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熟能生巧 18

18

 

周泽楷晚上不在,叶修整理了一天的新家,累得也没心思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凑活着填饱了肚子。

到十点多周泽楷也没和他联系,叶修觉得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就洗过澡赤着上身窝在床上打游戏。打到十一点多有点困意上涌,叶修正准备收电脑睡觉,就听见外面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

叶修对周泽楷敲门的声音烂熟于心,一边奇怪这么晚他竟然还来,一边跑到门口去开门。

“我以为你回宿舍了。”叶修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果然是周泽楷,脸有点红,估计是喝了点酒,胸膛剧烈起伏着,额头上还有汗,显然是一路跑回来的。

叶修把他让进来,在他头上抹了把汗,疑惑道:“这是怎么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一路紧绷着的心此时激动地快要炸开了,他没等叶修说完这句话,往前迈了一步就大力抱住了他的腰,然后狠狠地亲了上去。叶修被这一下子突击弄得懵了,脚下没站稳,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后倒了两步,直到他的背抵上了冰冷的墙壁才终于稳住了脚步。

叶修觉得今天晚上的周泽楷有点反常,简直热情过了头,长驱直入的湿吻搞得他头脑变成一团浆糊,心里烧起了一把火,也勾住周泽楷的脖子更加热情地回吻了回去。

眼看着两个人在玄关处就要擦枪走火,叶修赶在周泽楷把手伸到他宽松的睡裤里面之前推了推他:“先换鞋,你今天晚上怎么了?”

周泽楷几下把鞋子蹬掉了,他甚至懒得花时间换拖鞋,又一次把叶修压在墙上,紧紧地扣住他的双手不让他挣扎,用比刚才更激烈色情的吻法让叶修忘记了想要说的话。

他过了好久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叶修,把头抵在他肩膀上,声音闷闷的:“我知道了。”

叶修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头雾水,用手捋了捋他跑得翘起的发梢,声音很迷茫:“知道什么了?”

“你的秘密。”

叶修愣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周泽楷抬起头,下半身挤进他的两腿之间,某个不容忽视的滚烫物体抵上了他同样半/勃起的下面。

与这种色情的动作比起来,周泽楷问出的问题简直纯情得可以媲美初中生:“你什么时候……”他顿了顿,又低头在叶修嘴唇上轻触了一下,才接着问,“喜欢上我的?”

想了想周泽楷今天晚上见的人,叶修隐约有点明白为什么周泽楷这么激动了,他觉得很好笑,这哪算得上是什么秘密呢,他原本就打算找个时机给他说的。

叶修故意反问:“怎么了?这个重要吗?”

周泽楷用手在他的嘴角边用力抹了一下,将一些可疑的透明液体擦去了,声音温柔得堪称犯规:“我想知道。”

叶修拿他没辙,笑了笑说:“好吧,我就知道你肯定得问。”他大大方方地承认,“你今天晚上和你师兄吃饭,是不是知道我用他号和你打竞技场的事儿了?”

周泽楷的肩膀和胳膊牢牢地抵着叶修,将他禁锢在自己的胸膛和墙壁之间,低声嗯了一声。

“我那天晚上闲得无聊,在机房看见他和你们下本,看着看着就觉得你这个人操作不错,有点心痒,就让他把号借我玩玩儿,和你打了一场。”叶修得意洋洋地笑,“最后可是我赢了啊。”

周泽楷不相信素不相识的两个人,仅凭一场PK叶修就能喜欢上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可他不着急,他觉得他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严刑逼供”。屋里的空调打得很低,周泽楷手心里的汗消了之后就变得凉凉的,他把手顺着叶修宽大的短裤裤筒里顺势向上摸去,一边在对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流连忘返地来回摩挲,一边言简意赅地说:“继续。”

叶修让他摸得又凉又痒还挣脱不开,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都招了还不行吗。”

他深吸了口气:“后来就对你这个未来的准学弟有点上心了,你们入学报道那天我正好也去了,就让人给我指了指哪个是一枪穿云。”他抬起右手在周泽楷的脸上色情地摸了两把,露出个流氓似的笑,“没想到竟然这么帅。”

周泽楷还是不觉得叶修会这么轻易就把一颗心交出去,皱了皱眉:“一见钟情?”

叶修一直保持着身躯僵直的动作,早就累了,敷衍道:“是啊是啊我对你就是一见钟情,能不能放开我了啊周泽楷小学弟?”

周泽楷没动,低头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笑笑说:“你撒谎。”

这次是真的没辙了,叶修做了个投降的动作,用手圈住周泽楷的腰,温柔地把头抵上他的额头,喃喃自语:“我现在在你面前怎么老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周泽楷亮如繁星的眼睛就在咫尺,叶修被这样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觉得心口满足得都有点发疼。他清了清嗓子,只能认命似的从头讲起。

 

那是周泽楷入学刚刚一个多月的秋天。

那年秋天雨下得特别大,校园都被淹了一半,人走在路上都像走在河里。那天是周五,本来是个难得的晴天,谁知道到了下午下课时分又哗哗的下起了暴雨。

叶修百无聊赖地趴在实验室的窗台上,一边等着实验结果分析,一边无聊地用眼神在楼底下扫来扫去。

然后他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对面教学楼的楼梯上站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黑色的短发,隔着一段距离叶修也能看清他英俊出众的五官,青年周围也站着几个避雨的同学,都在偷偷地不时打量他。

面前的玻璃因为呼吸间的热气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叶修用手指擦开呵气,觉得在这个无聊的雨天里看看赏心悦目的帅哥也是个不错的消遣。他知道那个青年叫周泽楷,他操作的号叫一枪穿云,是能和他打得难分难解、技术让他眼前一亮的高手。新生报道时他就见过他,当时只觉得是个长得很帅的男生,还在心里暗自感叹了下老天爷真是偏心。

可是现在,他看着青年安静又好看的侧脸,觉得心脏好像被击中了。不像周围急着回去却没带伞的同学一样束手无策到跳脚,周泽楷满脸的平静,站在屋檐下微微抬着头看着面前的雨帘。他出神地看着雨,叶修站在对面的二楼实验室里出神地看着他。

叶修见过他在网游里的打法,强势果断,充满了老爷们儿的强硬,可是现实世界里的青年却更习惯于安静和沉默,给人一种柔和的错觉。这种骨子里的硬和外表上的软矛盾得结合在同一个人身上,叶修一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挖到了宝藏的掘金者,控制不住地盯着他看,迫不及待想靠近他。

想要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叶修用手指在窗户上轻叩了两下,觉得自己有点疯狂,过了一会儿转过头来问:“哎,大眼你带伞了吗?”

王杰希忙着写论文,指了指墙角边竖着的伞,随口问:“你要干什么?”

“借我用用。”叶修径直走过去把伞拿起来,心血来潮地又添上一句,“我去英雄救美!”

王杰希这下抬起头来了,认真地看了叶修一眼,无情吐槽道:“雨中送伞表心意?师兄你以为你是白素贞吗?”

叶修被噎了一下,然后懒洋洋地讽刺道:“你写论文就专心地写,听什么歌?你老听这一首不烦吗?”

“……那我给你换首应景的?”王杰希打开在线音乐,点了几下鼠标,几秒钟之后安静的实验室内忽然响起了耳熟能详的音乐前奏。

「嘿,哈,嘿哈吼!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哈!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哈!」

王杰希冷静地瞅着叶修的眉头不自觉地颤了两下,然后低下头继续写论文。

叶修懒得搭理他,踏着「断肠也无怨」的歌词走出去了。

可惜那一天他们注定没缘没分,叶修从实验楼往外冲的时候被一个老教授拉住聊了两句,等他好不容易应付完老师冲出去的时候,对面楼梯上早就没了周泽楷的身影。

至于后来几年里叶修一直私底下管那个老师叫法海什么的那都是后话暂且不提,只是当时叶修拿着伞站在楼底下看着空空的对面时,忽然觉得心里也空落落的。

 

半年之后,叶修推开阶梯教室的门,走到讲台上说:“大家好,我是以后你们实验课的老师。”

他的眼神和最后一排靠窗坐的青年的目光撞在一起,笑容不可察觉地变得温柔了起来。

“我叫叶修。”

 

TBC

 

谜底揭晓了,先动心的是叶老师=w=

 

评论(68)
热度(343)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