,只是拉高的声线里却有着撕心裂肺的绝望,“你就是这么对你亲弟弟的?”

他不想再听魏琛的解释,掏出枪来指向对方。只是他的动作虽然快,魏琛的动作却更快,先他一步的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我没想到,”魏琛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你会有一天像这样拿枪指着我。”

包子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要哭了,可是他的表情是冷硬的,他盯着魏琛的眼睛说:“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会替A仔报仇,可是我不想杀你。”包子闭了闭眼,然后慢慢地把持枪的手放下了。

“我一直把你当哥哥,可今天开始你不是了。”包子终于说出了原剧本里的台词,完整地给这场戏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毫不相干。”

“那时候我一定会杀了你。”他的声音变成了一潭死水般的死寂,波澜不惊。

包子和魏琛一直定定地站在那里,直到叶修喊了一声“很好,这一条过了”,他们才从戏里脱离出来。魏琛显然还没有完全出戏,疲倦地用手搓了搓脸,看着一秒钟就转换了画风充满活力地跑到场边问罗辑自己演得好不好的包子,冲着走过来向他递水的乔一帆苦笑道:“想当年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啊。”

叶修回放了一下这一场戏,满意地抬头给陈果一个询问的眼神:“老板娘,怎么样?”

陈果觉得鼻端莫名发酸,眼眶也有些热,她使劲把那股异样的激动按捺下去,假装凶狠地瞪了叶修一眼:“包子刚刚快吓死我了,你这个导演也不管管,就任由他自己乱改剧本?”

“这你就不懂了,”叶修往后一倚舒服地靠在软椅上,“包子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不可捉摸的临场发挥,正所谓败也包子,成也包子。”

“你说的我都晕了,”陈果没声好气,不过心里软软的,“反正你是导演,都听你的吧。”

“没人能掌握包荣兴的画风。”叶修笑得很狡黠,冲着陈果眨眨眼,“这就是咱们兴欣的秘密武器。”

他的声音很坚定:“我对兴欣有信心。”

 

TBC

 

 

评论(60)
热度(348)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