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周叶] 熟能生巧 19

19

 

“就是这样。”叶修最后总结道。

他觉得这样在周泽楷面前亲口把自己的小心思全都剖析得一干二净,有点挂不住这张脸,清了清嗓子假装淡定地说:“满意了吧?那就赶紧放开我,热死了。”

周泽楷没有动,依旧保持着那个搂抱着他的姿势。他本来以为听叶修讲完来龙去脉会觉得很甜蜜,可他现在却满心的酸涩。他想到叶修曾经默默地看了他那么久,又想到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曾经有人担心他被雨淋,曾经有人在瓢泼大雨时想给他撑起一把伞。

他忍不住地后悔,如果当初的自己能够在那里多站一会儿。

哪怕只有五分钟,也许就能遇见叶修,也许就能更早地开始这段恋情,也许……就不会让他一个人等那么久。

叶修用手撑着把周泽楷的脸抬起来,直直地看向他的眼底,好像猜透了他的心思一般笑了起来:“行了,别胡思乱想,我们现在在一起,不就挺好的?”

周泽楷决定用行动来表明自己的心情,扣住叶修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就像被小动物摩挲一样的轻吻,没有唇舌交缠,只是单纯地用自己的嘴唇在叶修的唇瓣上来回温柔地碾压,直到叶修终于忍耐不住这种纯情的吻法,微微张开嘴,慢悠悠地伸出舌头来挑弄周泽楷的嘴唇,不甘寂寞地想要探进那个温热的口腔里去探索新的世界。

于是那本来还有点忧伤的小气氛顿时荡然无存了,果然当两个成年男性凑在一起亲亲摸摸时,就压根离纯情这两个字挨不上边,擦枪走火才是正经事。

等到叶修从晕陶陶的舌吻里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屁股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多了一双手。周泽楷用力捏着他的臀/部,努力让两块肉挤在一起,毫不留情地尽力揉捏着,声音很低却很坚定地说:“叶修,我想做。”

叶修还以为会听见什么深情表白,结果周泽楷这一句少儿不宜的台词直接打乱了他的呼吸,镇定了半天才找回了点前辈的面子:“不行。”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用黑曜石般莹亮的眼睛盯着他看,眼神里满是不解。

叶修有点无奈,解释道:“你晚上喝了酒,哪还有力气?快去洗个澡睡觉,明天再说。”

估计搁在平时周泽楷就让叶修扔出来的这块糖哄得答应了,可今天晚上不一样,他自从叶修亲口表明心迹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想和他做些更亲密的接触。

他无法说出自己的全部心情,可他想用行动让叶修明白自己有多爱他,唯有肌肤紧贴的赤luo缠绵才能证明自己对他的渴望与爱,并不亚于叶修对他的爱。

周泽楷觉得自己一分一秒都忍不下去了,叶修只来得及听见他说了声“抱紧点”,然后眼前蓦地一片天旋地转,被周泽楷抱着双腿扛了起来。叶修被打击懵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米七八的自己怎么会被看上去才比自己高几公分的周泽楷做出这种姿势。与其说他乖乖地被周泽楷扛进了卧室,倒不如说他被两个人之间不可逾越的体力差距彻底雷焦了。

被扔在床上的时候周泽楷刻意放轻了动作,所以叶修并没有感到不舒服的眩晕,眨眼的工夫就被周泽楷牢牢地压倒在床上。他看见周泽楷在笑,笑容里还有点不甘心的炫耀:“我有力气。”

叶修这才恍然自己刚刚那句你喝了酒没有力气上/床算是惹了大祸了,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如果周泽楷想做的话那就来做好了,反正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从他买床时特意挑了张柔软的超大床型就可以预见到他的计划。

所以叶修遵从本心地伸手勾住周泽楷的脖子,点了点头:“那就做吧。”

这句话就像个导火索,瞬间将周泽楷心底苦苦压抑着的小火苗噌的点着了,低头吻他的动作凶狠得像是要把叶修的舌头吸进嘴里吞拆入腹。嘴唇亲密无间的紧贴在一起,周泽楷热热的舌尖毫不犹豫地挑开叶修的嘴唇和牙齿,勾住他的舌细细地缠绵,室内渐渐响起令人面红心跳的暧/昧声音。

这个仿佛毫无止境的吻终于结束在叶修几乎以为自己要因为喘不过气而昏厥过去的前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嘴唇就好像已经不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舌头都被吸麻了。周泽楷的脸颊也微微地发红,看上去有种秀色可餐的假象,简直就像和刚刚那个凶猛的青年不是同一个人似的。

叶修觉得自己又一次色欲熏心了,一翻身不甘示弱地把周泽楷压在了床上,后者也没挣扎,两只手稳准狠地摸上了叶修的屁股,还不厌倦地揉弄着那两块紧实诱人的臀/肉。叶修让他摸得腿发软,赶在一声呻/吟就要脱口而出的刹那一低头咬住了周泽楷的耳朵。

耳部是大部分人的敏感带,周泽楷也不例外,被叶修挑弄着舌尖往耳朵里面戳的时候浑身都酥了,不自觉地紧绷起身体,觉得又舒服又难捱。他听见叶修压低了嗓音在他耳边徐徐地说话,呼吸间的热气扑在耳朵里弄得他痒痒的:“别着急啊小周,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慢慢来,从头开始。”

他说完就在周泽楷头上亲了一口,离开的时候发出声音很大的一声“啵”,把周泽楷也给逗笑了。

叶修洗完澡就一直光/着上半身,只穿了条睡裤,此时对比着周泽楷衣冠整齐的样子,说不出的破廉/耻,忍不住大爆手速扯掉了周泽楷的裤子,然后扑上去一颗颗解开他的衬衣扣子。被剥光了下半/身裤子的周泽楷浑身就只剩下内/裤和大敞着的衬衣,半/裸着束手就擒地躺在那里,看得叶修心情大好,一瞬间有种拆礼物的满足感溢上心头。

他好整以暇地低头看着周泽楷内/裤里肿起的那根肉/棒,直把周泽楷盯得呼吸愈发粗重起来。周泽楷伸手想去拉叶修的胳膊,结果被后者毫不留情地在手背上拍了一下:“说了让你慢慢来,上次不听我的,这次还敢不听话?”

他惩罚似的一把拽下周泽楷的内/裤,勒紧的裤边勾到了不容忽视的xing/器,疼痛里又夹杂着爆发式的爽,周泽楷用尽全力才控制着没有翻身压倒叶修。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心思再想别的,叶修的手套弄着他的下面,还愈发过分地伸出舌尖在顶端的小孔上舔了一下。

周泽楷全身战栗了一下,猛地睁大眼睛往下看,正好看到叶修保持着半跪的姿势,扶着那根灼热的肉/棒慢慢送进嘴里的画面。

他一下子就屏住了呼吸。

叶修的动作简直生涩到不行,牙齿碰到柱身好几次才找到点感觉,轻轻地含在嘴里,用温柔的力度慢慢吮吸着那个热度和硬度都瞬间变得更高的东西。他学得很快,渐渐开始不满足只是这样含弄着,尽全力的张开嘴把周泽楷的整根分/身往下吞,可惜吞到一半就再也吞不下去,只能无师自通地用舌尖小心翼翼地沿着轮廓来回舔舐。

周泽楷的呼吸变得愈发急促起来,感受到叶修温暖而湿润的口腔正紧紧地包裹着自己,不自觉地伸手扶着他的头,忍不住轻轻摇摆了下自己的腰。

吞吐间发出猥/亵的水渍声传到耳朵里,说不出的qing/色,无论是对周泽楷还是叶修都是无比的刺激。更何况叶修偶尔抬起眼睛向上仰视的模样,因为呼吸不畅而微微湿润起来的眼睛,从周泽楷的角度看去简直就是让人无法忍耐的巨大诱惑。

只想要狠狠地进入他的身体,让他从里到外都染上自己的液体和气息。

周泽楷想到这里就一下子忍耐到了极点,脑子里一瞬间仿佛有光芒闪过去,满溢的欲/望无法控制地爆发了出来。满满的jing/液直接/射/进/了叶修的嘴里,他一时没防备吞下去了一大半,然后被呛得咳嗽了起来,剩下的几波白浊/液/体都落在了他的嘴角。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这么突然就射/精了,好半天才匀过气来,忍不住在心里嘟囔了一声:“小周你怎么这么快?”

结果他晕晕乎乎地嘴上没注意也给说出来了,正好被周泽楷听了个一清二楚。

很久之后叶修再想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觉得如果谁来举办个一句话作大死比赛,他肯定能凭这句话拿个冠军。

 

TBC

 

评论(75)
热度(326)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