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ye

[吴叶] 摸鱼段子要什么名

H市的八月像过往中的每一个夏天那样闷热,吴雪峰从出租车上迈下来,扑面而来的热浪像他侵袭而来,和他记忆里的夏天没什么不同,然而眼前的一切却熟悉又陌生,他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半天,才勉强辨认出哪些是新建的,哪些是原本他走之前就已经存在于那里的。

大门口站着个身形挺拔的年轻身影,显然已经等了有段时间,看见吴雪峰就迎上来有礼貌地打招呼:“吴雪峰前辈?”

面前这张脸他之前在荣耀周刊上见过很多次,吴雪峰微微一笑,伸出手:“邱非你好,我是吴雪峰。”

邱非同他握手,带着他穿过大门往楼里走,一路上给他介绍目前新嘉世的组织架构和室内布置。

“前辈之前说想回来看看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邱非的声音很沉稳,引着吴雪峰走过训练室外的走廊。

此时还不到训练时间,训练室的窗帘没有放下,透过宽大的玻璃窗能看见里面,一排排的电脑桌椅,角落里坐着两个背影瘦弱的少年,屏幕上PK的刀光剑影闪个不停,显然是在额外用功。

吴雪峰的眼神在那两个并肩坐在一起的身影上扫了一圈,然后慢慢地收了回来。“很多年没回来了,这次回国第一站就想来这里看看。”他环视四周,目光悠远,透着怀念,“变化挺大的,比我们那时候条件好多了。”

“之前的时候地方更大,设施也更好。”邱非平淡地说,“后来搞过一次改建,夏老板把好多华而不实的东西都取消了。”

吴雪峰明白他口中所提到的之前是指的什么时候,没有多谈这个话题,指着走廊尽头随口说道:“以前这个地方是活动室,里面有张乒乓球台,那时候就是我们唯一的娱乐活动了。”

邱非笑了:“怪不得叶修前辈别的体育活动都不怎么在行,乒乓球却打得特别好。”

吴雪峰没说话,站在那只是安静地微笑。

大概是因为提到了那个人的名字,邱非的话变多了起来,朝窗外指了指,介绍说:“过了那条马路就是兴欣网吧,以前兴欣练习室就在网吧上面,吃夜宵的时候经常能碰见叶修前辈他们,后来搬了家就不怎么常见了。”

这时正是正午时分,马路上熙熙攘攘,距离隔得太远,吴雪峰看不清对面到底什么样,只远远地看见招牌上几个模模糊糊的字。

邱非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说了句“不好意思”,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吴雪峰顺着走廊慢慢地往拐角处走。

这条走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和记忆力相差无几。他闭着眼睛也知道应该在哪里拐弯,在哪里上两节楼梯,在哪里停下来,是他们当时的宿舍。

他记得有年冬天走廊里的灯坏了,灯光时暗时明,叶修缩在面包一样蓬松厚实的羽绒服里,只露出一张青涩未退的脸,用手摸着墙往前走。

他怕灯光忽然灭了,看不清路会磕着撞着,就跟在叶修后面慢悠悠地跟着。

灯光隔几秒偶尔亮一下,他看见叶修细长白皙的手指在墙上轻轻地滑过,就像艺术家弹奏在钢琴一样,动作轻柔,让人莫名就感受到说不出的美。

“你怎么老走这么慢。”叶修走到拐角处停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

“别催啊小队长,”吴雪峰微笑着迎上去:“这就来。”

因为看着你笔直地向前走,才能安心啊。他在心里默默地想。

邱非电话打到一半追了上来,掩住话筒,对吴雪峰说:“是叶修前辈的电话,我说这里有个他绝对想不到的熟人,他猜了三次都猜错了。”

他说着就把手机递过来,眉眼间终于透出一丝少年人该有的淘气与活力,像是个恶作剧的小孩儿,迫不及待地想要给人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喜。

吴雪峰怔了一下。

他接过手机,放到耳朵边,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喂?到底是谁啊?”

那个人从十几岁长到二十岁后半,他原本以为这么多年没听到过,那个人的声音早应该已经陌生得不行,然而声音传到耳朵里的那一瞬间,就好像直接把他带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时光里。

那段无忧无虑认准一个目标大家一起往前冲的时光,距离他远赴大洋彼岸还有好几年。

信号明明很好,吴雪峰却觉得耳边有杂音,过了好几秒钟才恍然明白那是心脏剧烈跳动带来的震感,嗡嗡的让他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他清了清嗓子,只不过轻轻的一声,电话那头却忽然安静下来。

吴雪峰的脑海里闪过十八岁叶修的脸,穿着嘉世队服,站在路的尽头回头冲他笑,说你快点跟上来。

声音就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自然地流泻而出。

“小队长,好久不见。”他慢慢地笑起来,“我是吴雪峰。”

 

 

<END了吧>


============

今天开始每天至少摸条小鱼,不能再颓废下去了_(:з」∠)_

吾爱说的对,每天一千,十天一万。欧耶❤

 

记忆不靠谱,没有考据就是会犯错,就让我们当成平行世界里一朵小浪花吧(啥

_(:з」∠)_

 

 

评论(69)
热度(341)

© lesleyye | Powered by LOFTER